翻譯自 I believe in miracles
Kathryn Kuhlman

電報發來一則信息:「請禱告明天不會下雨。」

我(Kathryn Kuhlman)大聲笑出來。人們大多發電報來說:「請為我的癌症禱告。」或是「請為某人的疾病禱告。」這封電報是什麼呢?

電報在星期六來到,翌日在Butler有聚會。看來我應該到神的寶座前,求神在聚會當天收起雨雲。那刻我的心被觸動,我仰望神,禱告說:「天父,你知曉萬事,無論當中汲及何事,都求你眷顧。」

神的確奇妙地眷顧了Erskine一家的整個歷程。

Louise是James和 Edith Erskine 已婚的幼女。她回憶說:「我很絕望。媽媽患了癌症,躺在醫院等死。醫生說我們可以帶她離開醫院數小時。這足夠我們帶她到聚會,但條件是天氣必須良好,因為壞天氣導自的感冒,對她來說是極危險的。」

「接著的五個星期天,每次都是雨天,我們不能帶她出去。母親的情況日益危殆,我們知道再不行動便太遲了。所以那個星期六早上探望她後,我便到電報局發電報給你。」

Louise和她父親排除萬難獲得Tarentum醫院批准帶母親短暫離院,時間僅夠她們聚會。一般這種要求是不會批准的,但有一名叫Cross的醫生,他有幾個病人曾經歷神蹟醫治,被神醫好了。在他的支持下,醫院最終同意了。

連續五個星期六晚上,Louise駕車到醫院幫她母親梳洗整裝,預備翌日帶她到聚會。連續五個星期天早上,James Erskine天亮便起床啟程往Bulter,在人群中排隊數小時,只為留一個位置給太太。但連續五個星期天,聚會開始前一小時便下雨,你明白他們為何會發那封電報。

星期天到了,Louise和James早上起床第一件事便是望出窗外,只見萬里無雲。他們快樂極了,神聽了他們的禱告!James出發往Bulter,Louise去接她媽媽。他們的心真是感恩,Edith最終有機會聚會了。

早於1951年春天,兩父女得悉Edith患上肝癌。Cross醫生說:「她的肝就像老舊的通花窗簾那樣。事實上,除了給她止痛藥,我們沒有甚麼可以為她作的。她可能活多一段時間,亦可能很短期內去世,誰也說不定。」這時她的體重已從168磅下降至70磅。

Edith入院檢查前數周,她和Louise開始參加Carnegie Hall的聚會。

「在那裡,Kuhlman小姐教了我禁食的意義,她解釋禁食是逼切禱告的一種表達,她以大衛為例,他這麼專注地禱告,這麼渴慕,到一個階段忘記了食慾。現在母親在死亡邊緣,這些教導一一浮現腦海。她不能死!家中還有三個年幼的妹妹。她們需要她,需要她的教導,需要她的愛,需要一個家。如果有一個時候是需要禁食,就是現在了。」

從証實母親患上絕症的那天起,Louise每星期五都參加神蹟聚會,從日出禁食至日落。當她來到神的寶座前懇切禱告,她心中想的是家中三個妹妹。她當時並不知道,三個年幼的妹妹也自發地在每星期五禁食。

「我有生之年都不會忘記,」Louise說「第一天早上我為爸爸收拾午餐籃的時候,他說不用把食物放進去,只要放瓶水就行了。普通人不會明白對於一個礦工來說,這意味著甚麼。只有曾經作過礦工的人能體會,空著肚皮在地底工作整天是甚麼滋味。」

五天之久,James的午餐籃內都只有水,但他從不覺得這是一種犧牲,他甚至從來沒有說過他餓,他也沒有說全何埋怨的說話。他相信神會醫治他的妻子,他相信的是一個絕不撒謊的神。

這不是容易過的日子,他必須獨力照顧三個年幼的孩子,煮飯、執拾,洗熨衣服。下班後立刻回家照料孩子,然後去醫院,再回家煮晚飯,再回醫院,常在那裡留到午夜,甚至通宵。

她妻子說:「很多時,我張開眼便看見她跪在我床邊禱告。」

雖然身患重病,這些情景仍使Edith歡欣稱頌神。看見丈夫這樣虔誠,是一個新鮮而美好的經歷。

Erskines一家在開始時沒想到,神是何等細心地逐步引導他們,等候他們,直至他們預備好接受神蹟。

「爸爸一向都是好父親。」Louise說;「但他絕對談不上是一個虔誠的信徒。他從不上教會。我身為他的女兒,也不曾見他打開聖經。」

James Erskines在很年幼的時候便接受過屬靈教導,他父親是一個委身的基督徒,相信神蹟醫治。但James自小便對屬靈的事沒有興趣。他不明白,究竟是甚麼推動女兒到Carnegie Hall,即使沒有座位,仍然站著聚會五小時。

一天,好奇心驅動下,他決定要和女兒同去看個究竟。他們一同出發,但到了門口,James突然改變主意,拒絕進入會場。「我不想和這些信仰的事拉上關係。」他決定坐在梯級上等Louise。

「我看不見Kuhlman小姐,但我聽得到她的聲音。忽然,她的說話打中我內心。她說:『以弗所書提到神如何改變人的生命:當我們死在過犯中的時候,便叫我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他又叫我們與基督耶穌一同復活。神不是修補我們的舊人,祂給我們新的生命,就是重生。神提供重生所需的力量,主耶穌施予饒恕,但我們必須願意。神不能幫助一個人除非這人願意把生命完全交給祂。這人必須願意從罪中得釋放…』」

「我爸爸常常說類似的說話。」James說:「真奇怪,我覺得自己像一個小男孩,再一次聽爸爸對我講關於神的事。」

敬虔的父母在子女身上的影響是不會失去的。坐在Carnegie Hall外的梯級上,James Erskines回憶他的父親。

西維吉尼亞的礦洞慘劇發生在1927年。當礦洞發生大爆炸的時候,人們以為裡面的人都是立刻死去。但後來掘出的三具屍體卻証明這假設是錯的。

在一個晚餐飯盒中發現一封信,是其中一個被困的礦工寫給他妻子的。當生命逐漸流逝,這些話出自一個垂死的人的心:

四月廿十日六時廿十分:親愛的太太,仍活著但空氣很差。噢瑪莉,我是何等愛你。爸爸,我快要來了。我們很冷,呼吸困難。在天堂再見了。我們有許多時間和主在一起。H.Russell。

快要離開這世界了。留在美國給孩子一個家。想再婚便做吧。神祝福你和孩子們。H.Russell。

在主裡很平安。親愛的瑪莉。告訴父親,也告訴Erskines,我們沒有任何痛楚。Russell。

我們將要到天堂了。我們有許多時間和主在一起。H.R.

我們很虛弱,心跳得很快。再見了,各位。H.R.

我們不覺得辛苦,只是在想著家人。H.R.

千萬個回憶過他的思想,James Erskines知道,他還沒預備好見他的神。

他想起他父親常常花時間告訴他神的愛和憐憫。父親對他說:「靠主而活,兒子,你便會終生知道那超越一切理性的平安。」

他最主要想起的是父親的禱告 - 為著兒子經歷救恩的禱告。

也許這也是礦工死前最後的禱告,這禱告就在這刻蒙應允。年月消逝,但神從來不會忘記一個虔誠人的禱告。在廿四年後的這下午,祂應允了一個敬畏神的人的禱告- 他的兒子經歷救恩。

「我心裡極渴慕神。」James說:「我已經十八年沒有到教會了,但我現在很想去。這些年我常常渴酒,雖然我總會供應家庭,但我也花費很多錢在酒上。醉酒和其他的罪湧進我思想中,我很想脫離一切罪。就在那裡,我低頭求神赦免我。我把我的心和生命都交給祂。」

回家的路上,Louise不安地等父親說話:或許是抱怨等這麼久,或是責罵聚會這麼長,但他一句都沒有說。

回到家中,他熱切真誠地說:「今晚我好像再聽見父親說話。我求神饒恕我的罪,並接受祂作救主。」

一星期後,Louise淚流滿面地說:「我們有一個新的爸爸,現在我回家,不再見他拿著酒瓶,只見他拿著聖經。」

James沒有討價還價對耶穌說:「醫好我太太,我便信你。」他先相信。

James的得救是發生在Erskine 家第一個神蹟,第二個也緊隨。

「星期三晚上,爸爸帶了一部收音機到醫院,讓媽媽可以聽到翌晨Kuhlman小姐的廣播,他覺得這能幫助她更有信心和盼望。

我們數天前寄了一封信給Kuhlman小姐請她為母親禱告。毫不知情底下,Kuhlman小姐在星期四的廣播中把信讀了出來,並為住在Tarentum醫院,身患絕症的Erskine太太禱告。」

Louise在家中聽見廣播後,害怕母親知道自己得了絕症會過於激動,立刻趕往醫院看她。

果然,母親聽見每一個字。當Louise走進病房,母親哭了起來:「我不是怕死,只是不想和孩子分開。」

第二天廣播時間,Louise跪在媽媽床邊一起聽分享。「我聽見Kuhlman小姐說『我有感動再為Tarentum醫院,患肝癌垂死的Erskine太太禱告。』」

事情就發生了。

「禱告中途,一股能力穿過母親,我無法抱著她,她在床上劇烈震盪並哭泣。護士衝進來給她鎮定劑,他們不知道甚麼原故她會這樣,我當然知道,這是神的能力。」

從那時起,Edith便戲劇性地康復,疼痛離開了她,食慾增強,體重每天增加三磅。醫生無法相信護士記錄的磅數,轉而每天親自為病人磅重。幾天後,Edith便出院了。

    全站熱搜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