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自 The torch and the sword
Rick Joyner

一個看來只有十至十二歲的年輕女孩從馬後走出來。她的衣著看來像校服,但外面罩著磨損,帶著戰鬥痕跡的金銀盔甲,腰上插著長劍。
她瘦削,美麗,明亮的藍眼睛現出勇猛,敏銳專注的眼神。她流露出勇敢,自信,如兒童一樣的純潔,顯得非常高貴脫俗。

「你幾歲?」我問「你為什麼懂這麼多東西?」

「我只有十二歲,但我從五歲就開始爭戰了,從中學習了許多事情。然而我的智慧是來自這生命河。
要來喝這河水,必須穿過圍攻的邪惡軍隊。
許多人寧可喝那些不受攻擊的污染河水,也不願喝這真正生命之泉,因為它總是受到攻擊。很少人飢渴到一個程度願意為它爭戰,但按我所知,沒有其他事情是更值得爭戰的。」

「你也需要經過爭戰來到這裡嗎?」我問。

「是的。我從那條路來的。」她指著山谷後的遠處。

「你怎能通過這些邪惡的軍隊?」我問︰「是不是它們還有空隙?」

「不,他們已經完全包圍著我們。但任何人只要勇於在攻擊下不斷向前走,就可以穿過他們。我選擇了他們最弱的軍隊,然後在正中穿過。」

「最弱的是那一支?你怎知道他們是最弱的?」

「有一大支軍隊稱為「嘲笑」。我知道他們不能對我造成實際的傷害。有人告訴我,只要他們看見我的決心,就會讓路給我,事實也是這樣。他們喧擾,尖叫侮辱,淫穢的話,但還是讓開給我經過。我用盾牌擋住他們的射擊,絲毫無損。」

「誰告訴你可以這樣做?」

「我的母親。」

「她也在這裡嗎?」我問。

「不。她沒有成功。當我們穿越「嘲笑」的時候,她停下來,說她要回去帶領更多人一起前行,她說她會再來與我會合,但我不認為她會成功。」

「為什麼不會?」

「她很善於教導我,卻無法實踐她教我的事情。
我看見她在侮辱與嘲笑中動搖。她回去找更多人是因為她需要人的認同。
任何人若太介意別人對他們的看法,就不可能通過這裡。」


「她可以從其他途徑穿越嗎?」

「有這可能,但穿越「嘲笑」是最容易的途徑。
事實上,當她猶疑並且開始後退的時候,她就很快被制服了。她開始聯同其他人一起嘲笑我。當你從惡者面前後退,你就變成他們輕易得手的獵物。她現在已是他們的階下囚了。」

「我為你感到難過,我知道你一定很想念她。她至少是一位好教師,她把你教得很好。」

「謝謝你,我的確想念她。在這裡我很孤單,但無論如何也比在外面受到惡群影響更好。」

我看見小女孩在思想中飛到老遠,但很快又集中到談話中。

「從一開始我就知道這對她來說會很困難,她很可能過不來。
我也知道我不可以因此停下。
惟有當我繼續向前,完成我的使命,她才有可能得釋放,來喝這水。我沒有放棄她,我和其他像我這樣的人是她惟一的希望。我們在此擊敗惡軍,釋放囚犯。
我相信終有一天,她與許多其他人會與我一起喝這水。這水會壯大,再次成為大河,然後流入大海,把生命帶給所有人。」

「告訴我,你在夢中看見我是怎樣的?」

「我所夢見的,不是個別的你,而是看見手執火炬的人來到。起初只有很少人,越來越多。有一天我也會賦予火炬。事實上,許多火炬者都很年輕。」

「我們只有這麼少人,怎可能打敗這麼龐大的軍隊?以往有許多人都失敗了,我們這次有甚麼不同呢?」

「他們全因後退而失敗。我不會再後退。我不會聽從那些「策略性撤退」。即使只剩下我一個人,我會堅持立穩。
我也認為過去失敗是因為我們有太多烏合之眾。
寧可只有少數合一的人,勝過有一大班分裂,沒有單一,集中異象的群眾。
以往有許多與我們一起的人,很少喝這河水,也極少禱告。我預料他們不會留下很久,我是正確的。他們在戰爭中只會成為負累,我們的領袖花在嘗試鼓勵他們的時間,還多於爭戰。
那些軟弱的甚至轉向攻擊我們。我決定不再過度鼓勵他們留下爭戰。要是他們想離開,就由得他們,這對我們更好。

另外,有一件非常重要,以前從未擁有過的東西,是我們必須得到而獲勝的。」

「是甚麼?」

「火炬。這河水是真理。我們必須擁有,愛慕它,甚至願意為它而死。
但火炬就像我們在此所經歷-主的同在。當我接近你和你手上的火炬,我感覺到祂!
沒有任何事情比感受到祂的同在更能激勵我們。要是我們以往有這火炬,我們的領袖就不必花這麼多時間鼓勵群眾,並且他們也不會如此軟弱。」

約翰衛斯理用非常銳利的眼光看著我,似要看清我能否明白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你手上的火炬會吸引很多人前來,但單有主的同在是不足夠的。」
「怎可能?沒有比這更美好的事!它甚至比這河水更奇妙,更令人振奮。」我抗議地說。
「你所說的不錯。但許多愛慕祂同在的人仍然軟弱,不成熟,因為他們只想經歷主的喜樂。他們很少願意面對時代的衝突。
祂的同在永遠都是無比的,是最美好的禮物。雖然如此,我們有永恆享受。
現在,我們必須打一場硬仗。」

衛斯理走到女孩身邊,搭著她的肩膊。然後他看著我繼續說︰
「你需要的人,同時是敬拜者及戰士。
所有未為這場戰爭預備好的,就會被它打敗。
即使他們愛慕祂的同在,他們也必須學會愛真理,到一個地步願意抵抗那惡者。」

女孩專注地看著我。她警醒立正,整裝待發。衛斯理和我都看著她。我覺得她像聖女貞德。我知道要時有多幾個人像她,一定會有非常美妙的時光。衛斯理繼續說︰

「主呼召了十二位男士。祂改變他們,他們改變了世界。
在你的時代裡,主會在孩子身上作同樣的事。
這也是雌獅的時代。傳福音的女性隊伍是偉大的。
在你的時代,雖有不少偉大的男性神人,但那些行在主道上的女性與孩子,將會最奇妙,最尊榮。
記得嗎,是女人被蛇欺騙,但也是她的種子擊碎牠的頭。
女性在這場爭戰中,會有很特別的位置。」

    全站熱搜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