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自 I believe in miracles
Kathryn Kuhlman

一天早上,四歲的Amelia醒來,雙腿和手臂上出現了一些紅斑。不足一周,她全身便開始潰爛。醫生起先診斷為濕疹。

日子過去,潰爛之處不斷流血。她不能接觸水,只能用油非常小心地抹身。她的兩臂用繃帶纏著,如她袓母所說:「她全身的皮膚都裂開了,血和膿持續滲出,晝夜疼痛,更衣對她來說如同酷刑,誰走近她她都尖叫。」

她的頭佈滿潰瘍,根本不可能梳頭。眼瞼爛掉,眼眉沒有了。耳朵腐爛像是隨時會掉下來。

發病初期她還可以和其他小朋友玩,後來樣子太嚇人,同伴躲避她,家長也不淮小孩來探望她。在她的面部還未完全被破壞以前,她母親嘗試帶她乘公車,但無人願意坐在她身邊,甚至坐在附近也顯得很不情願。年幼的她也明白自己在人眼中極為可怕。那些人瞪眼看她,然後便別開面。這些人的眼神深深傷害了她。她常常哭著問她母親:「為甚麼沒有人喜歡我?」後來大人再也不帶她上街了。

醫生換了一個又一個,診斷各有不同,但他們異口同聲地承認,這是他們遇過最嚴重的皮膚病

最後,一位醫生提議送Amelia到絕症醫院。當等待入院時,袓母把她藏在心中許久的想法告訴女孩的母親,她想帶Amelia到Kuhlman的聚會。

雖然她們全家都是衷誠的天主教徒,透過一些電台廣播,袓母對Kuhlman的佈道會產生興趣,她自己去了幾次,覺得很好。Amelia的母親不但同意,更承諾會在聚會那段時間代禱。

小Amelia在宗教氣氛濃厚的家庭中長大,十分單純,她從未懷疑過主耶穌能行神蹟。她期待且深信就在明天聚會中,她會完全得醫治,她可以再和其他小朋友玩,可以再跟媽媽乘公車。
最最重要的是:「我要見主耶穌。」她告訴祖母。

進到會場後,祖母盡一切可能用布把孫女完全包裹。「她的皮膚現在裂得那麼利害,你可以把大頭針放進每條裂痕中。僅餘的頭髮黏住潰爛之處,耳朵吊在兩邊。」

唱詩歌中途,Amelia 忽然推她祖母,大聲喊叫:「主耶穌在那邊呀!」

祖母輕聲問:「在那裡?」

「就在講台上,站在Kuhlman小姐旁邊!看,祂伸出祂的手。」全會眾立刻轉過去看著講台。

祖母低頭看孫女…她的心幾乎跳了出來。女孩面上的潰瘍完全乾涸了,一點血跡也看不見。她的內心湧出喜樂和感謝。

出了會場,在車上等候的親人看見Amelia,幾乎昏倒。Amelia 急不及待要告訴所有人,她看見了耶穌。她父親看了她一眼便大叫:「神蹟!」

次周,祖母再帶Amelia到聚會。聚會中,Amelia 身上面上的痂紛紛掉下。「像下雪那樣,掉在旁邊那女士的衣服上。我多困窘啊!不過,心中其實是很感恩的,不住讚美神。」

Amelia 就此完全和永久性痊癒了。在她小小心靈中她很感謝主,但她並不感到意外,她一直都確知耶穌能夠,也會行神蹟。

這小女孩現在有完美的皮膚,沒有任何疤痕,金色的頭髮長出來、眼眉和耳朵回復原處。千人見證這女孩的遭遇,醫生也稱此為神蹟。

然而,雖然無人能否認她身上醫治的神蹟,許多人卻不相信她見過耶穌。

有人認為是祖母把這些想法植入孩子心中。有人認為是小孩想出來的大話。女孩的父母也嘗試說服她,這是幻想。但無論如何,女孩絕不動搖 – 她的確見過主耶穌。

她現在已經十一歲了。這幾年來,她仍然常來聚會。我 (Kathryn Kuhlman) 也曾與她詳談,問她:「你真的見過主耶穌?」

她肯定而清楚地回答:「是!」

「祂在那裡?」

「在你旁邊。」

「祂的樣子是怎樣的?」

「像Sacred Heart圖畫中那樣。祂伸出手。」

「祂站了多久?」

「最少有五至十分鍾。唱完詩歌你禱告後還在。」她微笑:「噢!Kuhlman 小姐,我一生也不會忘記這情景啊!」

這女孩渴望看見主,遠超過世上任何事情,向這單純的孩子,主親自顯現。

在此我以Amelia的例子澄清一些人的誤解。他們以為是我的信心使聚會中這些神蹟發生,又或認為我的禱告比別人更有份量。

我必須指出這孩子得醫治時,我根本不知道她在場,也不曾為她作任何禱告。

是這個小孩子的禱告,不是我的,釋放了神的大能。耶穌回應的是這小孩子的信心、不是我的。
我盡我一切祈求,沒有人在這事奉中留意Kathryn Kuhlman,所有人只會注視聖靈。

親愛的神,賜予我們這小孩子的信心。

    全站熱搜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