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自 A Glimpse into Glory
Kathryn Kuhlman

許多年來我已習慣不理會那些有關我的文章或言論。倘若我在意批評我或支持我的人,我很快便被毀滅。我從來沒有把自己當作世上最著名的女傳道人。事實上,我從不以「傳道人」這個身位看自己,故此我沒有用神職人員這類稱呼。我真的沒有看自己是一個女傳道人,相信我,我只是一個愛靈魂的人。我愛眾人,想幫助他們,僅此而已。

幫助人是全世界最大回報的事情。你不需要是Kathryn Kuhlman 才可以幫助人。每一個基督徒,每一個重生男女的目標都應該是幫助人。神的兒女生來是服待,這就是耶穌所做的,耶穌活著是服待。如果你是一個重生得救的人,你也應該感到自己有責任服待和幫助人。這是世上最大回報的事情。

上年聖誕我收到的眾多禮物當中,其中有一張小咭上面畫了一個大的聖誕老人。這張咭來自一個患癌症的十二歲女孩,醫生說她很可能活不過聖誕,並且打算切除她的腿。但她寄來這咭,裡面寫著︰「我活著渡過這個聖誕,並且保留了健康的雙腳,因為神應允禱告,而你幫了忙。」我無法告訴你我流了多少眼淚在這張聖誕咭上。這是我所收到最寶貴的禮物。有些人把天使放在聖誕樹頂,有的人放美麗的裝飾物,我卻把最美麗的禮物,那個女孩的聖誕咭放在樹頂。

回報?我內心的感受是無法買到的。

當我踏進偉大的神蹟聚會,我知道在座有許多人付出很大代價才來到那些聚會。對於很多來聚會的人,這是他們最後的機會。醫生已經放棄了,科學也說沒有希望。但我重視的不只是肉體上的醫治,我知道屬靈上的醫治遠比肉體上的醫治更重要。所以雖然我相信神蹟,我知道更重要的是呼召他們信主,這也許是他們最後的機會。

相信我,肉體的醫治是很次要的。你可以活一生帶著有病的軀體死去,沒有得著醫治。當聚會接近尾聲聖靈說話的時候,我永遠記著屬靈的醫治遠比最偉大的肉體醫治更重要。看見一個患癌症的身體得醫治真是很奇妙,看見病人離開輪椅,輪椅空空地推到一邊也是很榮耀的事。但更偉大的是 – 重生的經歷。在那些美好聚會的最後一刻,我站在台上呼召人信主的時候,我知道當中可能有些人已經是最後一個機會,他的靈魂在生死邊緣。朋友,這是最可畏的,也帶來最重的責任感。當台上的射燈被關掉,我所介懷的是我有否傾盡全力,我是否已經做到最好帶人信主,而不是行神蹟,因為我不是一個神蹟工人。

當然,醫治身體上的疾病也是一種責任,老實說,責任之大,有時我希望自己沒有被呼召進入這種事奉。有些時候責任大得差不多難以承擔。我不是指辛苦,因為我完全倚靠聖靈,我可以站在台上四個半小時,一點也不覺得疲倦,但責任感使肉身疲倦。

我比任何人更清楚,Kathryn Kuhlman沒有醫治的功能。我不是一個信心醫生,請明白這點。我沒有醫治的能力。我從來沒有醫過任何人。我是完全倚賴聖靈的能力,神的能力。我曾經站在病人面前哭泣,希望可以把我自己的力量給他。但沒有聖靈我沒有任何東西可以付出,甚麼都沒有。

我記得當我年幼的時候,我那位非常辛勤工作的爸爸有時會張開他的手掌,對我說︰「你知道嗎,寶貝,只要你用你的雙手努力地工作,你可以得到世界上任何你想要的。」

這番說話令我印象深刻,因為爸爸的確是一個勤勞的人,我自小學習工作,並且非常勤奮地工作。但爸爸不太明白關於聖靈的事。我曾經站在人前心想︰如果要的只是辛勤,我願意耗盡我體內每一點精力。當我看見一個爸爸帶著患有癌症或殘障的小孩,豆大的淚珠從那個大男人的臉上滑下,我很樂意把我的生命給這孩子,如果這真能使他存活。但我沒有能力,辛勤不會帶來醫治。在那一刻,我比世上任何人更清楚我是多麼倚賴神的能力。

就是這樣。

有人問︰「這不是一個令人興奮的經歷嗎?被神選上負責這麼重要的任務。」不,不是興奮,是可畏。有時候可畏得我希望我沒有被呼召。

但責任大,回報也大,像那小孩的聖誕咭。雖然我很可能會在事奉中燒毀而死,我也會死得快樂而滿足,因為偉大的神呼召我,讓我有機會,一睹他的榮耀。

    全站熱搜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