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初信時,教會開始了主日外展和星期六上水區的街頭佈道。  
當時未有Ziondaily,未有SingSongZion,未有電影部,
在於一個普通的平信徒年青人,能夠參與的教會事奉,基本上就只有錄帶事奉和外展。  
但也因為這樣,對於街頭佈道這惟一的屬靈事奉,我份外珍惜和認真。  

星期六外展是分為兩team的,每team隔周傳一次,
但因為不想錯過任何一周外展的機會,我兩邊都參加。  

其實那時就讀預科,功課也相當緊迫,
所以星期六我會抓緊時間早上溫習,中午小休,
留下整個下午,專心預備晚上的外展。  

我很享受那段預備的時候,雖然家人在外面看電視,
但我在房間裡禱告,就像處身另一個空間,很感受到神的同在。  
有時禱告、默想神的話,宣告,時間轉眼過去,
也不察覺,原來已經過了兩、三個小時。  

一個星期又一個星期,當我這樣認真預備,有一樣很特別的事情發生。  
就是後來,當我傍晚時份出上水參加街頭佈道的時候,
火車還在途中,我已感受到一種很特別的暖流包圍著我。  

並且,內心有種很特別的感覺:
就像一套戲劇裡的主角,將要踏上舞台,
他知道一切事情都會為他而發生。


是的,就是這種感覺,充滿期待:
神要行動!奇妙的事情,將要發生!  

而事情也確是那樣,每次外展,神都安排一些奇妙的經歷。  
其中一次是這樣的:

那次預備出外傳福音,在聚會裡唱詩敬拜時,腦海忽然閃過幾幅圖片。
開始的時候,我看見一個短髮女孩的頭,
鏡頭一轉,便出現一隻很肥的手臂。  
我把這事放在心中,沒有對人說。

到了上水麥當勞門外,同組姊妹截住了兩個女孩。
這兩個女孩不是親生姊妹,卻長得很相似:
流著一樣的短頭髮,夾在耳朵後面,肥胖的手臂露在彩色背心外  
毫無疑問,她們是神所指的對象。

我開始與其中一位傳福音。

帶了女孩決志後,天空忽然下起大雨,我倆躲到商場簷下避雨。
女孩擔憂地看著外面的大雨,我卻毫不分心、繼續關切地問她:
「你有冇乜野想神幫你架?我可以為你禱告,神好想祝福你架!
無論學業,健康,家庭,經濟,神都幫到你架!」  

「乜都得?」她問。  
我微笑回答:「係呀。」  

她單純地問:

「咁可唔可以叫個天,而家唔好落雨呀?」  

我真是沒有想過她會這樣要求!  

但那刻,那種感覺強烈臨到:
我知道我已經踏在舞台上,一切 setting 已預備好了,
只等我講出應說的對白,事情就要發生!!  


所以,我不但不害怕,反而覺得十分有趣和期待。  

我從容地和她一起禱告,然後等著看神所設計的好戲。  

果然是有戲看...  


禱告後,


雨勢越發大了!!!  

女孩沉默地看著雨點。場面確是有點尷尬  

但經過之前多次的信心鍛鍊,我既不著急,也不意外。  
只是告訴她一次禱告停雨的經歷。

有一次我和姊妹去遊樂場玩機動遊戲。到達的時候,天下起傾盆大雨。  
我倆跑進一個小商店避雨。雨勢那麼大,不是一時三刻能下完。

但我心想:不可能的,神知道我這麼想來玩!  
我在姊妹面前開聲禱告:「五分鐘內要停雨,一滴也沒有!」  

我不時在看錶,四分三十秒過去了,從商店的大玻璃窗可以看見外面仍然大雨滂沱,
我對姊妹說:「出去吧,夠鍾了。」  

我們憑信心走到門口,這時神回應我們的信心行動──
雨點忽然戲劇性地收小,變為只有幾滴!!  

眼見這個神跡,我和姊妹都歡呼起來。  
我們一面走出去,一面宣告:「要一滴也沒有!」  

結果,未走到第一個遊樂設施,雨點果然一滴也沒有了。  
我們高興地租單車,在樂園裡玩了一整天。

玩完到酒樓吃飯,剛走進去,背後又下起豪雨,
我和姊妹相對而笑,不住讚美神。  

享受完一頓豐富的海鮮餐,離開的時候,雨又立刻止住了!
那戲劇程度就像是天使看著我倆的位置,開水喉和閉水喉那樣!!  

在我向初信複述這個見證的時候,我一直沒留意街外的情況,
只是留意到女孩看著街外,露出驚訝的神情。  

說完見證後,我轉過頭看見迎面而來的行人開始收雨傘。  
神果然預備好舞台上一切燈光、對白,道具,特效...
時間控制得剛剛好  

我很淡定地轉身對她說:「你看,神是不是很真?」  
她驚訝地點頭。

    全站熱搜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