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侯,我是一個十分平庸的小孩,既不漂亮、也不聰明,性格不可愛,朋友也不多。在學校,在家庭裡,我都是個不起眼的小孩。

八歲那年,父母離異。我覺得一切事情都只能靠自己,很沒安全感,常感到懼怕、無助。
進入反叛期後,我和父親的關係變得很緊張,芝麻小事都要吵一番,回到家裡常常覺得不開心。

中四那年暑期,父親上了大陸,家中剩下我一個。我過著日夜顛倒的生活,玩通宵,早上六、七點才睡覺,過著最「自由」的生活,作任何我想作的事情,但我一點也不快樂。

那一年夏天,我開始思想人生目標,究竟我想做甚麼呢?
有甚麼事情會令我快樂呢?
我用一些我所認知,最成功的明星、名人問自己:
我是否想自己活得像xxx那樣呢?
如果我擁有xxx所擁有的,我是否快樂呢?

但我發現,即使是這些世界所謂最成功的領域,我的心竟然一點也不滿足!
我不知道自己想要甚麼,也不知道自己為了甚麼活著。
雖然只有十五、六歲,但我對人生、前路已經沒有盼望,也沒有計劃。
只有沉醉在流行曲和小說的虛幻中,憤世疾俗,
如Queen樂隊所唱:I hope I have never born。

中五那年,有同學邀請我到教會,我從來沒有聽過關於主耶穌的事。老實說,我對教會毫無興趣,也不認為信仰有甚麼價值;我不過是為了應酬這位同學才去一趟。

整個聚會,我並不投入,也沒有任何特別的感覺。聚會完畢,有陪談姊妹向我傳福音,她說了很多,最後問我願不願意信耶穌。
其實我對她的說話並無特別感動,只是心想:「她這麼好人,我不該令她失望,橫豎我也不會再來的了,答應她又何妨。」便跟她作決志禱告。

決志途中,她帶領我說:「主耶穌,我愛你。」
我忍不住Kit一聲笑出來。小時候我在家裡也有向觀音偶像裝香唸經,但我從未想過和這些偶像傾談,更遑論對這些死物說「我愛你。」

這位耶穌是誰啊?難道祂真是像個有血有肉的人那樣,是有感情的嗎?
當時萬料不到,這位主耶穌,在往後的日子,
竟會成為我最親密的良師密友,成為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永生伴侶!


這次聚會後,我忙於應付會考,繼續過我的日常生活,完全將這件事拋諸腦後。會考以後,我開始了幾個月悠長的暑假。
我結識了一個男朋友,他是富家子弟,又是運動健將,陪著我天天四處玩,送我白金指環,又開Benz帶我到沙灘兜風。
十七歲的我,應該無憂無慮,快快樂樂。但我心裡仍然感到很空虛。

我對現有的生命感到很厭倦,很想改變。我開始向這位被我遺忘多月的神,簡單直接地禱告:「神呀,求你帶我到你身邊,讓我成為你想我成為的人!」
神垂聽了我的禱告。在此以後,我的同學再次邀靖我到教會。

這次回到教會,我是帶著一個尋找神,希望找到人生答案的態度而去。第一樣吸引著我的事情,就是這間教會的主日講道。台上那位牧師分享的方式和態度,讓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我完全感受到,這位牧師是真的相信他自己所講的道,將他的生命投注其上,這很重要──是他對聖經那種認真和確信的態度,讓我對神的話肅然起敬。

以往我看了很多不同類型的書,心靈深處,我也在尋找真善美、尋找人生意義。但人所寫的書,極其量只能說是一些哲人的經驗和建議,寫的人自己也不敢寫包單,說他所寫的一定work。

但聖經是一本與別不同的書。祂開宗明義地說明,祂所提供的,是真理,是絕對的答案。
當我認真地研讀聖經,我發現,聖經是一本十分有智慧和實際的書籍。越查越明,全無瑕疵或矛盾。我知道,我真的找到人生的答案!

另外,我留意到教會裡的人很特別,充滿幹勁與熱誠,每個人都好像很有目標、很知道前面的方向。教會裡湧流著一股不斷成長、迎向未來的生命力;一點不像印象中,信教是那麼沉悶、頹廢。

同學除了帶我上主日,也帶我到家聚。家聚裡有許多和我年紀相仿的弟兄姊妹。我發現弟兄姊妹之間那種真誠和諧的相處,和外面世界那種你虞我詐,真是很不同。在神的家裡我覺得很有安全感,很開懷。很快,上家聚就成為我每星期最期待的一晚。

但真正改變我整個人生方向的,是信主大概半年後,日華牧師分享了一套訊息,內容是講述神如何藉著兩位基督徒,亞居諾和科拉桑,在80年代發動了菲律賓史上一次著名的不流血革命,以愛和平安的力量,撃敗馬可斯暴政。

在聽這篇訊息的時候,不知怎地我哭得很厲害。那刻,神將一份很真實的使命感放在我心裡,我知道我被造來到這世上,絕不是偶然;我的人生是帶著一個獨特的計劃和命定。

從那時開始,我整個人就被燃點起來。那個成天無所事事、看電視、煲電話粥,到處閒盪的我,不知到那裡去了。
我對生命充滿熱情和盼望。我知道一個光輝的未來正在等待著我,而我必須竭盡所能地長大,回應神對我的呼召。

轉眼,信主至今已十五年了,這些年間,神確實是為我展開了一趟奇妙的人生旅程,其中種種祝福,生命的豐盛和色彩,是我起初無法想像的。

    全站熱搜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