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從起初已揀選了我,
全然鑑察我的心如何。

在面對一個新的真理時,
很多時我不是一開始就能100%明白,
但我不會等到理性完全明白才開始實行,
因為很多真理,事實上是要首先因著信任、順服來實行,
慢慢神才會向我們開啟更多明白。

詩篇133是其中一個典型例子--
從栽水開始分享、當知道這是神現時最強調的真理,
我已立心將這真理放在首位,全力支持神的受膏者。
但事實上,我的理性仍需逐步理解,我的情感更需時間微調、配合。

記得一次,聽完栽水後,我有點悶悶不樂:
「爸爸,受膏者做乜野都係啱、都係受保護;
我做乜野都係應該既,做得唔好就會被審判,
咁係咪...你淨係重視受膏者,唔重視我呀?」

(你知道,對於三號機,「神是否愛我」這類問題是很重要的 ^^")

當然,即使我存有這些疑問,因著對神的敬畏和委身,
我還是會選擇行真理、尊重神的受膏者;
但我知道這些不明白如果積累下去,
是會成為我和神之間一種隔膜。

神沒因這些問題,看我是頑梗、叛逆,
因為,祂向來知道我的心。

相反,神提醒我一個故事,讓我以另一個角度、
完全以另一種甜蜜的心態,來行這個真理--

在約書亞世代中,約書亞,固然是這故事的主角。
但在同一個舞台上,其實有另一個角色,同是神所恩膏及喜愛。

約書亞和迦勒,可說是一起長大的同袍戰友,
兩人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兩人都是從年青時期就委身跟進神,
兩人都是摩西重視的新生代。

摩西差派十二個探子窺探迦南美地的時候,兩人都是當中的探子。
當其餘探子都報惡訊時,也只有他們二人大有信心,
冒著生命危險向以色列人報喜訊。

上一代六百萬人死在迦南美地的時候,
神只留下二人,就是迦勒和約書亞。

約書亞無疑是大有信心、跟從神、神所喜悅的受膏者;
但迦勒何嘗不是滿有信心、愛神,帶著神的恩膏呢?

然而,摩西離世以後,神揀選了約書亞接替摩西。
在這情況下,迦勒可以像外國許多被神恩膏的副手一樣,不服、抱怨:
為什麼是約書亞?我不是神所恩膏的嗎?甚至另起爐灶。

但迦勒不是這樣的人;迦勒選擇順服。
他全心全意支持神所揀選的受膏者,不是一年、兩年,是用上他的一生。
迦勒輔助約書亞四十年,直到八十五歲,完成神託付給約書亞的異象。

迦勒不是這舞台上的主角,頂多只能說是大配角;
但神怎樣看這人呢?

「惟獨我的僕人迦勒,因他另有一個心志,專一跟從我,
我就把他領進他所去過的那地;他的後裔也必得那地為業。」

很有趣,迦勒用了他的一生跟從摩西、服侍約書亞,
但神不是說:「約書亞的僕人迦勒,另有一個心志,專一跟從約書亞」;
神說,迦勒是我的僕人,專一跟從我。

我們若同為受膏者,但不爭誰為大,
在這過程中,我們就了解、也向神證明:
我們的信仰,究竟是追尋甚麼?!

追尋權力?成為 Number one?
追尋成功?追尋夢想?

抑或我們信仰一生,真是單為追尋神,順服神,報答神?!

約書亞是神所揀選,劃時代的受膏者。
這個身份,每個時代、每個群體只有一個,
不是人能夠自己爭取或強求的。

但我們可以自己選擇,成為神所喜愛的迦勒──
只要存著單純的心,專心跟從神;
在永恆裡,神必稱讚我們為祂良善又忠心的好僕人。


    全站熱搜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