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自 Holy Spirit Revivals by Charles Finney

當我們到達的時候,倘大的客廳已經擠滿了人。Gillett先生四處張望,露出驚訝及不安的神情。因為他發現城中最聰明、理智,最有影響力,最卓越的年青人,幾乎都到齊了。
我們花了一點時間,嘗試與他們交談,但我很快發現群眾是如此被攪動,可能會演變為不受控的情緒爆發。故此,我對Gillett先生說:「這樣下去沒有意思,我會簡單說幾句話然後便解散他們。」

其實我們沒有做任何事情或說甚麼,攪動會眾的情緒,但聖靈的工作是如此強而有力,即使是簡單地說幾個字,已令最頑固的男人在座位上痛苦地扭動,彷彿被利劍刺中心臟。沒有見過這情景的人,可能很難想像,在聖靈的能力下,真理有何等威力!它確實是一把兩刄利劍!

Gillett先生興奮得有點不知所措,他問我:「現在該怎麼辦?」
我(Finney)按著他的肩膀,向他耳語:「Gillett先生,安靜下來,安靜下來。」
接著,我用最溫柔、平靜的語氣向眾人說話,把他們的注意力指向惟一的解救方法──就是基督,獨一的救主。
我繼續說了一會,直至他們實在太痛苦,再也無法承受只好停住。
我跪下來,以不帶感情的語調,低聲禱告。我求救主帶領這裡所有罪人接受救恩。眾人越發被攪動,極為不安;啜泣,悲嘆之聲四處可聞。

我對他們說:「現在請回家吧,在路上不要說話,嘗試保持靜默,不要發出任何聲音,也不要爆發成吵鬧的情緒。」

這時,一位年青人W近乎昏倒,跌向身邊的人。那些人也是接近昏倒,我看見他們快要尖叫,就禁止他們作聲,並向旁邊的人說:「請打開大門,讓每個人安靜地離開。」
最後,這些年青人沒有尖叫,只是啜泣,悲嘆著離開,直到走到街上,他們的聲音仍然清晰可聞。

這位W先生一路上保持安靜,直到返回住處,關上門後,再也無法自持。他跪倒在地上,為著自己卑劣的光景,發出極大的慟哭聲。他的家人聞聲而至,自責感(conviction)立刻散佈到他們身上。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許多其他家庭。有的人卻在聚會中已信主重生,充滿喜樂地回家,幾乎不能自己。

第二天早上,黎明剛至,許多人就跑來Gillett的家,找我們去幫助他們的家人。他們說,他們的家人正在最深的自責感下。
當我們走到街上,人們從四方各處跑來,懇求我們到他們的家去。由於我們一次只能探訪一個地方,當我們進到某個家庭,四鄰的人就聞風而至,直到房子再也擠不進人。我們只能逗留一段很短的時間,給予簡單的指引,然後就到另一家,人們就一直跟著我們。

自責感是如此深與普遍,走到各處,都可見人跪在地上或俯伏在地上。我們挨家挨戶地探訪、談話、禱告,直到中午。我對Gillett先生說:「這樣是不行的,我們必須舉行一個詢問會。這樣逐家逐戶探訪,根本不能滿足他們的需要。」
我們宣佈下午一時將於市中心的酒店舉行詢問會。吃完午餐出來,我們看見人們從四面八方趕著,有的人簡直是跑著,去聚會。

這個聚會與昨晚很相似,那種感覺甚是可畏的。一些最剛強的男人,被神的話刺透到一個地步,需由友人送回家。這聚會延續到傍晚,許多人得救,神的事工延伸往各處。
聚會一天一天延續下去,城中已經沒有地方可以容得下這麼多人。每個晚上,得救的人數都使我們驚訝。整個地區都被一種莊嚴的氣氛所濃罩,每個人都感覺到:神就在這裡。

一位醫生,是個很和藹可親的人,可是他不信主。他有一個女兒和一個常常禱告的妻子。他的女兒大既是八至九歲,也為罪非常自責。
她的母親對此狀況十分關切,她的父親卻感到憤怒,對妻子說:『像宗教這樣奧秘的事情,我從來不能理解,你卻想告訴我:這個小孩可以理解到一個地步,為罪感到自責?我不相信!我知道,這只是迷信,只是發瘋!』可是,這位母親繼續迫切代禱。

這位醫生說了許多類似的說話,就騎馬外出看病人。一路上,這個題目佔據著他整個思想──忽然,神的話向他打開,他看見基督的救贖計劃是這麼清楚、簡單,確實連一個小孩子也能明白。他奇怪為什麼以往感到如此奧秘難解呢?
他後悔剛才所說的話,立即趕回家。到達家門的時候,他已變成另一個人。他告訴妻子剛才發生的事情,鼓勵他的女兒相信基督。在此以後,他們兩父女都成為了熱切的基督徒,行了許多善事。



基督君主,今掌管全地萬有,
地上萬族跪拜降服!
高聲歡呼,讚美主基督榮耀善美,
願讚頌與尊敬、國度與權能,永屬聖潔上帝!
Amen!!!

    全站熱搜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