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自 Holy Spirit Revivals by Charles Finney

整個羅馬(位於美國紐約省,不是歐洲那一個)瀰漫在一種奇異又奇妙的氣氛下──每個進到此地區的人,都被「神就在這裡」的可畏感所刺透。

舉例,一位住在鄰村,烏提卡(Utica)的縣長,因公事常要到羅馬。當他聽到在羅馬所發生的事情,曾與友人大笑一番。一天,他要到羅馬一趟,他感到很高興,因為他也希望親眼看看人們整天在談論,有關羅馬的事情。

一路上,他沒有想過會有甚麼事情發生,直到他來到距離市鎮一里的運河,一種奇異的感動臨到他──是一種很深的敬畏感,揮之不去。他覺得上帝好像滲透在整個空間中,越接近村落,這種感覺越是強烈。

他來到F酒店,馬伕出來牽走他的馬匹。他發現馬伕的神情也與他一樣,甚是敬畏,不敢隨便說話。他走進酒店內,找到他的商業伙伴,他們同樣極為受感,幾乎無法處理公事。

他只是逗留了一段短時間,但就在這段時間裡,好幾次他必須突然站起來,離開桌子走到窗邊遠望,嘗試分散注意力,以防自己哭起來。
其他人也是這樣。那種可畏、那種莊嚴──他從來不知道有這樣的事情。
他匆忙地完成了公事,立即返回烏提卡,再也不敢妄評羅馬的復興。幾個星期後,他就信主了。

在此期間,禱告的靈遍佈羅馬。不管你到那裡去,都聽見禱告的聲音。無論何地,基督徒一碰面就禱告。在那處有未信主的罪人,特別是那些對福音抗拒的人,就會看見兩、三個人相約為他代禱。

在烏提卡,一位長老會的負責人Mr. Aiken告訴我,禱告的靈明顯已臨到他的會眾及整個市鎮。
有位女士,她的魂因著教會的現況及烏提卡的不敬虔而極為痛心,幾乎沒有停頓地禱告了兩天兩夜,直到所有力氣耗盡。她無法把重擔放下,直至有一些可信賴的人與她一起迫切禱告,讓她心中的呼求達到神面前。

我能夠理解這種感覺,遂向Mr. Aiken說:「神已開始在她心裡動工。」他希望我立即與他一起展開事工,我答應了。
這事工從一開始就很有威力,聖靈的同在彰顯在整個地區;各階層的人都悔改信主。

隨之而來,也有許多抵擋的聲音。有一位老傳道人,對這個復興的威力及熱切程度感到非常困擾。他發現所有人的思想都被信仰佔據著,到處都是禱告和與信仰有關的談話,這是他前所未見,聞所未聞的。

一個星期五,在長老會的聚會中,他站起來,發表了一番猛烈的言論,抨擊這個復興。他所說的話使在座的基督徒極為震驚,也甚為憂傷。他們俯伏在地,向神哀號,求神不要讓此人的言論製成任何傷害。

聚會結束後,基督徒們繼續為此事懇切禱告。那夜,各人在神面前呼喊:求祂抵擋此番言論所引起的任何邪惡影響。第二天早上,那個傳道人被發現在他的床上,死了。

一個早上,我到一家棉織廠參觀。當我經過的時候,忙碌的工人顯得忐忑不安。當我經過一群正在紡織的年青女士,我看見其中一人盯著我看,與身邊的人交談接耳,然後兩人便輕蔑地笑起來。

我慢慢向二人走去,兩眼充滿憂愁。其中一個女孩看見我走近時,雙手立即顫抖,無法繼續工作。我慢慢走過去,一路看著兩旁的機器。這女孩顯得越來越不安。

她轉面望向窗外,嘗試使自己冷靜下來。當我走到離她八至十尺的距離,我嚴肅地看著她。她跪下,泣不成聲;頃刻,房間內幾乎每個人都是滿眼淚水。

工廠的主人,W先生,雖然是一個未信主的人,看到這個情況也立即對他的主管說:「停止生產。讓人們聚會吧,因為讓靈魂得救,是比工廠運作更重要。」不到幾天,工廠內幾乎每個人都得救了。

    全站熱搜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