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主日後、很開心有機會參加傳威科林的小聚。
晚上九點、五十多人熱烘烘聚在麥當勞自成一角的一個區域裡。

這次相聚、原本只是科林某些活躍份子發起、邀請領袖參與的飯後小聚,
沒有 program,沒有主持,也沒有特定目的。

善於凝聚氣氛、並在每次活動中加入增值原素的陸家主,
卻成功引導大家分享感言。
不是平日正式聚會裡、很 formal,較拘謹那種,
而是很輕鬆、互動,像朋友交談、互訴心底話那種。

在每位肢體分享感言後,作為過場之間的轉接,
陸家主會隨心分享一些,他個人對這位肢體的認識,
在科林這一兩年間留意到這位肢體的改變。

陸家主的話雖是輕鬆、閒聊般,
但我相信對於分享感言那位肢體,無疑是一份驚喜和鼓勵──
自己在科林中、可能只是一個默默參與的小弟兄、小姊妹,
領袖竟個別認識他,並留意到他的參與或改變。

對於正在學習成為領袖的我,此舉也是一份震撼。

作為新進家母,我很清楚,要在一個百人家聚,
個別記得每位小羊,已要花上一定心思;
何況在一個二、三百人的科林裡,
留意一些平日可能不大活躍發言的肢體、談何容易。

如果是數年前,我可能以為陸家主是有甚麼特別的記憶本領。
但在認識 Anavah mama後,我知道陸家主能留意到每位小羊的變化,
並非出於某些觀察記憶技能、更不可能是為這小小活動刻意去做;
而是源自他平日一向重視「人」的價值,看到每位小羊個別寶貴之處。

以往,我對人的興趣,
遠不及我對工作、完成的興趣。

當然,我身邊也有許多朋友,但幾乎清一色都是一、四類。
我喜歡結交一、四類,因為大家都比較實際、不喜歡浪費時間。
不用花太多時間 phileo,平常無事不登三寶殿,
聚在一起,通常都是有目標,有任務,
一起完成一些事情、或學習一些事情。

但工作型的人,容易有個傾向,
將朋友看為工具(好聽點稱為工作伙伴),
並且只喜歡與有「價值」的人相交。
所謂有價值的,當然是於工作、學習有益。
所以我最喜歡與領袖在一起,因為學到很多事情。

某程度上,這是優點,讓我選擇好朋友。
環繞在我身邊的,都是熱心事奉、不斷改進的良師益友。
但在跟進上,我也容易這樣衡量小羊的「價值」。

Anavah 卻用她的生命榜樣,讓我知道、不是這樣。
一個牧羊人最重要就是看到人的價值。

是「人」本身的價值、不是他的工作價值,貢獻價值;
在神眼中、是那麼重要,重要到一個地步,
祂願意放下九十九隻羊、尋找一隻迷失、受傷的小羊--
從工作效率來說,一件很不化算的事。

每個跟進員都喜歡火熱愛神,主動活躍,態度好,
善於溝通,幫到手的跟從者,這是人之常情。

但我發現 mama 對那些被動的、外表冷漠的,
開口得罪人的,孤兒的心很重的,很自我保護的小羊;
同樣是那麼珍惜、願意花時間個別照顧、牧養。

原因是,我發覺 Mama 總是對小羊充滿希望。
她相信沒有小羊是自願做孤兒的。
她相信每個人變成孤兒都有背後原因。
她相信牧人的責任,就是走進這些小羊的內心世界,幫助她們離開困局。
Mama對小羊這份愛,深深感動了我。

當我學效Mama,用「心」去跟進每一位小羊,
真是願意探得深入一點,耐心探進小羊的內心世界,
我會聽到、感受到一些平日外表完全看不出來,
小羊也從沒向旁人打開的掙扎、困難。

我發覺不單在那些被動、冷冰冰,自我保護的外殼下,有著背後故事。
在許多笑臉盈人、每次見面都「感謝主」,好像永遠沒問題的小羊,
也有別人看不到的無助、徬徨,正從深處默默發出求救訊號。

這些,從前的我沒時間留意、傾聽,探求,
但現在我聽見、也感受到了。

就如神昔日放在 Anavah、陸家主的心中,
祂將這份牧人的心放在我裡面,
鼓勵我成為別人生命伙伴、不單是工作伙伴。

生命伙伴,願意冒險走進別人生命裡,
成為助力,承擔別人、同奔天路。

神將這寶貴的差事交給我,
我聽見、也感受到了。

    全站熱搜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