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初信心路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Chosen Treasure──
早年第一次聽這張CD的時候,
我不過是當作另一張從書室借回來的英文詩歌,
放進CD player以後,一面播放,一面做其他事情。

因為沒有看歌詞,當時英語也不是太好,
所以播了幾回,都不大知道裡面在唱甚麼。

直到那天,一句歌詞引起我注意──
We are the apple of your eye

神眼中的蘋果?!
好奇怪的歌詞。

不知怎地,這句話引起我很大興趣,就開始查它的意思。
原來,這句說話是來自聖經的!
意思是,我們是神眼中的瞳仁。

我是神眼中的瞳仁?!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學業心得5:Keyword」...

如果說,對學校課文的記憶力,是藉著keyword刻意地堆砌出來;
那麼,對神話語的記憶力,應該就是因著熱愛,自自然然地發展出來的了。

信主早年,我已很熱衷於和同伴分享神的話。
只要一有長談機會,我就很自然會將話題帶進去──

「甚麼?!這次晚禱你沒去啊?
這麼精彩的屬靈書籍你沒看過啊?
這個見證你沒聽過嗎?
這篇加拉太書你沒聽過啊?」
在成功引起好友的渴慕後,我便開始充滿熱情地分享。

其實我從來沒有很刻意地背誦內容,更沒有預備講詞,
但大概是我本身聽的時候,神的話就帶給我很大的震撼和興奮,
所以很自然地,我會很記得那些分享/文章/見證當中每個細節。

安安後來創造了一個詞彙──「覆述的恩膏」,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月25日是公眾假期,我參加了聯合家聚的郊外燒烤。
在這次活動中,大會籌備了戶外敬拜讚美。雖在野外,電子琴、吉他、低音吉他、鼓機、擴音器一應俱全。最特別的是,這次姊妹也可以參與領詩。

首先出去領詩的,是我新近熟絡的好友Caca。
平日她給我的印象是較為低調,但第一次目睹她領詩,又讓我認識她的另一項優點──
雖然站在這麼多人面前彈奏頌唱,她仍是這樣從容自在,全無怯場;我真是由衷佩服她。

被動、畏縮、怯場、怕領袖,想說的話沒有說,想做的事沒有做...
這樣的事情,在我過往的生命裡,曾留下大大小小的遺憾。

「陣間駛唔駛拖地呀?」
記得在早年一次家聚愛宴時,皇后這樣問家母,那時我也站在旁邊。
家母回答:「都好。」
皇后立刻很主動地說:「我幫你丫!」

我也想幫忙,可是,「我又幫」這麼簡單幾隻字,卻始終卡在口裡。
我怯怯地站在一旁,希望有人叫我一起去做。可是,家聚大部份姊妹都是這麼主動,付出,像拖地這類工作本來就是供不應求,先問先得。「等人叫」就只有白等,事後自己又懊惱不已。
因為被動,我錯失了很多服事的機會。

還在上水街頭佈道的時候,我帶了一個玩巫術的女孩信主,整個過程很戲劇性。負責的領袖透過電話詢問了詳情以後,叫我在下一次傳福音的聚會中分享見證。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一天終於來臨:我的獨唱表演。每個人都來了!我的爸媽和弟弟,史卡特叔叔和譚美嬸嬸,連住在養老院的奶奶也被接來,免得錯過寶貝孫女的表演。

這是一場很盛大的活動:春季詩班音樂會。全班都穿著正式,我也穿上趁商店拍賣時,及時買回來應景的洋裝。

節目單的封面以亮黃色字體印上我的名字,周圍還襯有花邊──辛蒂.哈蒙...獨唱者。我看見自己的名字時,簡直不敢相信。不僅因為那是我的名字,更重要的,那不是蕊娜.史瓦森的名字。

我和蕊娜自幼稚園就同班。我到哪,她就到哪,而且總是贏我。

舞蹈班的表演需要有完美的收尾動作,自己是由蕊娜來擔綱。
兜售女童軍餅乾?應門的女士會這麼說:「哦,對不起,我剛剛才向蕊娜.史瓦森買了二十盒餅乾,她真的好乖啊!」對啊,我也知道!
打棒球?她一定當一壘手,而我呢?只能從外野區遠遠望著她。
學校話劇?蕊娜絕對是主角,我充其量只能演她媽媽,姐姐或隔壁鄰居。有一次,我還演過她的狗!

我唯一贏過蕊娜的,就只有在集合點名的時候,H一定排在S前面!別懷疑,我連這種事情都想贏她?聊勝於無麻!

唱詩班試音會那天,我簡直抓狂到極點。潔金斯小姐一次叫喚一個學生,到唱詩間試音。當潔金斯小姐點到「H」開頭的姓氏時,每開一次門,我就心跳加速。等她真的點到我時,我已經全身發抖。

等我回到圖書館,蕊娜迎面對著我笑。這時潔金斯小姐叫到她的名字,蕊娜不慌不忙地跟上去。試完音的她還是很鎮定,仍舊笑臉迎人。

等到快週末,潔金斯小姐才宣佈入選名單。我一點也不驚訝蕊娜會入選,而我會落選。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18 Tue 2004 04:37
  • 研讀

(續讀書心得)

收錄於錫安新歌1 真光:






剛信主的時候,教會正在分享啟示錄關於科技,恐龍等題目。我很喜歡聽新奇的知識,牧師的分享又精彩,並且並且,最主要是聽這類訊息毫無壓力,興奮完就算。

我當時是極度自我驕傲的,覺得信主返教會已經很「俾面」神,我甚至祈禱說︰「神,我信還信,你千祈唔好要我改呀。」神不一個雷霹下來真是莫大恩典。

過了大蓋三四個月,有一件很破碎的事情發生,就是我們可愛的牧師分享了一篇很震撼的訊息,題為「你不一定能上天堂」 - 大部份自稱基督徒,卻仍然以自我為中心的人,其實是上不到天堂的。我聽完這篇訊息,呆了。當大家陶醉地唱︰「慈愛主,施恩可畏…」我卻淚流滿面,非常肯定我是上不到那一個。

從此以後,我在神面前收歛了很多,開始知道,信仰是要很認真的。

另外,我當時很迷某個豬仔偶像,全盛時間集齊了她的歌,影帶,電影,相片,花邊新聞。信主以後,我已經棄掉了大部份偶像物品,只是私自留下幾分,有一兩隻最喜歡的CD始終捨不得拋棄。

有一晚,我臨睡前聽啟示錄四這篇講道帶,本來我躺著很快會睡著,但播著的內容實在太令人毛骨悚然了,(關於末日的審判),我越聽越心寒,覺得主耶穌可能今晚便會回來,眼角不其然瞄中床邊那兩隻偶像CD,立刻掀開被子從床上跳起來,拿起界刀劃花CD,然後跑出家門把它們掉在外面,這才回到床上繼續聽帶。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轉自四四的留言板)

赤誠93年8月返教會,94年4月受浸。
當時其實我同神冇咩個人關係架乍。對於父神,我好有被否定感...
覺得佢唔會留意我...覺得佢...甚至...甚至會唔鍾意我,因為我覺得自己好多野都做得好差...

之前o個晚禁食,媽媽問我:點解唔食呀?
我話:聽日受浸呀。
媽媽:你真係信架?
我點點頭。(雖然我個人唔係好感受到神,但係從別人身上,從神既家當中,我好肯定係有神...所以o係我內心裡面,我係已經認定要跟住呢位"別人所講的"神。)
到左恩賜運作既時候,

首先係成分幾鐘既dead air...
小三三好傷心:都話神唔記得左我架喇...
終於,有人開聲喇!
神第一句就話:
神冇忘記你丫!
(你可以想像我即刻喊到fee li far 呢)
你係有份o係呢個大豐收,大復興裡面,
但係要留意係你既感情上你唔係咁識得自處…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18 Tue 2004 04:18
  • 自憐

十七歲的時候,庫爾曼在日記中寫下了這三句箴言︰

究竟生命是碾碎了一個人還是雕琢了一個人,是在乎他的本質。
沒有摩擦鑽石就不會發亮,同樣,人不經過磨練也不會完美。
偉大的舵手出於風浪與深海。


當我第一次看這篇文章的時候,我也大概是十八,九歲。我的反應首先是覺得這些句子很好,然後,很快便如常陷入自憐和無奈的泥沼中︰「她當然是這樣了,她有這麼好的爸爸作榜樣。(庫爾曼的父親是德國人,他們是正宗的德國坦克形),我是不可能的,我的性格不同,我的背景不同…」

現在回想,自憐是一個最主要的性格使我在信仰頭幾年一直是一個失敗者,我常常看人生就像上面這幅圖片--

大家的起點是不同的,如果其他人的信仰是從零開始,我覺得自己是在負值起步。

於是,我灰心自憐地坐著怨天尤人︰「唔公平!!!」

我看不見神已給我的一千兩,只是一直覺得︰神是忍心的人,偏心,忘記了我。古諺有曰,你怎樣看人,人就怎樣待你。這是真的,雖然神對我的愛不會因為我的自憐而改變,但因為我對神有一個錯誤的看法,我便無法信任他,也就得不著神的恩典眷顧。

自憐的人是很難突破和付出的,我已經是人類最大的受害者,你還要我改?我花費大部份時間都是為自己辯護︰為什麼別人做到的事我做不到,為什麼這個真理對我特別難做,為什麼別人應該對我更好。好像這樣做會使我快樂一點。但事實上,「自憐怪」是世界上最不快樂的人。

庫爾曼是最早在這方面幫助我的人,她用溫柔的態度,把堅毅的性格刻劃在我軟弱幼嫩的心板上。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曾經有一個小女孩。母親懷著她的時候,終日憂傷以淚洗面,甚至想把腹中的嬰孩拿掉。因為家中的小男孩尚未滿周歲,懷孕和生產的痛苦仍然歷歷在目,而家庭經濟也不大充裕,再多一個小孩難免增加負擔。

這個家庭不認識神,也不認識真理,他們不知道有一個卑鄙,狡猾,並且非常認真的敵人,一直在伺機毀滅他們當中每一個人。

從一出生,一種很奇怪的黑暗勢力就影響著這個小女孩。她對幼年的記憶很模糊,對於六歲以前的事情,只剩下幾個記憶。她記得早在兩三歲的時候,就有一把聲音對她說:「媽媽不喜歡你,媽媽不想看見你。」

雖然父母都給予她很好的愛護和照顧,這種陰影卻處處濃罩著她,揮之不去。

「你是被遺棄的,沒有人喜歡你。」可怕的意念不斷折磨著這個年幼的女孩,而她完全沒有反抗的力量。

美麗,溫柔的媽媽是她心中的偶像。女孩的眼睛常常仰望著她的母親,飢渴母親的愛和接納,但內心那把熟悉的聲音卻告訴她:「你不配。」

她認為自己是一件破爛品,是有問題的,沒有資格得到母親的愛。罪疚和自卑佔據著她的心靈,故此,她從來不敢表達自己的渴望,只是扮演著一個安靜聽話的孩子。

魔鬼是一個卑鄙的敵人,牠最喜歡趁著一個人還小,甚至在母腹的時候,控制他,使他一生成為奴隸。排斥是牠十分常用的一種武器,這種邪靈會為其他一連串的邪靈開路,包括自卑,罪疚感,嫉妒,自憐。

而當這個人不認識神,嘗試用自己的方法掙脫這些內心的痛苦,就會為反叛,佔有慾,驕傲,自私,憎恨等邪靈打開大門。

這個小女孩繼續長大,到了八歲的時候,父母分居。一種迥然不同的性格開始在她裡面出現。她怨恨她的父親,因為他傷害了她崇拜的媽媽,到了十一,二歲,反叛已經緊抓著她,她與父親的關係從疏遠轉為對立。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18 Tue 2004 04:11
  • 主角

(續普通人)

小時侯,因為媽媽在一間著名私立小學的附屬幼稚園教書,我也可以在那裡免費讀幼稚園和小學。由於學費昂貴,不少同學都出身於富裕家庭。當時我很仰慕一個「得天獨厚」的女同學。她長得漂亮,成績好,早熟又是領袖生長,有許多同學附和她,我也是其中一個。

升小六的時候,她去考一間跑馬地名校,雖然明知沒機會,我也趁熱鬧跟著去考。結果,當然我落選,她考上了。但令我悻悻然的是,另一個平時成績比我更差的同學,因為坐在她身邊抄答案,竟然考上了這間名校。

有甚麼可以說的呢,我循著中一派位入讀一間普通中學。

到了中三的時候,又有一件令我酸溜溜的事情發生︰父母要送哥哥到外國讀書。當時父親沒有工作已經多年,全靠大伯的擔保向銀行借了幾十萬,一心一意投資在這個長子身上。我也知道這些事是沒我份的,只有暗中羨慕。可是,當哥哥很不想去,和父母彊持不下的時候,我內心燃起一絲希望,鼓起勇氣說笑地對媽媽說︰「哥哥唔想去,不如俾我去丫?」然而母親正在苦惱怎樣說服哥哥,沒有聽見我的話。

在人生的舞台上,我從來都不是正選,我只是站在得寵的主角旁邊,希望沾點光。直至,我認識神的永恆計劃。

「求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神,榮耀的父,將那賜人智慧和啟示的靈賞給我,使我真知道他,並且照明我心中的眼睛,使我知道他的恩召有何等指望,他在聖徒中得的基業有何等豐盛的榮耀;並知道他向我這信的人所顯的能力是何等浩大,就是照他在基督身上所運行的大能大力,使他從死裡復活,叫他在天上坐在自己的右邊,」(弗一17-20)

很多年前,不知為何,雖然我不是很明白這段經文的意思,但我已經常常這樣為自己宣告︰我要真知道神的恩召,基業和大能。起初,這種不明不白的宣告似乎沒有甚麼果效,但神是很奇妙的,當我持續把他的說話放在心中,說在口中,他便可以一步一步藉著聖靈開啟我的明白,正如我所求的︰照明我心中的眼睛。

一些以往看得很麻木的經文,現在成為我的最愛。

「就如因為他的愛,在世界未立定根基以前,他在基督裡揀選了我們,事實上是挑選了我們屬於自己。使我們成為聖潔,即是分別出來屬於他自己的,在他眼中毫無瑕疵,在他的愛中無可指摘地來到他跟前。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是在一次街頭佈道中帶她信主的,她是一個很好心田的初信,常常主動叫我講一些關於神的事情給她聽。
或許是出於神創造在我裡面的mother「母性」吧,當我與她一起的時候,內心就會自然流露出母親對嬰兒那種憐愛,溫柔甚至近乎過份保護的心態--巴不得在信仰上把她整個抱起來替她走,讓她不必經歷自己初信時遇過的任何衝擊,困惑或兜圈。

這天陪她返完家聚後,我送她乘車,她好像心事重重。快到站的時候,她終於說出心中的鬱結:「你信主後改變太大,我冇辦法好似你咁…」
我的內心既開心又充滿憐愛。

其實她信了主不過一兩個月,已經認真思考信仰的問題--希望改變自己,把聽見的真理,看見的榜樣行出來,並且因為做不到而苦惱;這已比我初信時反應快很多。她的沮喪只不過是來自──她太快為自己的信仰自動定位了。

這種自動定位的情況,我十分熟悉...
從小我就知道自己在人群中的角色──外貌智力普通,性格志向平庸,缺乏運動藝術細胞,來自小康之家,朋友又不多,在一班學生中,我是屬於中間不起眼的那一大群。我很習慣,也很擅長扮演這個角色。
我身邊有些「得天獨厚」的同學,其中一個是領袖生長,她長得漂亮,成績好,家境富裕,早熟又有許多同學附和。在我眼中,這些高材生構造與我不同,他們做到的事,我是做不到的。好的事情發生在他們身上,我會覺得理所當然;好的事情沒有發生在我身上,我也覺得:很正常,預左。

在家庭中,我也知道自己不是得寵(favored)的角色。
中三的時候,父母要送哥哥到外國讀書。當時父親沒有工作已經多年,全靠大伯的擔保向銀行借了幾十萬,一心一意投資在這個長子身上。我也知道這些事是沒我份的,只有暗中羨慕。可是,當哥哥不願意去,和父母彊持不下的時候,我內心燃起一絲希望,鼓起勇氣說笑地對媽媽說︰「哥哥唔想去,不如俾我去丫?」然而母親正在苦惱怎樣說服哥哥,沒有聽見我的話。

即使在信主後,因為太習慣扮演這種閒角,在信仰的舞台上我也是自動就位。嗯...我是那種「中規中矩」的初信,家母也曾經這樣形容我:「你又唔會唔返教會,但又唔係好熱切。」
今天我在Ziondaily讀到一些初信的神跡見證,看見他們一信主就這麼單純,熱心,真是令我很感動;有時我會忍不住向姊妹稱讚說:呢D初信真係好有前途!
但當日的我肯定不屬於這類初信,事實上,我平庸得連撒旦也懶得浪費彈藥阻止我返教會。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