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末後預言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神喺創造宇宙之先,已經有一個永恆計劃,一直喺佢嘅思想裡面。

喺每一個世代,神都將佢嘅計劃講俾一d人聽。
呢d人嘅睇法,係同佢嘅世代唔同。
佢地睇嘅野,係遠遠闊過佢地嘅世代,同先過佢地嘅世代。

佢地活著、佢地呼吸,佢地所講嘅每一樣野,都係為著呢個使命。
呢個使命係神直接傳遞俾佢地。呢個使命就係神嘅永恆計劃。

呢d人係能夠超越佢地嘅世代,事實上唔係好多。
全本聖經,神只係話俾幾個人知。

亞伯拉罕→以撒→以色列→摩西→約書亞→士師→撒母耳→先知→瑪拉基→施洗約翰→主耶穌...

佢地每個人都用左一生,去完成呢個計劃嘅一部份。
而佢地每一個,都係承接前面個部份,去完成呢個計劃。
每個都係企喺人地嘅膊頭上面,喺人地完成嘅野上面繼續上去。
每一個信心偉人,都唔係孤單一人。

而每一個偉人,神亦唔係臨時諗起:「呀,搵d乜野俾佢做?」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翻譯、節錄自 The torch and the sword by Rick Joyner

主走近來,遞出火把,示意要我接取。

主說:「這是我同在的光。你若偏離了我,這火把就會變得很重。你若離我太遠,就不得不把它放下。這時,就會有其他人來,把它執起、拿住。但只要你一直緊隨在我身邊,它就一直屬於你。它的亮度與能力,是在乎携帶者的生命,也在乎他有多接近我。」

主開始沿著沙灘走,我還在看著手中的火把。祂只是走了幾步,我就發現火把變得越來越重。我連忙跟上去。在我們身後有另一把聲音響起。

「就連火把本身都能使你分心,影響你跟隨他。」

我回頭看見金碧士(即《效法基督》的作者)。他繼續說:

「在你的世代裡,手持火把的人會多如過往所有世代的總和。當你遇見其他持火把的人,你會認得他們。你們必須互相鼓勵、幫助。你們沒有一個人可以單獨站立得住。當你們聯合起來,這火把的光便能叫眾人、城市,甚至國家都得著自由!」

我用雙手握著它,一股能力立刻貫穿全身。我的視野、思想都變得更清晰。整個人更有力量。我實在難以理解,怎會有人願意把這樣的寶物放下。

「你還沒有嚐到它的痛苦。」主插進來說。「是我的話語使你能夠舉起這個火把。它是我同在的光,也是你們所謂的『運動』movement。

我是有生命的真理,有生命的真理總是在運行、前進著。聖靈從起初就在運行,祂從未停止。有生命就會運行。」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翻譯、節錄自The Call by Rick Joyner

「聖靈快要在全地上運行。就在世上各種混亂與困惑中,祂要帶出滿有榮耀、新造的人。世人都將因他的作為而滿心敬畏。
  
當聖靈運行,神的兒女將要說預言,從老到少都將作異夢、見異象。凡我所做的,他們奉我的名也要做,而且做得更大,好叫我的名在全地上被榮耀。

我就是救主,但我也是審判者。我將要以公義的審判者向世人顯現,而我必須先從我自己的家中顯明我的審判。你們最好是自己審判自己,免得非讓我來審判你們不可。」

智慧的榮耀使我週遭的一切黯然失色。當祂講述祂的審判時,那榮耀也越來越耀眼。因此,我理解到,當我認識祂審判者的身份,就能看見祂更大的榮耀。

在祂的同在中,我覺得自己是如此渺小、沒有價值;以致我開始分心,無法專心聽祂說話。

正當我以為自己快要被祂的榮耀淹沒時,祂伸手觸摸我的前額。當他這麼一做,我的頭腦就變得清晰而能集中注意力了。

「你開始看你自己了,這樣一定會帶來困惑,使你很難聽見我的聲音。

每次當你感受到我的同在,要曉得我來觸摸你,是為了讓你能看見我、聽見我。你一定要學習住在我的同在之中,同時不要想起自己或自我中心。

當主在說這些話時,我聽得出他有點生氣,就像在福音書裡,他為門徒的言行而生氣那樣。當下我便瞭解到,他被激怒通常是因為門徒開始看自己的不足或失敗。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23 Tue 2005 12:45
  • 雛鷹

昨天繼續重讀《末日決戰》。這本書想來我真是看了很多次呢──英文原裝、中文繁體、簡體電子版都看過。但每隔一段時間重看,還是會有新發現,例如:

  當我跟老鷹談話時,我開始像他一樣地思考。經過簡短面談後,我可以看進老鷹的心、了解他,像他了解我一樣。老鷹也看出了這點。

  「你有我們部份的恩賜。」老鷹說:「不過它們還沒有好好地發展出來,你沒有常常運用它們。我到這裡來就是要喚起你,和許多像你這樣之人裡面的恩賜,並要教導你們如何運用這些恩賜。如此,我們之間的溝通才能明確,並且非明確不可,否則我們都會遭受許多不必要的損失,甚至還會失去許多得勝的大好機會。」


以往我顯然完全沒在意這段對話(因為這頁書白雪雪、空白一片,而我看書是有作記號的習慣)。但在聽了最近關於「看法」與「恩膏傳遞」的訊息後,這段文字才對我有意思。

當我看到白鷹登場的時候,心裡真是很仰慕呢!

  這些鷹對自己很有把握,但並不傲慢,他們知道自己是誰,也知道他們蒙召的使命。他們認識我們,也知道將來。他們肯定的態度,使我安心。那些剛才還軟弱得無法講話的傷兵,已經坐起來,聆聽我和老鷹的對話。他們看著老鷹,像迷路的孩子看著剛把他們尋回的父母一樣。

但另一方面,心中又感到很氣餒:對比起這些成熟的白鷹,實在差太遠了...遠到真的會覺得,發夢咩...

這時,神忽然讓我想起一篇20個月前翻譯的文章。

下面那段文字是在2004年1月時翻譯的,後來我發現這本書原來推出了中文版《火把與寶劍》,就一直把它擱在一邊。

其實整本《火把與寶劍》,對我來說都是頗深的,肯定遠深於《末日決戰》。第八章這段預言性情節,我的明白程度也不會好到那裡,那時竟會把它挑出來,花這麼多時間來翻譯,真是蠻奇怪的!但現在回看,每件事都有神的心意呢。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約珥軍隊這個預言,第一次聽是在展貿三樓那個像戲院般的演講廳中,應該是雙氧水事件發生後不久的事情。我還記得日華牧師在台上舉手向旁邊指著,引述Paul Cain那句說話:約珥軍隊在受訓當中(Joel's army now in training)。
那時這個預言對我來說很抽象,遙不可及。直到經過04年這幾個月的make noise行動,許多預言變得越來越清晰有意義。這兩天約珥軍隊這個題目緊抓著我,揮之不去,今天早上我翻譯了Paul Cain的約珥軍隊,然後出去外展。外展中我向初信們介紹如何為人伸長長短手,後來其中一個初信也大膽嘗試為病人祈禱,雖然沒有即時果效,我鼓勵她,並且向她提到Charles & Frances Hunter的醫治手冊;回到家聚後,我走到小書櫃看看有沒有「醫治手冊」,但是只能找到「病得醫治」,這本書我自己也未看過,所以我坐下翻看。

第一章是記載著一個由佈道家Tommy Hicks在1961年所得的異象,題為「關乎基督身體和末世事工的異象」,全長8頁紙。以往我對於這類如此偉大的標題沒有太大興趣(因為感覺實在是很知識層面和遙不可及,我比較喜歡聽那些與我現今生活息息相關,可以即時實踐和應用的真理訊息),但是這個下午,當我讀到他引用約珥書形容的一支強大軍隊,我的注意力完全被抓著--

關乎基督身體和末世事工的異象

七月二十五日在加拿大的威寧堡(Winnipeg),大約清晨兩點半,我正要入睡時, 神的異象和啓示臨到我。正確的說,異象的臨到始於一九六一年七月二十一日的清晨,這異象三次臨到我。這個啓示深深的感動我,令我興奮,它改變了我對基督身體和末世事奉的整個觀念。
神已經賜下耶穌基督的教會,這件重大的事情已經清楚的擺在眼前,不過,要幫助人們瞭解 神在這末世要為其百姓所預備的,似乎是很難的事。

幾個星期前,我接到一封信,是一位下到非洲和那路比(Nairobi)的土著宣教士寫來的。這位宣教士和他的妻子正要去坦干伊喀(Tanganyika) ,他們既不會讀也不會寫,不過我們已經支持他們兩年多了。當他們進入坦干伊喀的國土時,經過了一個小村莊,由於傳染病的襲擊,全村都撤走了。他們遇到正在哭的土人,便問他們發生了什麼事。
土人告訴他,他們的爸爸媽媽突然去世了,三天來,他們把屍體留在茅舍裡,遠遠地避開不敢再進去。他轉身問土人,那地方在那裡,他們指給他看,於是他要求土人和他一起去,他們因為害怕便拒絕了。
這位土著宣教士和他的妻子走到小茅舍,進入人已經死了三天的地方,他僅僅奉主耶穌的名伸手,呼叫這兩個人的名字說:「奉主耶穌的名,我吩咐生命回到你們的軀體中。」刹那間,這兩個人從來不知道耶穌基督的人忽然坐了起來,並且馬上開口讚美 神。 神的靈和大能進入他們的生命裡。

對我而言,這似乎太少見了,但這只不過是末世事工的開端而已。 神將要揀選那些藉藉無名被藐視的人,將聖靈澆灌每一個祂所揀選的器皿。在使徒行傳中我們讀到:
「神說,在末後的日子,我要將我的靈澆灌凡有血氣的。」

我懷疑我們是否真了解「我要將我的靈澆灌凡有血氣的」之意思?我不認為我完全了解它,也不以為我能了解它全部的意思。之後,我從約珥書讀到:
「錫安的民哪!你們要快樂,為耶和華你們的 神歡喜,因祂賜給你們合宜的秋雨,為你們降下甘霖,就是秋雨、春雨和先前一樣。」(珥二23)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你們要在錫安吹角,在我聖山吹出大聲。國中的居民都要發顫;因為耶和華的日子將到,已經臨近。
那日是黑暗、幽冥、密雲、烏黑的日子,好像晨光鋪滿山嶺。有一隊民又大又強;從來沒有這樣的,以後直到萬代也必沒有。
他們前面如火燒滅,後面如火燄燒盡。未到以前,地如伊甸園;過去以後,成了荒涼的曠野;沒有一樣能躲避他們的。
他們的形狀如馬,奔跑如馬兵。在山頂蹦跳的響聲如車輛的響聲,又如火燄燒碎稭的響聲,好像強盛的民擺陣預備打仗。他們一來,眾民傷慟,臉都變色。
他們如勇士奔跑,像戰士爬城;各都步行,不亂隊伍。彼此並不擁擠,向前各行其路,直闖兵器,不偏左右。
他們蹦上城,躥上牆,爬上房屋,進入窗戶如同盜賊。
他們一來,地震天動,日月昏暗,星宿無光。
耶和華在他軍旅前發聲,他的隊伍甚大;成就他命的是強盛者。因為耶和華的日子大而可畏,誰能當得起呢﹖

下面是先知Paul Cain有關約珥軍隊的預言,中文版本只供參考:

保羅對基督身體現今及將要發生的事情有幾個特定的負擔和預言經歷。他重覆看見幾個關於末日的異象,他相信這些預言很快要應驗。三十年前主給了保羅一個異象,直至今日,它仍然一再出現超過一百次。

這個異象是關於未日的,全美所有運動場館坐滿成千上萬的人。在異象中,人們得醫治,數以千計神跡因著耶穌基督的名而發生。人們一群一群轉向主,全國都在復興中,甚至全地都像在轉向基督。

電視新聞在報導死人復活及神跡醫治等真人真事。沒有一個未信主的記者可以走近台上那些男人。他們不知道這些人是誰。保羅用「無名氏」來形容他們。他聽見電視新聞報導員說:「今天晚上沒有體育新聞,因為所有體育館,公園,競技場全都用作大型復興聚會,裡面擠滿高喊「耶穌是主,耶穌是主」的人。

在這些異象中,保羅看見台上的人服侍三晝夜無需進食,喝水或換衣服。超自然能力支持著他們如此事奉。在異象中,保羅站在生命的十字路口上,看見一個告示牌寫著:「約珥軍隊受訓中」人們受訓如何服從耶穌而行,他們學會忍耐與堅持,擁有神的能力,成就了一切,他們仍能站立抵擋仇敵。

「他們會有基督的心思意念。」保羅說。「他們將會在屬天的呼召中有份,成為新族類,神可畏的冠軍人馬。」這些事奉充滿著對耶穌的熱情及聖靈的能力,他們的強大衝擊使黑暗魔軍甚是畏懼。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翻譯自 The torch and the sword
Rick Joyner

一個看來只有十至十二歲的年輕女孩從馬後走出來。她的衣著看來像校服,但外面罩著磨損,帶著戰鬥痕跡的金銀盔甲,腰上插著長劍。
她瘦削,美麗,明亮的藍眼睛現出勇猛,敏銳專注的眼神。她流露出勇敢,自信,如兒童一樣的純潔,顯得非常高貴脫俗。

「你幾歲?」我問「你為什麼懂這麼多東西?」

「我只有十二歲,但我從五歲就開始爭戰了,從中學習了許多事情。然而我的智慧是來自這生命河。
要來喝這河水,必須穿過圍攻的邪惡軍隊。
許多人寧可喝那些不受攻擊的污染河水,也不願喝這真正生命之泉,因為它總是受到攻擊。很少人飢渴到一個程度願意為它爭戰,但按我所知,沒有其他事情是更值得爭戰的。」

「你也需要經過爭戰來到這裡嗎?」我問。

「是的。我從那條路來的。」她指著山谷後的遠處。

「你怎能通過這些邪惡的軍隊?」我問︰「是不是它們還有空隙?」

「不,他們已經完全包圍著我們。但任何人只要勇於在攻擊下不斷向前走,就可以穿過他們。我選擇了他們最弱的軍隊,然後在正中穿過。」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童女效應

我們初步看完這十多節經文,現在再詳細察看。廿四章32節,耶穌說︰「你們可以從無花果樹學個比方:當樹枝發嫩長葉的時候,你們就知道夏天近了。這樣,你們看見這一切的事,也該知道人子近了,正在門口了。」雖然日子時辰不知道,年份和季節卻是知道的。因為會發生一件事,整個季節,甚至全年都被震撼。

「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世代還沒有過去,這些事都要成就。天地要廢去,我的話卻不能廢去。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獨父知道。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降臨也要怎樣。當洪水以前的日子,人照常吃喝嫁娶,直到挪亞進方舟的那日;不知不覺洪水來了,把他們全都沖去。人子降臨也要這樣。

那時,兩個人在田裡,取去一個,撇下一個。兩個女人推磨,取去一個,撇下一個。所以,你們要儆醒,因為不知道你們的主是那一天來到。

家主若知道幾更天有賊來,就必儆醒,不容人挖透房屋;這是你們所知道的。

所以,你們也要預備,因為你們想不到的時候,人子就來了。」

接下去開始說幾個僕人的比喻,仍然是說主再來的日子,前後不曾中斷。取去一個,撇下一個是指甚麼?被提。是聖靈的能力把我們被提,所以要是你沒有油,你就是撇下的那一個,哀哭切齒。你必須有足夠的油才可以被提,是很個人的,不能冒充。

我們再看一次,要從無花果樹學個比方,有一件事,是最明顯的標誌,一看見便肯定主要回來了。

這事在二十五章清楚剖析出來。「那時,」甚麼時候?上面解釋了,是世界末日的時候。這時教會的事奉早已世界性了,但有一件事,是真正令無花果樹開花結旺的。什麼事呢?第六節:「半夜有人喊著說,新郎來了、你們出來迎接他。」

這裏就是說,十童女在某個時候忽然知道主要回來了,我不知道是因為一個大神蹟,因為一個大先知,還是天使顯現,可以肯定的是,這個消息會被全世界教會公認 – 所有人都忽然知道,主幾時回來,童女效應也因而產生。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赤誠的真心話:
世界末日不是小說情節,它是源自聖經的。
聖經預言,主耶穌會在末日再次來臨審判全地,這將會是一個大而可畏的日子。
基督徒,你是否預備好迎見全能神?你是否確定被提的時候,你會升到雲裡與主相遇,而不是留在七年大災難中?
最後一分鐘是一篇很好的訊息。對於一直儆醒預備的基督徒來說,世界末日是令人興奮震撼的日子。對於不冷不熱的基督徒,卻是哀哭切齒的開始。
請務必認真思考裡面的內容!

關於世界末日的兩個誤解

馬太福音廿四章3節︰「耶穌在橄欖山上坐著,門徒暗暗的來說:請告訴我們,什麼時候有這些事﹖你降臨和世界的末了有什麼預兆呢﹖」

這是一段很著名關於世界末日的經文,留意這裡門徒在問︰世界結束和主耶穌再來的時侯,有甚麼事情發生。

廿四章4節「耶穌回答說:你們要謹慎,免得有人迷惑你們。因為將來有好些人冒我的名來,說:我是基督,並且要迷惑許多人。你們也要聽見打仗和打仗的風聲,總不要驚慌;因為這些事是必須有的,只是末期還沒有到。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多處必有饑荒、地震。這都是災難的起頭。那時,人要把你們陷在患難裡,也要殺害你們;你們又要為我的名被萬民恨惡。」

這幾句說話,每一個字都被研究世界末日的釋經家珍而重之地研究 – 饑荒,地震,民要攻打民等等。但是,主耶穌說的另一個更明顯的標誌卻被忽略了。

主耶穌其實花了整整兩章聖經來回答這個問題,一直答到廿五章的結束。直至廿六章,他才開始另一個題目︰「耶穌說完了這一切的話,就對門徒說:你們知道,過兩天是逾越節,人子將要被交給人,釘在十字架上。」

主耶穌只用了幾句說話提到地震饑荒等事,卻用了後面一章半的篇幅,講述另一個標誌,最明顯的標誌。大部份人只是集中研究前面四節,沒有研究篇幅最長的下半部,這是一種錯誤的解經法,源於一個很錯誤的概念,就是大部份教會都認為沒有人可以知道主耶穌幾時回來。他們引用︰「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獨父知道。」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節錄自 末日的呼召
Rick Joyner

在主的軍隊中,每一個人都必須從心裡受割禮。
  
突然間,我站在高山上俯瞰一片廣大的平原,眼前是一字排開的軍隊,陣勢綿延,闊步前進。前鋒陣線共有十二支部隊,與其後數不清的士兵相較,更顯得卓然出眾。細看之下,似乎又可分為團、營、連和小隊,這些前鋒部隊各有鮮明的旗幟,而且每一團的制服顏色都不相同。
營、連和小隊則由不同的肩帶或肩章來識別。人人皆穿著光潔的銀製軍裝,盾牌像是純金打造的,而武器則有金的也有銀的,巨幅的旗幟長三十至四十尺。士兵前進時,其軍裝和武器在陽光下如閃電般閃爍光芒,旗幟迎風拍打,加上整齊劃一的踏步聲,聽來有如雷轟。此一陣勢,我想必是地上前所未見的。

接著我又近得可看清他們的臉——有來自各種族的男女老少,從他們臉上的表情可看出人人皆有堅定的決心,卻不緊張。空氣中嗅得出戰爭的味道,但在行伍中,我感到有一股極深的平安,我知道沒有哪一個人是帶著一絲懼怕上戰場。當我靠近他們,所感受到的屬靈氣氛,就和他們的外表一樣可畏。

我看著他們的制服,顏色十分鮮明,每一名士兵都戴著標明階級的徽章和勳章。無論是將軍或其他高階軍官都和大夥一同在行伍中列隊前進,儘管顯然是由高階的人在執掌大權,但似乎沒有人對他們的階級過分敏感。從最高階的軍官到最低階的士兵,大家都好像是最親密的朋友。這支軍隊紀律之嚴明可謂空前,卻又像個大家庭。

我再細究,發現他們都是那麼地無私無我——非因缺乏自我認同,而是因為他們對自己是誰、正在做什麼,都極有把握,既不曾專注於自己,也無須尋求他人肯定。無論在哪一個行伍中,我都查不出有一點野心或驕傲。最令人驚訝的是,看到這麼多獨一無二的人聚在一起,卻如此和諧,踏著整齊劃一的步伐前進!我可以肯定地說,地上從未出現過這樣的一支軍隊。

在這支前鋒部隊之後,我看到為數更多的一群人,分成大小各不相同的數百支部隊,最小的僅約兩千人,最大的則有上萬人之多。只因其為數龐大,所以它也是支可畏的軍隊。這一大群人中也有旗幟,但不像頭一批軍隊的旗幟那麼巨大而鮮明。他們也著制服,也有不同的階級,但我很驚訝地發現,有許多人甚至未著全副軍裝,未佩帶武器的也很多。縱然有佩帶武器並著軍裝的,卻並不像頭一批人的那麼閃閃發亮。

當我進一步細看行伍中的每一個人,可以看到他們都充滿決心,也很有目標,但不像頭一批人那麼專注而有明確的焦點。這些人好像比較在乎自己和周圍的人之間有不同的階級,我感覺這就形成一個阻礙,使他們分了心。在行伍中,我也可以察覺到有野心和嫉妒存在,這點毫無疑問地使他們更加分心。不過,我感覺這第二支軍隊還是比地上任何軍隊都有更高的奉獻情操與目標,所以這也是一支很有力的軍隊。

在這第二支軍隊之後,遠遠地走來第三支軍隊,但因相距太遠了,我實在不曉得他們看不看得見在他們前面還有兩支隊伍。這群人比前兩支軍隊更多上許多倍,數也數不清。遠遠望去,這支軍隊似乎正朝不同的方向前進,像一大群鳥似的,一下子衝向這邊,一下子又衝向那邊,從不曾朝一個方向前進太久。由於前進的步伐如此紊亂,與前兩支軍隊的距離只有越來越遠。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