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天終於來臨:我的獨唱表演。每個人都來了!我的爸媽和弟弟,史卡特叔叔和譚美嬸嬸,連住在養老院的奶奶也被接來,免得錯過寶貝孫女的表演。

這是一場很盛大的活動:春季詩班音樂會。全班都穿著正式,我也穿上趁商店拍賣時,及時買回來應景的洋裝。

節目單的封面以亮黃色字體印上我的名字,周圍還襯有花邊──辛蒂.哈蒙...獨唱者。我看見自己的名字時,簡直不敢相信。不僅因為那是我的名字,更重要的,那不是蕊娜.史瓦森的名字。

我和蕊娜自幼稚園就同班。我到哪,她就到哪,而且總是贏我。

舞蹈班的表演需要有完美的收尾動作,自己是由蕊娜來擔綱。
兜售女童軍餅乾?應門的女士會這麼說:「哦,對不起,我剛剛才向蕊娜.史瓦森買了二十盒餅乾,她真的好乖啊!」對啊,我也知道!
打棒球?她一定當一壘手,而我呢?只能從外野區遠遠望著她。
學校話劇?蕊娜絕對是主角,我充其量只能演她媽媽,姐姐或隔壁鄰居。有一次,我還演過她的狗!

我唯一贏過蕊娜的,就只有在集合點名的時候,H一定排在S前面!別懷疑,我連這種事情都想贏她?聊勝於無麻!

唱詩班試音會那天,我簡直抓狂到極點。潔金斯小姐一次叫喚一個學生,到唱詩間試音。當潔金斯小姐點到「H」開頭的姓氏時,每開一次門,我就心跳加速。等她真的點到我時,我已經全身發抖。

等我回到圖書館,蕊娜迎面對著我笑。這時潔金斯小姐叫到她的名字,蕊娜不慌不忙地跟上去。試完音的她還是很鎮定,仍舊笑臉迎人。

等到快週末,潔金斯小姐才宣佈入選名單。我一點也不驚訝蕊娜會入選,而我會落選。
「我就知道!」我暗自低語:「反正早就習慣了!」
突然掌聲響起,打斷我的思緒。每個人都看著我,我心想:是不是我聽漏了甚麼?潔金斯小姐低頭對我笑著說:「辛蒂,從現在起,你要利用自修課和我一起練習,獨唱需要更多的準備哦!」

獨唱?我是獨唱?
我望向蕊娜,她對我笑一笑,豎起大姆指表示欽佩。對了,這是她的另一項優點──永遠和氣待人。

現在,這一天終於到來。我們魚貫進入舞台,站好自己的位置,我站在最前排的中間。潔金斯小姐舉起指揮棒,我們開始合唱。我看見坐在來賓席的媽媽微微傾身,手中相機閃個不停,爸爸也在笑,還向我眨眼睛。

屬於我個人的一刻終於來臨,直射的聚光燈將我圈住,成為眾人的焦點。潔金斯小姐點點頭,揮揮手中的指揮棒。那根指揮棒八成有魔力,不然我怎麼動彈不得?

我不能呼吸,不能思考,更糟的是,我發不出聲!
旋律已經開始,我的喉嚨卻沒有聲音。唱詩班在我身後繼續低唱,潔金斯小姐一臉不解的模樣。

「辛蒂,你辦得到的!」蕊娜在我身後低語:「我知道你能!」
我可沒她那麼有把握。

又輪到我唱了。我深呼吸,張開嘴,大聲唱出來,但聲音卻像粗略的金屬噪音。
這時,身後傳來純淨的歌聲。
是蕊娜!她在幫我起音。
我的歌聲跟著她慢慢漾開,等到下一段旋律開始,我已經恢復正常。

我唱得很好!音樂會結束時,掌聲如雷貫耳。甚至有人起立鼓掌,還不是我爸媽!
做爸媽的就是這麼容易滿足,不過這種感覺還真不賴。

退場後,家人都來後台讚美我、擁抱我。
蕊娜也抱住我,感覺好尷尬!
「謝了,蕊娜!」我只想得出這句話。
蕊娜像平常一樣,帶著陽光般的笑容對我說:「沒甚麼!你也常常幫我。這麼多年來,我們一起合作過很多事情啊!」蕊娜又抱住我,「再說,我們是朋友麻!」

朋友?她是說朋友嗎?
「沒錯!」我緩緩地說,不禁在想當她的朋友的滋味是如何?
這一次,換我主動抱她了,我對她說:「對,我們是朋友!」

辛西亞.哈蒙

*****


在我看過的數百篇心靈雞湯中,這是讓我印象最深刻,也最喜歡的一個故事。辛蒂率直的剖白,使我會心微笑──在她身上,我看見許多自己的影子。

認識神,是我一生的轉捩點。從一個如此平凡,缺乏自信,一無所長的背景;父神給我許多機會,許多鼓勵,許多鍛鍊,帶領我逐步提昇。這份恩情,是我畢生,直至永恆都會銘記在心的。

與初信交談的時候,我不時會充滿熱情地鼓勵她們:「你做得到的!幾年後回看,你會很驚訝你變成一個怎樣的人,你一定會成為同輩中的領袖!」

她們起初大多會以一種驚訝,略為猶疑的神情看著我:「真的嗎?」
但當她看見我充滿信心的眼神,她的臉上便泛起甜蜜的笑容,知道我不是在說一些空泛的客套說話──我是真的相信她是明日之星。

因為這是我的親身經歷──在我都完全不相信自己能夠成功的時候,父神首先對我有信心,投資在我身上,結果把我全然改變。

連我都得,咁就真係冇乜邊個唔得...

    全站熱搜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