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5日是公眾假期,我參加了聯合家聚的郊外燒烤。
在這次活動中,大會籌備了戶外敬拜讚美。雖在野外,電子琴、吉他、低音吉他、鼓機、擴音器一應俱全。最特別的是,這次姊妹也可以參與領詩。

首先出去領詩的,是我新近熟絡的好友Caca。
平日她給我的印象是較為低調,但第一次目睹她領詩,又讓我認識她的另一項優點──
雖然站在這麼多人面前彈奏頌唱,她仍是這樣從容自在,全無怯場;我真是由衷佩服她。

被動、畏縮、怯場、怕領袖,想說的話沒有說,想做的事沒有做...
這樣的事情,在我過往的生命裡,曾留下大大小小的遺憾。

「陣間駛唔駛拖地呀?」
記得在早年一次家聚愛宴時,皇后這樣問家母,那時我也站在旁邊。
家母回答:「都好。」
皇后立刻很主動地說:「我幫你丫!」

我也想幫忙,可是,「我又幫」這麼簡單幾隻字,卻始終卡在口裡。
我怯怯地站在一旁,希望有人叫我一起去做。可是,家聚大部份姊妹都是這麼主動,付出,像拖地這類工作本來就是供不應求,先問先得。「等人叫」就只有白等,事後自己又懊惱不已。
因為被動,我錯失了很多服事的機會。

還在上水街頭佈道的時候,我帶了一個玩巫術的女孩信主,整個過程很戲劇性。負責的領袖透過電話詢問了詳情以後,叫我在下一次傳福音的聚會中分享見證。

在向陌生人傳福音,或與朋友、平輩閒談的時候,我一向都是思路清晰,口齒伶俐的。可是,到了那一天,在那麼正式的聚會氣氛下,要分享見證,我就突然無法自處──我低頭看著地板,像小學生那樣無意識地搖來搖去,已經不大記得自己想說甚麼。

「嗯...」聚會後,負責人對我說:「在電話中,你講得比較好。」
因為怯場,我錯失了很多榮耀神的機會。

信主三年零八個月後,家母見我渴慕與願意改變,為我安排了趕鬼得釋放(性質類似「內在醫治」)。
第一次聚會是恩賜運作,領袖們為我禱告說預言,我被神大大觸摸,非常受感。會後我熱烈地向家母表達我的得著與感恩,家母也為我很高興,並叫我在下一次訪問裡,分享見證。

可是,到了下一次聚會的時候,坐在十五位領袖中間,我突然感到很大壓力,整段訪問都是詞不達意。
聚會尾聲,領袖最後一次問我有沒有說話想補充,姊妹們都以鼓勵的眼神看著我,我卻默不作聲,沮喪地看著地板。那沉默的十幾秒,像過了很久很久。終於,我深呼吸一口氣,抬頭說出心底幾個字:「我真是很想改變。」

我永遠不會忘記這幅美麗的圖片──那刻,姊妹們面上同時露出燦爛的笑容。雖然我的表現如此糟糕,她們仍是這麼希望幫助我!
那個晚上,我在日記裡寫著:「每一個趕鬼team的姊妹都好接納我,好想整個趕鬼都會好成功,我都係。我下次一定要講好d,令領袖更加容易搵出我裡面有d咩問題,幫到我。」

可是,到了下一次訪問的大日子,自起床以後整個人就心神彷彿,不知怎地竟然遲到了。其實遲到也不要緊,只要向領袖解釋原因,領袖一定會體諒和協助的。我卻害怕得像啞了一樣。
「講啦!講啦!最少講聲『對唔住,我遲左』啦!」我不斷催促自己,但最終,我也沒有勇氣開口...

如牧師所形容,我已經事先看見自己的失敗──我確切地看見自己會在重要關頭怯場,害怕,在領袖面前詞不達意,不知所措...從一開始,我已經打定輸數。那天訪問的情況便不用提了。不難理解,這次得釋放在第二次訪問後也暫停了。

能夠早在學生時期,有機會得釋放,是神和教會領袖給我的恩典;
可惜,因為懼怕,不敢表達,我白白錯失了這次寶貴的機會。

現在認識我的人,大概很難想像我曾有這樣的往事吧!
其實,不要說別人,連我自己也不太能想像,這些事情竟然曾經發生在自己身上=)


向著前,向著前,現我奔往天路方向。
永望前,永望前,盡越過路障,越過憂傷。
我心裡更新了理想,包裹了舊創傷,堅穩往下札根自強,
現我決定離開眾唏噓感嘆,並永再沒失落空想。
我堅決保守我信心,抓緊一切美好,將應許存藏在心上。
像飛鷹在舒展擴張,今心裡面滿懷心思想、新的志向。



我很喜歡 Vessel 為裕賢所寫的這首詩歌。
「向著前,向著前...」
這是我的心聲,也是我認為在基督徒生命中,最寶貴的經歷──
有神成為我們的陶匠,讓我們在信、望、愛中,不斷改變、長大。

自從05年裕賢過世以後,一個新的決定深深影響著我面對每件事情的反應:
「我會把握神為我預備的每個機會,期待最好,做到最好!」

為愛我的神,也為報答生命的厚恩,
我不會再畏懼、退縮,想說的沒有說,想做的又沒有做,讓生命留下遺憾。

「這次聯合家聚活動中,如果大會安排女跟進員也可以夾band,你會否參與?」
燒烤前幾天,負責統籌此次活動的姊妹打電話來問我。
下意識地,我心裡出現了一個害羞、猶疑的中國人典型含蓄反應,但只是一秒間,新的決定出現了──我爽快,愉悅地回答:「好呀!」
放下電話聽筒後,我感到一陣驚喜:這樣的反應絕不是以往的我可以做到的!

燒烤前一天晚上,Caca在我家「宿一宵」。整個晚上,我們無所不談。她是歌唱班的高材生,又是少數能夠領詩的姊妹,我抓緊機會,向她詢問唱歌、領詩、作曲等事情。

當晚,我拿起吉他,唱了一首翌日預備夾band用的詩歌。唱畢以後,Caca對我說:
「赤誠,你把聲好好聽呀!」
如果你看見Caca當時那種熱切的眼神,真摯的笑容,配在紅蘋果般的臉蛋上,相信你也會覺得,這不是一句客套說話。

我甜甜地笑起來。
真誠的鼓勵,也是很重要的強心針。

第二天,當我站在台下,看著Caca輕鬆自如地領詩的時候,雖然知道很快會輪到自己,但我並沒有像以往那樣,在等待的時候手心出汗,心跳加速,腦海一片空白。相反,我很平安地跟著Caca輕唱,慢慢,我的視線散開──

我看見自己站在台上,拿著吉他,向神唱著愛歌;
我看見自己像平日敬拜的時候,那麼專注,那麼滿足於神的同在...

終於輪到我了,我學著Caca那樣,鎮定地戴好頭咪,扣好吉他。

當第一句詩歌從我口中唱出來的時候...

我已經進入了剛才看見的世界。

「期望愛著你,為你獻愛歌,
 常在你殿裡頌唱,結美果。
 高聲低聲歌唱,細訴你的恩惠,
 神大愛藉我頌唱,輕輕播。

 我唱著讚美,唱著讚美,唱出愛歌,
 細述你愛,細述你愛,恩典最多。
 你眾多祝福洪恩,猶像春風吹著我,
 猶像雨下降,滋潤我。」

    全站熱搜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