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錄自06年5月8日恩賜運作:~

我收到神給你的是一個代禱的呼召。***

在祈禱裡,我看見你為著未得救的靈魂代禱祈禱,你堅持為他們代禱。***

你常為人代禱、為教會、為領袖、為家人,為你在傳福音中認識的初信,
你默默為他們代禱,希望能夠藉著你的禱告,幫助這些人。

你在代禱裡很有能力,你知道神是垂聽你每一句說話,
這是你知道,你深知道,你很抓緊你的信仰,這是你從來不會放下。***

你有顆很愛靈魂的心,我感受到你常為一些人代禱,
無論是家人,是一些身邊有需要的人,你都願意為他們付上禱告。
我很感受到神在代禱方面呼召你。***

我都印證姊妹所說,其實你很想家人信主,你是不斷為家人代禱。
你想要得到神的應許,就必須忍耐、持守不放棄。***

人生中,你對自己說:你已無所求。
但家人,是你較重視,常在心裡為他們代禱。

天賦裡,你很容易信任,很容易信靠,很率直。
所以在你的禱告中,你相信神是絕對垂聽你的禱告,
你相信當你為弟兄姊妹、教會爭戰時,神會帶領。
你的禱告、代求是很有能力,能祝福許多人。

我聽到句微小的聲音:當這些事發生前,連你那小小為家人的憂慮,也要挪走。***


~.~.~.~.~.~.~.~.~.


神所賜予的一切祝福、恩惠,常常使我有詩篇廿三篇那種, I shall not want 的感覺。因著這種滿溢的滿足與感恩,我很少為個人需要認真或持續地祈求。

惟有家人得救這件事,是我多年來的心願,希望神應允的。

05年8月2日,當我預備投入第三次「說的聚會」的時候,撒旦再次攻擊我的家人,嘗試使我分心。

癌瘤?!不是那麼戲劇性吧?!
真是容我於寶座前?(前事)

那刻我知道,只有一個方法,我可以反敗為勝,就是與神交換──
我對神說:神呀,我照顧你的家,求你照顧我的家。
那個星期,我完全放下家人的事,全心全意為著「說的聚會」爭戰代禱。

感謝神,在那以後,神給我一節經文,感動我要特別為家人代禱、宣告:
「耶和華,耶和華,是有憐憫有恩典的神,不輕易發怒,並有豐盛的慈愛和誠實。」

如此為家人禱告了二十一日後,那種特別的感動便沒有了,我就沒有再禱告下去。但從環境看來,實在不見有甚麼事情發生...

豈料,到了今年二月份,一天午膳時間突然接到電話,我當日集中代禱的其中一位親人,突然決志信了主!!

感謝神,我知道絕對是神跡,因為這位親人信大K多年,看佛經、吃齋,年紀有一把,又有點成就,是那種宣告易信主的中年男人。

但我的禱告尚未完全應驗──我內心對神的呼求,不是單單希望他們決志,我真的希望他們能夠返教會、認識神,跟從神,最終能上天堂!!

雖然神已為我做了第一步,但老實說,當時我的信心並不強──
因為我一直相信了撒旦最常說的謊話:個個都易信,惟獨是你的家人最難信!!

這次恩賜運作聚會,對我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提醒和轉捩點。

恩賜運作後,每次當我想起家人的時候,這句說話都會浮現:
「當這些事發生前,連你那小小為家人的憂慮,也要挪走。」

啊,我才發現,其實一直以來,是我的憂慮,是我的不信,導致神無法動工,其實我的家人不難信主,其實撒旦根本沒有我以為那麼勁,當我相信的時候,根本沒有任何黑暗力量,能夠攔阻神的工作,神的膀臂!!

當我如此相信、倚靠神的時候,許多我以為很難的事情,神便開始參與,完全不需要我費吹灰之力。

上星期六晚我送湯到媽媽家。那天從早到晚有許多事情要辦,晚上十時許到達媽媽家的時候,我已累得快昏倒,本打算放下湯水便回家休息。內心忽然有個意念:邀請媽媽到說的聚會。

吓...你知道,以往每次帶家人到教會都是宣告不多攻擊,簡直是用盡九牛二虎之力代禱、爭戰,現在我這種狀態下...

但那句說話又升起:
「你那小小為家人的憂慮,也要挪走。」
好吧,我知道不是靠自己。

放下湯水後,我很隨意地邀請媽媽,感謝神,媽媽一口便答應了!!

在說的聚會中,媽媽很投入在敬拜讚美裡,感謝神,看到她在聚會後有很大改變!

星期三晚,我又送湯到媽媽家(送湯這招真是好用,感謝神,我是從酷酷媽媽身上學的^^)正想著如何打開話題,媽媽竟主動邀請我及患病的叔叔一起禱告!

此後打蛇隨棍上,又是很輕鬆地邀請媽媽和叔叔返家聚,感謝神,他們也是立刻答應了!

星期五,當我為他倆返教會一事代禱的時候,忽然想起...
噫,唔係喎,星期六晚教會有個重要的會要開喎!!
叔叔會後要恩賜運作,唔miss得架喎!冇我陪住佢地...

但那句說話又升起...
好吧,神,我知道你會照顧。

於是,昨晚我首先把他們送往家聚(感謝主這個家聚是七時開始,我是七時半在附近開會),交託給家聚負責人,再陪他們唱了幾首詩歌。

七時廿分,我知道我要走了,但我看見大病初癒的叔叔宣告好掂,坐了下來...

神哪?!

神再次提醒我,不要憂慮,祂會照顧他們...

好!我下定決心,背起手袋。

臨走前,神感動我做了一件我從來不會做的事情。
我走過去輕輕搭著叔叔的肩膀,(你知啦,我唔掂男性架麻),那刻,很特別,我忽然感受到一種愛的感覺從我的手流到叔叔身上,我知道這不是來自我自己的。我向他說了一句簡單的鼓勵說話,便離開了。

開完會已是九時半,聚會應早已結束了,當我折返家聚的時候,心中有點忐忑:
唔知佢地點呢??會唔會...聚會中途已經走左呢?(真係宣告唔消極@@)

甫抵步,家聚的跟進員便迎上前告訴我,剛才我走了以後,叔叔很辛苦,整個人僕了下來。(後來聽媽媽說,叔叔當時變了臉色,整個人發冷汗。)

但感謝神,辛苦到這樣,叔叔竟然都決定留下,沒有離開!

更感謝神!聚會後接受了醫治禱告後,叔叔的痛苦完全消失,恢復精神,前後判若兩人!

不但如此,當我問叔叔恩賜運作的情況,他多次說:好神奇、好準確!!
嘩!嘩!嘩!真是很感謝神呀!!!



其實在聽恩賜運作的時候,許多姊妹都提到我常代禱、代禱很有能力,甚至有代禱的呼召,我一直不是很明白...
撫心自問,我真是不算花很多時間代禱(上述那種廿一日的代禱其實是神感動下,我第一次做的。 so far 都係咁一千零一次,大家千祈唔好有個錯覺 ^^")

但聽了今天的主日訊息後,忽然叮一聲,
啊!!

好像打開了另一道大門,讓我對過去神塑造我、教導我的事情有新的明白...
原來,神真是一直在預備...

在此將所有所有榮耀歸給神!!

    全站熱搜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