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個花瓶,本來就是平平無奇,沒有什麼人會珍惜它。隨著時間的流逝,灰塵已鋪滿著花瓶的每一處。突然,有一天,它一不留神,被人從高處推下,成為一塊塊的碎片。

它心裡滿是悲傷:「糟糕!我的生命要完結了!我本來已是個沒有人要的臭花瓶,現在碎成這樣子,要拿去丟掉了。」

就在它傷心絕望的時候,突然有一個人蹲下來,把它的碎片一塊一塊的拾起。無論是大塊、小塊,即使是碎得像沙粒一樣的碎片,他也不放過。它還親眼看著他在拾它的碎片時,不時會弄傷自己的手。血一滴一滴的流,但他卻珍貴的把它的碎片安放在一個盒子裡。

它滿是感動,因為在它最絕望的時候,頭一天就有人這麼珍惜它。

然後,那人將它放在一個很特別的地方。

但它卻是意想不到,那人竟然打它!用那鋼鐵般的鎚子打它!
一下、一下的,他把原本已成碎片的它,打得更粉碎。
當每一下打在它身上時,它都痛得要命似的。
無論是在肉身還是感受上,都如刀割一般。

因為它萬萬想不到,這個曾經那麼珍惜它的人,
會這樣傷害它,彷彿讓它再一次墮入絕望中。


那人似乎還不滿足,還把被打得粉碎的它放在火上燒。在那熱爐裡,它痛得生不如死。就在它以為自己快滅亡的時候,它察覺到有些奇妙的事情在發生。它開始有形狀,而這時它才把視線從自己身上移向他身上。

他眼裡是熱切與認真,汗水雖一滴滴的流下來,
卻不曾阻止他繼續坐在熱爐旁。
他似乎用一種很重視的態度來燒焊它。

從此,它身上的痛楚似乎沒那麼大,
因為它已經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留意著他的一舉一動。


就在它不經意的時候,它已經不在火爐裡,而是被放在別處。但這次它已不在意自己身在何地,因為它發覺他正在它身上做一些事,一些它沒法理解的奇妙事情。奇怪,今次再沒有火爐,又沒有鎚子,非常舒適,可是……

它沒看見他,一分鐘、一小時、一天……似乎他在它的世界裡消失了。
就在這時候,它竟然發覺……

它很掛念它,雖然他似乎曾經傷害過他,
但它不能忘記是他拾它回來,沒有捨棄它,還那般認真的待它。


就在它因為掛念而低頭流下淚水時,它看清楚現在自己的身子。它還以為自己眼花,所以閉上眼睛,再看一次。

它……它……竟然再變回一個花瓶!而且身子比以前的漂亮得多,通透明亮。它這時才發現,他所做的一切是要把它重生過來,他要弄回一個花瓶,一個比以往更美麗的花瓶。

這時,它憶起他那熱切與認真的眼神。
原來他所做的一切一切,都是為了它。它哭了,那是感恩的淚水。


就在這時候,他回來了。它看見他再一次出現,滿是興奮,正想說聲「很多謝你」時,還沒開口,便發覺他手上拿著珍貴上等的膏油,正要倒進瓶裡去。
然後,他以滿足的笑臉對它說:「這樣子才能盛載到這貴重的膏油啊!很襯你呢!」

它,才如夢初醒。他,才不是要弄個美麗的花瓶那般簡單。
從此,它再不是臭花瓶,而是上等的膏油瓶,並且是放在高處的櫃台裡。

它永遠不會忘記那恩人,那讓它重生的恩人……

一天,它在高處的櫃台裡,看到他在遠處,他似乎是在拾碎片。雖然在遠處,它看不到他的臉,但它還是認出他來。因為他手上有一個很明顯的特徵,就是他手上有一個大大的空洞,聽說,是被很粗的釘穿過的。

    全站熱搜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