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 Bevere初出道時,在一間大教會擔任助理牧師,主力負責青少年事工。
有一次,他很有感動在教會開始一種新形式的青年細胞小組。
經主任牧師初步同意後,他帶領手下青年領袖、如火如荼地開始籌備。

以下是他親口分享,一個改變他一生的故事:

.~.~.~.~.~.~.~.~.~.

我們傾盡全力進行這事,訓練領袖、預備場地,製訂策略,神的預備也從各方出現。
隨著日子臨近,我們為著這個能拯救許多靈魂的計劃越來越熱切奮興,
我和領袖們都能看見二千五百個青年人湧進教會的景象。

沒料到,就在頭一次細胞小組聚會的三周前,
主任牧師在一次例會中,如此宣佈:
「各位先生,聖靈已經向我指示,
這間教會的方向是不會有家庭細胞小組的。
所以,我要你們取消所有家庭細胞小組。」

對於這個宣佈,我完全沒有心理準備!
我簡直不相信我耳朵聽見的話。
我的助理以震驚的眼神望向我,我努力地安慰自己:

牧師不是指青年事工,他是指其他事工──
單身事工、長者事工、夫婦事工...
畢竟,這些事工的細胞小組都辦得不大出色,那也不是他們的焦點所在。

更何況,我在幾個月前才在停車場與牧師談過我的構想,
牧師當時明明對我說:「太棒了,放手去做吧!」

我迫不及待地問:「對不起,牧師,你的意思是...青年事工除外,對嗎?」

牧師回頭看著我說:「約翰,聖靈己向我說話,這間教會的方向是不會有細胞小組的。」

我又開口:「牧師,還記得好幾個月前,我去參觀那個青年細胞小組嗎?
他們的青年團契有一千二百五十多名高中生。
他們的領袖都說,他們成功的關鍵是在於家庭細胞小組。」

牧師看著我說:「約翰,聖靈己向我說話,這間教會的方向是不會有細胞小組的。」

牧師根本不了解我的意思麻,我繼續解釋:
「牧師,這種家庭聚會能拯救許多靈魂,
我們的會堂會充滿二千五百名高中生,
我們將會看見這個城市許多年青人得救!」

牧師仍舊重覆同一句話。

我表現得越來越激動,與牧師爭論了十五分鐘。
但牧師口中所說的,就只有他相信聖靈要他說的那句話。

最後,我安靜下來,心裡卻火冒三丈。
會議中其他討論我一句也沒聽進去,滿腦子想著的是:

我們為此計劃,已經付出了八個月的時間!
牧師明明曉得我一直在籌備這個計劃,幾個月前我也已經告訴過他。
他怎能一句說話就取消這個計劃?!

這計劃將要引領數百甚至數千人進入神的國度啊!
牧師簡直是阻擋神的工作!

我要怎樣向那些努力多月的年青人解釋呢?
我所帶領的領袖會怎樣想啊?
我真是浪費金錢和時間!無法相信這樣的事情竟會發生!

我的腦袋不斷想著這些事情,說到底,我心底最重要那句說話是:
我才是對的,我是站在神那邊;而我的牧師卻錯失了神的心意!!

會議結束,我怒氣沖沖地回家,心裡繼續想牧師真是大錯特錯。
當我安靜下來,聖靈對我說話:
「約翰,你建立的是誰的事工?是我的,還是你的?」

我脫口而出:「主啊,當然是你的!」

祂很快回答:「不是,
你不是在建立我的事工!你是在建立自己的事工!」

我開始與主理論。我向祂解說全盤計劃,這計劃的好處──
仿佛祂不曉得一樣,我們是多容易自欺啊!

主讓我盡情宣洩,然後對我說:
「約翰,我帶你進入這間教會,
是要你服事這個人,拓展我託付給他的事工。
我只安排了一個人來負責整個事工。
而我呼召你成為他的手,他的腳。」


主讓我想起摩西,聖經說:「摩西在神的全家誠然盡忠。」
神呼召了摩西,成為當時全會眾的領袖。
但神也興起了許多其他領袖、為要輔助摩西。

聖靈繼續說:「約翰,當你站在我面前、為著這段時期接受審判時,
你要優先負責的,不是你在這城市帶領了多少年青人信主。
你最先要受審判的,是你對我設立在你之上這個牧師有多忠心。」

聖靈接下來這段說話,讓我大為震驚:
「事實上,你可以贏得整個城市的年青人,但你站在我面前,仍要受審判。
因為你對我設立在你之上的這個牧師,不順服也不忠心。」

這些說話更新了我,使我對神敬畏有加。
我不再作任何抵抗,只是將自己全然交託在主手中。

祂又繼續說:「約翰,倘若你繼續固執己見,
青少年會走一個方向,教會會走另一個方向,你會分裂教會!」

我想起分裂(division)的字首是di,即是「兩個」,
將di 和 vision放在一起,就是兩個異象。

今天為何那麼多教會和家庭分裂?就是因為「兩個異象」,
意味著當中有人不順服神所指派的權柄!

我立刻為自己悖逆的態度認罪,
禱告之後,我知道自己必須採取行動。

我打電話給主任牧師,向他道歉:
「牧師,我是約翰.畢維爾。我打來是請你饒恕我。
神向我指出,我對你的權柄一直心存悖逆,我的罪惡深重。
請饒恕我,我會立刻取消家庭小組的。」

牧師很仁慈地饒恕了我。我一掛上電腦,聖靈就問我:
「這下你在周末時,要怎樣向你的廿四個領袖交待呢?」

我看見一個景象,見到自己走進房間,以沮喪的語氣宣佈:
「朋友們,你們大概猜不到發生了甚麼事!」

當他們以關切的眼神看著我,我繼續以沉重的口氣說:
「大家都曉得我們花了好幾個月時間在籌備家庭小組,
可是牧師取消了所有家庭小組,我們不能繼續下去了。」

我看見所有人都唉聲嘆氣、發牢騷,對牧師這個決定十分不滿。
當然啦,有牧師頂著,我看起來好得很。

聖靈問我:「你準備這樣做嗎?」
我回答:「不!」

到下次開會時,我自信十足地走進會議室,
面帶笑容且興奮熱情地宣佈:「各位,我有好消息!」

他們充滿期待地看著我:「甚麼事啊?!」

我繼續說:「幸好神保守我們,不至於建造出非出於祂的事工。
主任牧師在本周同工會時告訴我們,聖靈為這個教會訂立的方向不是家庭小組。
所以我們當機立斷地把青年小組取消了!」

他們似乎都感染了我的興奮之情,齊聲呼喊說:
「Yeah,就這麼辦囉!」

當我回顧整件事,我相信這是我生命和事奉中關鍵的一刻。
倘若我沒有破碎自己,而是繼續堅持己見,頑梗不化,我今日的處境就會大不相同了。

或許我會取消計劃,因為牧師已經決定了、我不得不這樣作;
但我的心仍然可以反抗、驕傲,剛硬。

永遠不要忘記:神要的不是表面的順服,
神所要的是憂傷痛悔的心──
這顆心對神的旨意是飢渴切慕的。


因此,大衛說:「你本不喜歡祭物。若喜歡,我就獻上。
神所要的祭物就是憂傷的靈。
神啊,憂傷痛悔的心,你必不輕看。」

.~.~.~.~.~.~.~.~.~.

多年前,我已看過這個見證,
但經歷這段時期,再看這故事,印象更是深刻、也讓我更覺顫敬!

在一個屬神的群體裡,神只是設立了一位負全責的領袖。
其他每個成員,我們都是被神帶領到這群體中,
為要輔助這位領袖,完成神給他的託付。

作為中層領袖,教會託付了我們某程度的權柄與責任。
很多時,在我們直接帶領的小羊群中,我們會有很大的影響力,
甚至可以大過最上層的領袖──
因為小羊實際接觸的,不是主任牧師,而是他身邊的小領袖。

也因此,即使在最好的群體中,
一些不忠心的中層領袖,也有機會發動叛亂──

在最完美的天堂裡,撒旦竟能成功煽動三份一天使背叛神、隨牠墮落;
在歷史上最合神心意的大衛王手下,
押沙龍也可用花言巧計偷取民心,謀朝篡位。

這故事讓我最深刻的,就是後面那段,
聖靈讓約翰看見,他可以像押沙龍一樣,向手底下的人說:
「對啊,牧師不理解你的想法,但我理解。我同情你...」

我看見過往一些離開的領袖,就是用這些圓滑的說法、贏取人心。
這些人認為自己比牧師更懂人情世故,
在人眼中,他們是不折不扣的「好人」,最有人情味、說話中肯。
卻不知他們所作的,在神眼中,根本就是分裂教會!

今天,我知道自己在教會中也是一名小領袖,
神和教會信託了一部份權柄給我,讓我能夠影響別人,
因此,我心更是敬畏。

我承認我不是在所有事情上,
都明白牧師為何要作某些決定、帶出某些方向,分享某些訊息;
但我清楚知道一個事實:神揀選了日華牧師、為錫安負全責。

因此,遇有不明白,我很簡單地承認那是因為
牧師比我更聰明,比我更看清大局,比我更認識神,
我願意全心順服、支持他的帶領。


這故事最有趣的地方是,
你知道John Bevere對上那位主任牧師是誰嗎?

就是那個John 當時認為他自己是對的,
對方卻「錯失了神心意、阻擋神的工作」那位牧師...

這位牧師就是大家熟悉的 Benny Hinn。

人有時候就是這樣瘋狂、這樣驕傲;
一個初出茅廬的年青助手,
竟認為他比當今最受聖靈恩膏、與神同行半世紀的神人,
更聽到神的聲音,更理解神的心意...

但願我們都不要這麼傻,
而錯失神在我們身上最大的旨意。

    全站熱搜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