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於2004年2月1日)

新年幾天假期我都與好朋友安安在一起,我們仍然在各方面無論是性格或思考事情的方式都非常不同。 

例如我是"本死無大礙"的冒險家,但她卻認為campsite的大部份活動,例如踩roller,"捉衣因",都太危險。
雖然我仍會笑說:"你真係好麻煩。"
但心裡,我完全接受這是她可愛性格的一部份,沒有想要改變她。她的說話,只是令我有個心理預備:如果我地一齊既時候有咩要冒險,咁咪等我黎囉。

重要的是我們已經很了解對方的性格,並且視對方與自己不同的地方,是補足自己短處的寶貝,及付出個人長處的機會。
這幾天我們一起工作,一起玩的時候,無論是在眼神,言語中,常常會自然流露出:"好在有你"。那種和諧與默契,如果沒有親身經歷過,是無法形容何等美好的。


~。~。~。~。~。~。~

 

三月初偶然讀到十年前這篇日記。

「啊?!原來我們有過這樣的日子?!」

 

幾乎忘掉了,我們有過這樣的時光,

孖公仔,形影不離,在我家過夜...

 

往後,同時被對一、成為跟進員,

事奉生活越來越忙碌,再繼而印證、進入婚姻...

 

然後,不知從何開始,不是誰有意疏遠,

只是隨著角色轉變,責任轉變,各為其主,各有隊友,

大家從每周都會見面,到一個月吃頓飯,

再到每年生日聚一聚,再到後來,即使生日都難夾時間。

 

彼此的關係友誼,就在不知不覺間、轉變,沖淡。

 

~。~。~。~。~。~。~

 

想到這裡,不禁有點悲從中來。

「爸爸,為什麼人生總要這樣呢?

最好的友誼、怎麼好像留不住呢?」

 

第四型是九型人中,最傾向沉緬過往失去的類型。

按著天然性格,我是很典型的深秋型,

對「失去」,特別有感覺。

 

故此,三月讀到安安那段回憶,

我還是陷入了唏噓沉思。

想起過去有過每段珍貴的友誼。

安安、貓貓,心儀...

她們曾經在我人生旅程中,

給我一段如此溫暖、快樂的日子。

 

發現,原來我是如此幸運。

 

小時候,不知道,以為這是很平常的事:

最好的朋友,當然能夠天天相見,

常常在一起,就像在學校那樣。

我們在紀念冊上,單純地寫著「友誼永固」。

 

但事實是,畢業後,分道揚鑣,

不是誰有意疏遠,只是環境際遇一直在變,

大家都會有新的生活圈子,時間日程,

不可能再像從前一樣。

 

活了幾十年,終於發現:

人生在世,能遇到一個投契的知心友,

環境際遇又容許大家能常常在一起,

是多麼幸福難求的事情,可遇、不可求。

 

但父神勾起這些回憶,不是要我唏噓嘆息;

而是想送我一份很珍貴的禮物。

 

如果說,信主前,我是個活在過去的第四型人,

那麼信主後,我就是個活在將來的第三型--目標成就型。

 

我是那種,去旅行未出發最興奮,

花很多時間做Planning,計劃研究,興奮憧憬,

到實際出發後卻只顧著執行計劃,匆匆忙忙地趕行程。

無法輕鬆細味途中發生一切的旅行者。

 

父神希望藉這機會送我一份很寶貴的 Present,

學會品味「現在」,Present。

 

回想,十年前和安安一起渡過新年假期的那幾天,

在於當時年少的我,不覺特別--

好朋友麻,一起過新年有甚麼希奇的。

但如果我知道,那一次,其實是我們人生惟一一次,

能夠這樣早晚結伴的時光,我的心,一定不一樣。

 

我不會當它是平凡另一天,

匆匆忙忙地過去、匆匆忙忙地流走。

 

這次和總統先生去長隆旅行,

可以說,是最沒計劃的一個旅程。

總統先生這個月十分忙碌,

幾乎找不到半天時間能兩口子獨處拍拍拖,

臨時發現有兩天空檔、立馬就去了。

 

旅程非常簡單,沒有甚麼schedule、計劃,

去的也不是甚麼歐美不得了地方,

而是車程比去長洲更短的東莞。

 

但是當我和總統先生手拖手登上機動遊戲時,

我忽然意識到:現在這個動作,情節,

這個過去,我可能會覺得是很普通,理所當然的事。

 

但其實現在的他、現在的我,擁有這樣仍然年青的體魄,

帶著這份小情侶的情懷、到遊樂場拍拖,

登上這個號稱是全亞洲最快的機動遊戲,

此情、此景,可能會是我倆一生中,惟一的一次。

 

這不是說甚麼大吉利是的事。

而是,數年後,不知道,或許我們再來此地,

但到時,或許,我們已經有了孩子。

 

我們不會再去挑戰甚麼十環過山車,極速摩托車,

而會變為陪寶寶坐轉轉杯,看動物。

我們不會再輕輕鬆鬆、小情侶般手拖手到處逛,

而是滿頭大汗地抱著孩子,在隊伍中輪候買雪糕。

 

每個「現在」,原來都是獨特的,

也可能是人生中惟一一次。

遇上了,就是奇蹟。

 

當我們有這覺悟,就會懂得用慢鏡頭,

留住「現在」,捕捉「現在」,

而不是匆匆忙忙跳到下一章。

 

但談到留住現在或現在非永恆,

我們要留心,不要帶著一種消極心態。

像外邦人以為:「好花不常開,好景不常在...」

以為「現在」這一切美好失去後,就不會有更好的。 

 

記得,十二、三歲反叛期時,

我會覺得,三十歲已經很老了。

要我變得三十歲那麼老,我寧可死掉。

 

即使信主後,我仍然有意無意地相信,

年青才是人生中最幸福的時光。

我希望自己能夠一直維持「年年廿五歲」。

「中年」,「老年」這些詞語,想起都不自在!

 

但神教我明白到,祂設計的人生,

祂要我們經歷的人生,每個階段都是美好的。

 

每.個.階.段

從年幼到年老,沒有一個階段是所謂次等的。

 

Life is a journey!

在這人生旅途中,我們會遇到某些很喜歡的地方、

很喜歡的人和事,很喜歡的現在,想要一直留在那裡。

但當父神讓某些事情過去,要我們繼續往前走的時候,

我們就帶著期盼繼續往前來。

因為前面還有很多旅程、另一種體驗,

是父神為我們精心預備好,等著我們去發現。

 

對於現在我擁有的一切榮幸,

我抱著「現階段不是永存」的覺悟,

好好珍惜,全情投入,全心感恩。

但當轉變來到,我也確信,當「現在」擁有的過去,

下一階段、又有下一階段的精彩和美好。

 

所以,過去,現在,將來都是我的好朋友!

 

我非常感恩,二十歲、三十歲時,

我有過很精彩、很熱血的日子。

但我知道,那不會是我人生惟一最精彩的階段。

 

四十歲的時候,我會珍惜四十歲的禮物(Present),

活在當下,成為一個最精彩的四十歲中年人。

我以四十歲中年為榮!

 

八十歲的時候,我也會珍惜八十歲的禮物(Present),

活在當下,成為一個最快樂的八十歲老人,

以八十歲老年為榮!

 

Life is a gift! 

And I’m thankful for every bit of it!

 

~。~。~。~。~。~。~ 

 

我年少時候的救主 因祢呼召讓我不同 祢愛陪我走過一天 全充滿祢恩典
刻下一切在這祭壇上 生命故事願世界能看見 與祢一起向前

我永遠的救主 一輩子不離開祢 因祢付上了代價 贖回了我 能為祢而活
我永遠的救主 一輩子我要歌唱 何等榮耀能全心擺上 服事我主我王

掌管我生命的救主 有祢的話語心安息 所有讚美都已不足夠 表達我有多愛祢
有祢同在我別無所求 只願能見主祢對我說 你何等喜悅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赤誠追尋神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