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時代雜誌,刊登了一幅駭人聽聞的照片。
一位相貌娟好的年青女性,赫然被割去鼻子。
事實是,在頭髮遮掩後,她的一雙耳朵也被割去了,
最可怕的是,行刑的居然是她的丈夫!

這個故事,發生在今時今日的阿富汗。
女孩名叫比比(Bibi),
十四歲的時候被父親安排嫁給一名塔利班男子。
(塔利班是回教的一個極端支派)。

出嫁以後,女孩不斷受夫家虐待,像畜牲一樣睡在豬棚裡。
四年以後,女孩受不住虐待逃走,卻很快被警察逮捕。

逮捕以後,法庭因她逃家判她入獄。
更可怕的事,卻發生在出獄以後。
比比的丈夫認為她有辱家門,
在塔利班長老同意下,對妻子施刑。

比比被帶到山上,強行割去耳朵和鼻子。
比比痛極昏倒、被丟在荒野自生自滅。

萬幸,她後來被救到美軍軍營,得到急救,
後來更因人道理由被送到美國接受整形手術。
這滅絕人性的惡行才被制止和揭發。

可悲的是,像比比這樣的個案,在當地並非罕見。

男尊女卑,在回教國家向來正常不過。
可是,自 1996年,塔利班政權掌控阿富汗後,
塔利班對婦女的壓迫變本加厲,
到一個程度,我只能用冇人性來形容。

塔利班政府嚴格規定,女性不能外出上學或工作。
所有女性上街必須由男性親屬陪同。

當時有許多家庭,因阿富汁連綿不斷的戰爭,
縱是年僅十一、二歲的男孩也被送上戰場,家中早已沒有男性。

不容女性外出工作,甚至自己到菜市場買菜也不可以,
無疑是把許多女性趕上絕路,許多阿富汗女性因而自殺。

更甚是,塔利班將醫院也男女分開。
由於女醫生極少,開放給女性的醫院也是嚴重不足。
男性醫院即使有床位空缺、也不接待女性。
女性醫院不但極度擠迫、設備也很簡陋,
當地婦女即使重病、難產也沒醫院可去。

塔利班政府還有各種千奇百怪的規定,
女性當街被宗教警察鞭打,甚至槍斃。

當我讀到這些新聞,心中第一個反應是:
「都甚麼年代了!」

這些事情不是發生在一百年前或在甚麼蠻荒野地,
而是近在 1996年!手提電話都已經通行的日子!

想想自己1996年,正值預備高考,
每天上學,每周上教會,過著幸福、自由的生活。
在地球另一角,卻有這樣的事情,
發生在數以百萬的婦女身上。

讓我感觸特別深,是多年來、有幸成為天父的兒女,
我深知父親對女兒的珍惜、保護和疼愛。
阿富汗這些婦女卻一生都沒機會知道,
在創造她們的造物主眼中,她們原是何等寶貴。

這些婦女是國家性、系統性讓她們自己都相信,
女性賤如動物,是沒有希望、沒價值的一群。

想到這裡,就讓我份外難過,
我多想緊緊抱著這些婦女,告訴她們,不是這樣!
她們是有寶貴的,她們是有價值的。
神為她們設計的人生,是充滿愛和幸福的!

當然,我知道除非神超自然動工,
否則我身為女性、要到阿富汗傳福音,是絕不可能的事。

因此,我禱告神,如果被提前後能有復活身體,
讓我穿梭世界任何一處地方傳福音。
我希望到阿富汗!

我要到阿富汗!
穿過那些塔利班神學士,穿過那些宗教警察,
找到這些婦女,擁抱她們,
告訴她們,她們是天父的掌上明珠!

創作者介紹

赤誠追尋神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