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住落黎,我會介紹海蒂。
睇返佢既童年,神好多時真係從起初就開始塑造我們啊!!

以下係海蒂憶述佢既重生經過:

我喜歡由人的內心來認識人。
在人的風采和華服,或是襤褸和皺紋之下,他們到底是怎樣的人?
我如何能沒有虛假地愛他們?
我如何能超越生長在南加州濱海富裕地區所看到虛偽與做作?

那些比較不受歡迎、不美麗、被遺忘、被忽視的人,深深吸引著我。
我喜歡與孤獨的、不受重視的小人物聊聊,聽聽他們的故事。
我閒不下來,對其它的文化和語言極有興趣,特別是窮困的地方。
我無法呆在家裡,陶醉在自己的世界裡獨自享受。

父母常常帶我去墨西哥露營,並且對那裡的窮人特別有感情。
我們全家會去探訪住在垃圾堆、貧民窟裡的人,分發衣服給他們。

我在小學六年級時的一位老師,對我的影響很大,她是被差到中國的宣教士。
她剛從亞洲回來,給我們看在香港城寨拍的生活照。
看了照片,我為住在那地方的人傷心難過,
在那年紀我就禱告神,我要去幫助他們。

在成長的過程中,我一直是需要神的。
躺在床上時,我會這麼問:「神啊,你在那裡?」
我會用我母親的教會聖公會所教的禱告詞來禱告,我常常禱告。
每當領聖餐時,聖靈就很強烈地觸摸我,神一直在預備我、呼召我...

十六歲的時候,我以美國實習學生的身分,到密西西比州的印第安人保留區去學習另一種文化。
這是一個貧窮的地方,是我在美國從來未曾見過的。到處都是蟑螂,太可怕了。

一個星期六晚上,我參加保留區裡一個奮興會。講道之後,牧師呼召我們到前面,但沒有人上去。
那一刻我感到似乎有一隻手揪住我的襯衫,把我往前拉。

我的心咚咚作聲,淚流滿面。在五百個印第安人面前,我邊哭邊跑到講台,
師母想讓我鎮靜下來,告訴我不要緊,沒有事的。

「你不知道,」我哭道,「我真是個罪人!」
那天正是一九七六年三月十三日。(咁岩又係三十三)

--------------------

我對耶穌渴慕萬分,盡量沉浸在屬靈的氣氛裡。
每天晚上都去教會,我饑渴地讀聖經。
但我有讀寫障礙 (Dyslexia),閱讀上有困難。
教會送給我欽定本聖經的錄音帶,我愛不釋手,最為寶貴,不斷地聽,聽到磁帶磨損。

(海蒂後來奇妙地得了醫治,不再需要戴厚重的眼鏡。
每科學業都得高分,並且成為南加州學院的速讀冠軍。)  

諾克牧師和他的妻子把我接到家中,與他們同住。
他們栽培我,教導我禁食禱告,並講解聖經,我就像他們的女兒一般,
我太高興了!簡直不敢相信這等事竟臨到我。

住在他們家,有許多嚴格的家規,甚麼可以穿,甚麼不可以穿,一切規定我都樂意遵守。
他們規定不可跳舞,而我只能想著耶穌多可愛。我本來夢想作個舞蹈家,在耶穌的腳前我把這個夢放下了。

學期結束時,我禁食五天尋求神,要如何過我的一生。
我從沒想過全職服事主,因為我從未見過任何女傳道人。
第五天晚上,我如常到諾克牧師的五旬節教會聚會。

我到前面跪下來,向主高舉雙手。
突然間我感到被提到了天上,諾克牧師仍在講道,但是我完全聽不到他那強而有力的聲音。

神的榮耀再次臨到我,用祂純淨燦爛的白光包圍我。
祂榮耀的本質使我深受感動,我不斷地哭,從來不曾感受過這種愛。

這時祂發聲對我講話:「我呼召你,成為服事的工人,和一個宣教士!」
祂說:「你要去非洲、亞洲,英國。」
此刻,我的心在裡面砰砰作響,我想我快要死了 。

主耶穌對我說話,告訴我我要嫁給祂。
祂親吻我的手,整個膀臂像暖流流過。我真是愛祂!

那一刻我知道,為了祂,我願意去任何地方、作任何事!
祂用強烈的愛和恩典,呼召我到祂那裡,為此我願犧牲一切!

我禱告所得的回應令我詫異,祂的同在漸漸上升。
我睜開眼睛,發現只有葛蘭達和諾克牧師仍留在教會。
他們告訴我,我跪在那裡,雙手高舉了幾個小時。我一點也不累,手也不酸。

我心裡充滿大喜樂,無法用言語形容,不斷地笑,
神竟然呼召微不足道的我,作為祂的僕人、宣教士來服事祂!

神的話對我衝擊甚大 ,以致第二天起 ,我就開始傳福音了!
我向人介紹寶貴的耶穌,以及祂的大愛。

主讓我看見了祂的大榮耀,從此我不再回首。
為了得者祂的全部,我願付上任何代價,這是奇妙的交換。
我事奉是為了愛的緣故,
對祂來說沒有一件事是太困難。祂深深吸引我進入祂的懷裡。


--------------------

讀到海蒂被呼召的經過,在我心裡有著很大共嗚。
雖然,神呼召我的一刻,沒有這些超自然的異象或顯現,
但在我心中所引發的震撼程度,卻是相同的,
這份震撼,直到今天從未消減--

神竟然呼召微不足道的我,作為祂的僕人,參與祂的時代計劃--
為此我願犧牲一切! !

這份被選召的愛和感動,常在我心裡,
驅使我願意為祂作任何事情!

我事奉是為了愛祂的緣故!這是我對施恩主愛的回應!

    全站熱搜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