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翻譯自 Holy Spirit Revivals by Charles Finney

另外,在烏提卡有位名叫Theodore D. Weld的年青人。他的父親是新英格蘭一位著名的傳道人。他的阿姨,C女士,也是個很虔誠的婦女。C女士一直以為Weld是個基督徒,因為平常是由他主領家庭崇拜的。

他是當地的學生領袖,聽聞在烏提卡所發生的事情後,很是反感,他發表了很多猛烈的抨擊,以致全烏提卡的人都知道他的立場。他的阿姨為此很擔憂,寫信邀請他參加主日聚會。

起初他拒絕了,後來他聚集了一些學生,告訴他們:「我知道這些只是迷信,絕對不能使我動搖。」他帶著敵對的態度來聚會。C女士讓他坐在長椅的中間,好阻止他中途離開聚會。

我知道此人在烏提卡的年青人中,有很大的影響力,他這次到來,可能會招聚許多年青人一起抵擋這個事工。

在引言後,我站起來朗讀這節經文:「一個罪人能敗壞許多善事。」(傳九18)我從未引用過這段經文來講道,也未曾聽過有關的講道。但我開始用許多例子,講解:一個人的影響力,足以毀滅多少靈魂。

我的講道把Weld形容得活靈活現,一、兩次他試著要離開,但被他的阿姨擋下了。最後,他聽畢了整篇訊息。

第二天,我在商店碰見他。足有一小時,他以極粗鄙的態度,滿口污言地向我說話,我從未聽過這樣的言語。他的舌頭動個不停,我根本沒有機會向他說話。

這很快引起了店內所有人的注意。消息傳到街上,鄰店的店員也跑來聽聽他在說甚麼。生意都停下了,所以有人都在聽他辱罵我。

最後,我制止了他,對他說:「Weld先生,你不是基督僕人的兒子嗎?這是你應有的談吐舉止嗎?」

這些說話打中了他。他留下幾句尖酸的回應後,立即離開了。

我回到住宿的地方後不久,有人來敲門。除了Weld還會是誰呢?他看來想要把頭埋進洞裡,他作了很謙卑的認罪和道歉,並且以最強烈的字眼來責備自己。

我緊緊擁抱著他,向他解釋,我並不是針對他。並且懇切地勸他,把他的心交給神。我與他一起禱告,然後他離開了。

可是,回家後,當他的阿姨邀請他禱告時,他的敵意卻突然爆發,說出了許多非常褻瀆的說話,眾人大為震驚。他的阿姨嘗試與他談話,但他的敵意令她很是擔憂。在與他禱告,懇求他把心歸予神以後,她睡覺去了。

他回到睡房,時而來回踱步,時而躺在地上。整個晚上,他都在憤怒、叛逆的可怕狀態中,可是,他同時又是如此札心,幾乎不能活下去。接近天亮的時候,一股力量把他壓倒在地上,彷彿有聲音命令他馬上悔改。

到了早上,他的阿姨發現他躺在地上,稱自己為傻瓜。顯然,他已被徹底破碎了。第二天晚上,他在聚會中起來,作了一個很謙卑,殷切,令人心碎的認罪。自那時開始,他成為了一個很有力的事奉者和講員,帶了很多靈魂歸主。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