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今充滿感謝,不再慨嘆虛空,
在深坑中我經黑夜,你伸手救我逃離苦痛,
每當想起我心感動,每當我想起淚難自控,
你對我的深恩,無窮無盡愛情,我銘記於心中不傳送。



我很喜歡這首詩歌,特別是因為這首詩歌第一次唱的主日,牧師分享了一點:「今日你既心有99%都係由回憶組成的。」的確,每當我回想過去,我的心便充滿感動,淚難自控。雖然事情發生的那一刻,不一定覺得舒服快慰,但回顧的時候,我不單感到很甜蜜,並且看見,神是一個信實,充滿感情的神,他回應我們內心每個細微的變化,每個真誠的決定。

大學三年,我以補習維生。補習的收入很不穩定,有時學生大小姐一句「眼訓唔想補」,我便失去一星期三份一的收入。每次月尾,我都是捉襟見肘,很險很險地渡過,從來沒有餘錢剩下。99年農曆新年過後,我剩下三百元。我想:這麼難得,與其吃喝乘車無意義地用掉,不如投資在天上。於是,我把這兩個小錢放入奉獻信封。
幾個月後,我丟掉了補習和其他兼職,失業加上沒有積蓄,頓時十分狼狽。我問已退休的爸爸拿了五百元,實在不好意思再開口。就在我山窮水盡的時候,竟然收到消息,有獎學金發給我。這是我始料不及的,因為那次獎學金面試,從頭到尾都不是太愉快。

面試官第一個問題是:說出一個你最討厭的人。我回答:我不討厭任何人,因為我是基督徒。他的面色稍沉,沒好氣地再問:不喜歡呢?你不喜歡誰?我想來想去,最後回答:撒旦。

另一個問題是:如果你有二百萬,你會投資在甚麼地方。我回答:預備千年蟲。因為那時正值千年蟲前夕,牧師教我們要為別人儲糧預備。一般面試官都是比較中位,不會怎樣回應的,不知為何,這位面試官卻沉不住氣:「這種不是投資。」
在我的了解中,投資的意思是把資源用在一個有回報的地方。儲糧可以保障自己及家人,又能幫助別人,得著神的讚賞,怎麼不算是投資呢?我對他解釋千年蟲存在的嚴重性,他不以為然,和我展開了一陣辯論。

最後,他放棄了,他重新厘定問題:「好吧,現在問題是這樣,如果你有二百萬,你會買物業,股票還是債券?」
其實三樣我都不想買,先知早預言世界經濟會在末後日子崩潰,我怎會再把金錢放在這些地方呢,可是題目既是如此,我只有選擇:「債券。」因為聖經說:耶和華─你的神必賜福與你。你必借給許多國民,卻不至向他們借貸。

面試官冷笑著說:「你的答案很consistent (貫徹始終)。」可以想像,他把我當作一個不折不扣的宗教狂。然而,很神奇地,獎學金最後還是落在我手上。

出來社會工作,本以為情況必會改善,誰知經濟壓力反而有增無減,因為多了許多以往不必承擔的家庭開支:租金,管理費,水電煤。核數工作要到不同客戶的公司工作,不可以帶飯或叫外賣,每天和同事在銅鑼灣,中環等地區吃飯,飲一次茶動輒一張紅衫魚。我只是一個見習生,很快便入不敷支。
到了2000年1月,離出糧的日子還有五天,我只剩下廿元正。下班的時候我把這張最後的紙幣放進巴士錢箱。完了,我明天怎樣上班呢?

當時我處於屬靈幽谷,感覺不到神熟悉的同在,禱告也好像沒有力量。我在房間裡呆坐,一直到晚上。問題不是在於欠那三兩百元過這幾天,而是那刻我比任何時候更了解,神是我的一切,沒了他我便活不下去。雖然在別人眼中,我有學位,有才能,有手有腳怎餓得死。但這幾年來,我已經習慣活在另一種現實:

「信心偉人榜既人都有信心有行為。點解要有信心既行動呢?就係承認神係你心中一切力量源頭。
曾經有個教授去打獵,佢見到有隻鹿仔被d獵狗追到好辛苦,伸哂利,中下中下,當佢見到個獵人,佢更加驚。第一個反應佢想走,但佢停一停,走去呢個教授腳前,俯伏唔郁,完全無防衛自己。突然間,係教授內心有樣野改變左,佢用佢既武器趕走獵犬,保護隻鹿。之後佢同人講:『我唔能夠遺棄一隻信任我既鹿。』
呢個就係神點解要你相信佢,要你倚靠佢。佢就係希望你承認自己既無用,你短暫既人生,你俯伏係佢腳前倚靠佢,有信心既行動。」(亞伯拉罕的信心)

97年第一次聽的時候,這個真理對我來說很新,也很怪。以往,我只會為一些「屬靈」的事情禱告,例如心意更新,勝過罪,領人歸主等。在日常生活其他大小事情上,我一直用自然的方法,靠自己的力量解決,並且覺得這是很正常的:「自己做得到的事,應該自己做。」
但當我重覆又重覆聽這段訊息,心中很被攪動,這篇訊息不斷挑戰我︰你願不願意呢?你願不願意無論「屬靈」,「不屬靈」,大事,小事都倚賴神,不用自己的方法?你願不願意承認:神是我心中一切力量的源頭?我最後被破碎,認真對神說,如果這就是你所要的,我願意盡我一生倚靠你。
自始以後,我的信仰和日常生活再也分不開,那一件事我不用血氣的方法,那件事祂便參與;每一次我的善行不是做給人看,祂便親自獎賞我。祂的回應,祂的笑臉成為我最大的推動力。經過這些年,我是如此習慣在日常大小事上有祂的帶領參與,喪失了離開祂獨立過活的勇氣與機能。

我打電話給家聚負責人太太,不到幾句便開始咽哽。我抽泣著說:「神如果唔理我…」說著,大聲哭了起來。神是我的一切,這不是一句歌詞。家母很好,她安慰我,並且撒種了一些金錢給我,渡過那幾天。
那個星期,主日的新詩歌打中我的內心:「我的心無牽掛,願這生投靠他,縱有遇到困難,我亦昂然面對,窮途絕處,信靠主話。」



我對自己說:不是憑感覺,不是憑感受,窮途絕處,信靠主話。我再次研讀有關信心的真理,接著的那個月,剛巧又是農曆新年,我再次奉獻所有剩餘的錢,神沒有怎樣回應。三月份一收到薪金,我便納十份二,我這樣做是想迫神「現身」,因為他若不出手,我是不可能夠錢過那個月的。當然,神不是麻木的,他施恩予我,但僅止於我剛夠渡過這個月。

「我睇見你係一個幽谷裡面,你唔知點好。但係記住,神既話係你惟一既答案。」恩賜運作當中這段預言,就在這段時間應驗。憑神的話,不憑情緒感受,不要苦毒,不問為什麼…我一步一步向上走。2001年,藉著解決孤兒的心和得釋放,我的信仰再次更新。終於,我穿越了經濟沙漠,進入神為我預備的祝福當中。

六月第二次大幅加薪後,我的月薪已近本地中位數字兩倍。這次到多倫多,大部份費用本來已由公司支付,神又在我沒有祈求的情況下,藉著兩個不同的肢體奉獻了五千元給我作零用。星期六日,我到尼加拉瓜渡假。瀑布區是大部份旅客聚集的地方,熱鬧歡樂,山上的氣氛卻截然不同,寧靜舒恬。自從畢業以後,已經很久沒有這麼悠閒獨處,我在山間河畔騎單車,靜靜地整理思緒。

在亞伯拉罕的信心中,有一篇訊息主題是「單獨離開」,牧師除了講述亞伯拉罕離開本地,本族,父家,亦分享他自己留學時期的見證:當他離開家人,隻身飛到加拿大的時候,他怎樣倚靠神,和神建立個人關係。幾年內,他從一個三步不出閏門,懦弱怕事的人改變成一個剛強持守神的話,建立教會的人。我對這個見證很深刻,因為當我開始聽這篇訊息的時候,剛巧也經歷了人生第一次「單獨離開」

那是1997年夏天,我還是學生,家聚負責人一家去泰國旅行,幾位弟兄姊妹也參與,我當然也很想跟著去,家母提議我祈禱神,求父神供應。
初信的時候,我只當這些是宗教安慰用詞:「乜都係祈禱神啦」,聽了便算。但那時我剛開始認真學習信心的功課,便為這件事禱告,並且很認真地相信。結果…甚麼都沒有發生。他們報團了,我繼續相信;他們開茶會,我繼續相信;他們翌日上機了,我繼續相信;他們飛走了,我都繼續相信。

很奇怪,事實擺在眼前,我已經失敗了,但在我裡面有一種超乎常理的滿足感,因為我的動機並不是為了去旅行,我只是想向神表達,我相信你。為什麼沒有如願,我不知道,重要的是我已經盡了自己的責任。(事實上,那時我對於神的信實,撒種,信心的行為等真理是相當無知的。)
接著那個星期發生了一件很「幸運」的事:一個很少見面的親戚忽然包機票包食宿請我單獨到日本探她。事情發生得那麼突然,媽媽趕緊帶我申請簽證,幾天後,我便隻身,帶著我的寶貝,幾餅「亞伯拉罕的信心」踏上旅程。到了日本,又發生了另一件令我畢生難忘的事情,不過,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這次到加拿大上training,是我第二次單獨出門。前後四年,變化真是很多,上次我是一個身無分文的學生,這次卻是一個雙重專業人仕,越洋公幹。

為我們training的導師本身也是一位專業會計師,思路清晰敏捷,非常自信。外國人上課喜歡踴躍發言,我不想太表現自己,加上一點語言障礙,大部份時間只是多聽少說。最後一天下午,教到一個最複雜的部份,大家早已頭昏腦脹,有一道練習題所有人都做不出答案,連老師自己也做不到。他試了幾次,頸項到耳根都紅了,開始埋怨出題目的同事。

其實我最初也做不到答案,不過當我耐心等候老師講解的時候,忽然看見問題出在那裡,我走到老師身邊,輕聲問他:「會不會是這樣…」我剛開口他已經揮手說:「No!」我也很明白他的心情,繼續用婉轉的語氣簡述我的發現。說完以後,他不發一言,我也返回座位。

他無聲坐了一回,然後站起來說:「首先,請接受我最大的歉意,我真是很尷尬。」他向我笑一笑,繼續自嘲:「當你以為自己是全世界最聰明的人,總有人出現讓你知道你其實不是。」然後告訴同學我找到了答案。這時反而輪到我面紅了,因為我不太習慣西方人這種直率的表達。不過,我的心也很快樂,我一向認為西方人在許多方面都比東方人優秀,但神要讓我知道,無論我往那裡去,他都可以使我居上不居下,作首不作尾。

在整個工作過程中,我和老板有幾個發現(公幹的幾天老板和我在一起):在加拿大,有六成以上的會計師樓,包括當地的稅務局,都用這套軟件,並且口碑不錯。第二,我們公司的template是非常先進的。第三,懂得設計template,同時又是專業會計師的人,即使在美加也很少有。這些發現使老板更有信心在我們公司推行這套軟件,亦對我更重視。

有一晚,當我興高采烈(只差沒有鬆毛鬆翼)回到酒店房間的時候,聖靈卻光照一件深藏在我內心的事:這幾個月,在公司裡有不少同事盲目反對這個軟件,我碰上了一個又一個人事問題,這次我要求公司send我到加拿大,歸根究底是因為自我價值感受損,希望藉此讓同事知道公司重視我,也重視這個project。

甚麼事情都逃不過神的眼睛,不管我做甚麼,不管我有甚麼成就,神要的仍然是我的內心。我向神認罪悔改,並且求他醫治我受傷的心,使我更健康強壯地愛人。踏入2002年,神更祝福我的部門:投訴和埋怨大幅減少,連一些「死硬派」也忽然改變了態度,工作量比預期中少,整個系統運作都很順暢。現在日常例行工作有同事負責,我只需要處理一些特別支援,突發事件,training,更新template等,工作十分清閒。

不要自欺,神是輕慢不得的。人種的是什麼,收的也是什麼。
順著情慾撒種的,必從情慾收敗壞;順著聖靈撒種的,必從聖靈收永生。
我們行善,不可喪志;若不灰心,到了時候就要收成。

這類經文,乍聽來好像很嚴厲:種的是什麼,收的也是什麼,不過,就是因為我們與看不見的神之間有這種互動,我們才更享受到信仰的真實。

    全站熱搜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