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和同屋一起在家nursury,小朋友三個一排坐著看卡通片獅子王,我坐在他們後面,塞著headphone聽帶做筆記。

故事其中一段是小獅子辛巴違背了父王的命令,身陷險境,最後父王趕到把牠救回。
父王嚴厲地盯牠一眼,責備牠:「你存心違背我的命令!」
播到這裡,我停下了手上的工作,專注地看著後面那一段,我很喜歡的一段。

我第一次看獅子王是在99年4月29日,這套卡通片對我來說,是有很多屬靈喻意的。
整體上,刀疤的殺兄奪位及「獅子土狼大聯盟」簡直是把巴比倫淫婦教會那種嫉妒弟兄,該隱的靈,妥協,與撒旦結盟,兇殘不愛羊,只顧自己享受等等特性描繪得淋漓盡致。
但當時讓我最深刻的,是辛巴與獅子王的關係。

那段時間,我剛影印了Robert仔的新書God's Generals(後來譯成中文「神的將領」)看到John G. Lake決志信主的經過:
「我降服於主之後,天上的亮光就進入我的內心。我跪在那裡,禱告結束站了起來,我就知道自己是神的兒子了。」
"I arose from my knees a son of God, and I knew it."

當時不斷按著以弗所書這段經文禱告:求神照明我心中的眼睛,使我知道他的恩召,基業,能力。
John G Lake這句說話,就像一道光照進我心中;我看見我的身份:我是王子!我是無比尊貴的!而這個身份,不是因為我做了甚麼賺回來,而是在我決志信主那刻就白白得著的。

獅子王就是講述一個這樣的故事:
辛巴是獅子王與皇后的愛子,牠一出生,仍未有任何豐功偉績,牠是那麼軟弱,無知,但因為牠是王的兒子,立即就處於極其尊貴的地位。
辛巴的爸爸,獅子王是萬民景仰的強者,擁有最龐大的能力,權柄,智慧。其他動物都震懾於牠的威嚴,在牠面前誠惶誠恐。
只有辛巴,牠是兒子,牠可以肆無忌憚地爬到父王的頭頂上,在遊戲時咬著父王的耳朵,並且一大清早摷醒萬獸之王。

辛巴的角色就是承繼。獅子王帶小辛巴俯視全地,對牠說:「等你長大,呢D全部都係屬於你架!」
雖然小辛巴在努力模仿著父王的一舉一動,牠渴望能夠完全像爸爸。但是,牠仍然有待磨鍊,長大。年幼的牠無論是能力,性格,待人處事都與父王相距甚遠。
甚至,因為牠的自以為是,無知,加上敵人的欺騙,牠違背了父王的禁令,闖入黑暗區域中,差點送命。

犯錯以後,辛巴低著頭慚愧地走到爸爸身邊,偷看父王的表情。
「辛巴,」王板著臉,嚴厲地說:「你令我好失望!」
辛巴的耳朵垂得更低。
「你知唔知,你差D冇命呀?你故意違抗我的命令!」
「但係...我只係想好似你咁勇敢,你咩都唔驚既!」
王看著單純的兒子,嚴肅的表情變得溫柔:「我唔係咩都唔驚架。」
辛巴驚奇地看著爸爸,在牠心中,父王是無敵,無所畏懼的。
王看著辛巴的眼睛,繼續說:「今日我驚會失去左你。」

父親的愛就是這樣,牠把兒子擁進懷裡在地上打滾,追逐,玩耍,當兩人靜下時,辛巴依戀地說:「父王,我地係老友!」

當晚,我的日記中有這樣的一段:

以往我來到神面前,總是很害怕讓祂看見我的缺點,我的軟弱。我害怕令祂失望,怕祂會覺得我冇用。
但當神的話,神的靈光照我,我看見自己王子的身份,我才發現沒有人會比祂更愛我,更接納,了解,體諒我,更願意鼓勵,幫助我。在這以前我從來不知道與父神之間的關係可以是這麼坦率,這麼真誠。祂是我最好的朋友!
那些我從前不敢告訴任何人的恐懼,在人前掩飾的軟弱,我竟然能夠放膽自由向神傾訴,並且沒有任何定罪感。

因我們的大祭司並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他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他沒有犯罪。
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的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

當我了解甚麼是王兒子的身份,我變得無所畏懼,步行威武像獅子。如我曾經分享:

2000上半年一個晚上,我睡到半夜,朦朧之間,感到有人爬上我的床並且有兩把聲音說:「俾個位我訓。」
那天晚上有姊妹在我家作客,第一剎那我以為是她來找我。但我立刻想,不可能的,我鎖上了房門,而且姊妹那麼有教養,不可能擅自走進我的房間。
一個思想閃進腦海:這不是人,是邪靈!

我立刻從床上彈起來,大聲怒斥:「我奉主耶穌基督的名字你即刻離開!」
這句說話以後,房間的整個氣氛忽然改變了,從陰森轉為平安。
未信主前,我是很怕鬼的,有時還必須開著燈才敢睡覺。當我認識自己在基督裡的身份後,我從來不把魔鬼放在眼內 - 我是王的兒子,是神眼中的瞳仁,是神權柄能力的繼承人,牠敢對我怎樣。
撒旦以為可以趁著我與神關係破裂的時候威嚇我,但牠估計錯誤。在神面前俯伏認罪是一回事,向魔鬼低頭卻是另一回事。即使在信仰最低沈的光景,我從來沒有忘記,我是神的兒子,這身份是永遠不變的。

當辛巴自我懷疑的時候,獅子王再一次對牠說:「要記住你的身份,你係我個仔!」
對呀,不要忘記身份,我們是萬王之王的兒子!

    全站熱搜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