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愛世人,賜下他的獨生子拯救我們,並且悉心栽培他的兒女。魔鬼恨神,也恨神所愛的人類,牠不斷尋找機會偷竊靈魂,設詭計欺騙基督徒。這爭戰一直持續,而這些戰事,如主耶穌所說,很多時是在至親之間。

神創造我是一個感情很豐富的人 (第三類型人) ,總是避免在情感上受傷害,或與人衝突。雖然自小不與母親同住,多年來我一直很受她影響,很渴求她的愛和接納。當真理與母親的期望有衝突的時候,雖然我會堅持神的原則,在我內心裡,卻為此感到十分難受。

有幾次當和她談及信仰的時候,她都十分激動。「如果媽媽需要你星期天幫忙工作,你可不可以不返教會?」其實她只是想知道,她和神之間,我究竟認為那一個更重要。而當她知道答案是後者的時候,她的情緒便一發不可收拾,說出許多傷害自己,也傷害別人的說話。

「如果不是父母養你,你會活到今天?難道耶穌跌錢下來給你?」許多次,媽媽都以金錢質問我。由於我對真理認識尚淺,這些問話使我有很大的罪疚感,覺得在經濟上倚靠父母是一個不好的見證。我非常渴望經濟獨立。讀大學的三年裡,不只一次,這種壓力導致我幾乎中途輟學,我寧可立刻找份足以糊口的工作,自力更新。

我不知道,這其實是我嘗試用自己的方法,製造一個兩全其美的局面。我只想高速解決問題,但神的心意不是這樣。「人為我和福音撇下房屋,或是父母,兒女,田地,沒有不在今生得百倍的,並且要受逼迫,在來世必得永生。」神所希望的,是我渡過這一生中,遇上任何問題,都學習信任他和仰望他的應許。用神的方法,可能要許多年才能看見應許應驗,但最終,他不單要解決我的個人問題,拯救我所最愛的人,也要完成他整個時代計劃。

在神所為我設計的許多課程中,經濟是其中一個功課。1999年初,我仍在讀大學,每天都穿的那雙鞋子已經很陳舊了,偶爾我也會想買一對新的,不過也只是想想罷。我不會向家人開口,自己兼職所賺的僅夠日常開支,何況我還要儲錢參加農曆新年家聚旅行,那裡還有餘錢買新鞋。

有一天,當我望著舊鞋,盤算是否有方法可以增加收入的時候,我內心響起一個意念:為什麼不求神呢?

雖然我清楚知道聖經說,神是供應者,我卻極少向神求物質。我不願意和神之間的感情汲及「萬惡」的金錢,但我也察覺到,另有一個神不喜悅的原因 - 我喜歡靠自己。我決定,好,我要相信神會送一對鞋子給我。

有信心便要有行為,我到銅鑼灣的時代廣場逛,在一間意大利鞋店看上一對京皮短靴,雖然身無分文,還是請售貨員拿給我試穿,我走到鏡前前後踏步,心裡默禱:「神呀,我要這一對。」當我這樣禱告的時候,老實說,我覺得自己好像在對空氣說話,沒有任何感動,沒有任何感覺使我知道神聽了我的請求。撒旦笑我是個傻瓜,難道我真的以為會有錢從天上掉下來嗎?我也覺得自己所做的挺好笑,不過為了「人非有信,不能討神喜悅。」我寧願做一個有信心的「傻瓜」。

接著下來的一個月,好像沒有任何事會發生那樣。我有時也會想:是不是我誤會了神的意思呢,聖經那裡有應許一對意大利京皮短靴呢?神會不會覺得我太貪心,選了一對這麼貴的鞋呢?內心交戰的時候,我便宣告神的應許。當時宣告的語氣真是頗猶豫,也有懷疑神會不會「收貨」。後來才明白,神就像一個爸爸,第一次看見他的初生嬰孩自己轉身,雖然是一個這麼簡單的動作,雖然做得有點困難,但他已經很喜悅了。

農曆新年前最後一個主日早上,我閱讀聖經,主耶穌這段說話,數不清我已經諗了多少次:「你們奉我的名,無論向父求甚麼,他就賜給你們。」

「無論求甚麼」像閃電一樣打中我內心,對呀,聖經是沒有一處題到意大利京皮短靴,但它說:「無論求甚麼」。

我得到了!我得到了!這就是我那一刻的反應。很有趣,雖然當時我口袋裡還是空空的,我卻開心得跳起來,興奮地讚美神。然後,我快樂地返教會,聚會中,已經忘記了這件事。

聚會完畢,我的家母 (屬靈媽媽) 把一個信封交給我,只說:「神給你的。」事先說明,她不知道我的需要。事實上,我的性格一向是不會讓人知道我有困難的。從我的言行,身邊大部份弟兄姊妹,同學,都以為我家境富裕,沒有人想到我幾乎乘車上學的錢也沒有。

回家以後,鎖上房門,我急不及待地打開信封,一看,裡面的金錢,納十分一後,正是那雙鞋子的價錢。我那一刻反而有點不信:「嘩,咁蹺 ?」(廣東話「巧合」的意思)。

年初二,我跟隨家聚往廣州玩,看見家母,便興奮地向她展示我的新鞋,把整件事告訴她。她呆了一下,然後說:「我昨天忘記告訴你,撒種的肢體說明是給你買鞋的。」這時我更肯定,不是巧合,是神真的聽了我的禱告!

接著幾天,又發生了另一件大事 (容後分解) 我好像活在夢中,不太真實。直至回港後的一個晚上,我睡到深夜醒來,一種平安的感覺包圍著我,我繼續靜止地躺在床上,回想整件事。在我心目中,神日理萬機,那又空閒理會我這些瑣碎要求,而且,我根本不配得他的祝福。

眼淚自我輕閉著的雙眼滑落面頰。「神哪,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當我內心這樣問的時候,忽然我感到一股很溫暖的暖流在我的一邊面龐,就像有人貼近我那樣,被愛的感覺是那麼強烈,我心跳加速,呼吸暫止,一剎那,我聽見神的聲音,他說:「我願意把任何東西給你。」

我不知如何回應,只是不停地哭。

「神既不愛惜自己的兒子,為我們眾人捨了,豈不也把萬物和他一同白白地賜給我們嗎?」

    全站熱搜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