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說不會在網頁提太多,但在這記念神將我創造的日子,
還是很想紀錄我和屬靈媽媽,Anavah之間,一些珍貴的成長回憶。

剛轉給 Anavah 媽媽對一的時候,正值我信仰路上一段危險時期,
我像個受重傷躺在路邊的人,看著生命從我裡面迅速流走,卻無力自救。
在我裡面呼喊著發出SOS緊急求助訊號;
然而,從我臉上卻一點看不出來,我仍像往常一樣,笑臉迎人。

其實,我並不是刻意隱瞞自己的情緒,
只是從小在我裡面根深柢固:讓人看見自己不開心是錯的,是很差的。
即使在父母或家人面前,我也很少會流露憂傷之情,
更惶論會將心事向別人傾訴。

久而久之,這個概念早已深入潛意識,全自動條件反射--
無論我真實感受如何,只要有人出現的地方,我自然就會掛起笑容。

信主以後,這個概念就更被強化:
基督徒理應時刻帶著喜樂和熱切。不應將負面情緒帶到人前。
我極少在人面前現出任何不快之情,即使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也不會看見。
遇有傷痛的事情,我只會藉著禱告、詩歌和文字抒發情感,
並嘗試從神的話裡尋找答案。

「尋晚當我禱告的時候,神升起俾我一本書,就係《勇敢的除去面具》。
神話有d時候,你會因為真理的原故,你活著的並唔係你當時既感受。
好多時可能你其實係唔開心,但因為真理的原故,你會話俾自己聽:
『我要開心!我要開心!』
但呢本書鼓勵我地要活出我地既真誠,容讓領袖去幫返我地。

你係一個好鐘意研究真理既姊妹,所以好多時你其實自己已經解決左個問題。
但好容易你唔打開,因為你以為自己已經解決左。
但神今日鼓勵你,有d盲點,姊妹你自己係睇唔到架,
就算當係講見證咁,你講返俾你的領袖聽,
其實神會容讓一個智慧既恩膏去教導你,好多你睇唔到既地方,神會再去提醒你。」

就如恩賜運作所說,有許多盲點,我自己是看不到的:
我們固然不應在人前肆意鬧情緒、絆倒人;
特別是在外邦人和初信面前,更要謹慎,作好見證。
但另一方面,我們始終是人,也會有情緒上的問題。
特別是在我們尚未成熟的階段,許多問題並不是我們獨力能夠解決的。

就如神設立家庭、父母,成為孩子長大過程中一個重要的引導和避風港;
衪也設立神的家、賜給我們屬靈父母,
成為我們信仰成長過程中,一個重要的引導和遮蓋。

但基於我對家庭,家人的概念本來就很模糊,
我其實並不理解,神稱教會為衪的「家」,究竟意味著甚麼。

縱然在教會裡,我也隨大伙稱領袖為屬靈父母,
但事實上,我只懂以一種上司與下屬的工作關係來看我與領袖的關係。

在我眼中,上司講求的就是績效,最要不得的就是耍情緒。
在工作的世界裡,有甚麼冤屈不快的事,
自己吞下去就好了,正所謂有苦自己知。

我從沒想過我可以、也應該將鬱結在心、不懂處理的負面情緒,
坦然帶到我的領袖面前,讓她像媽媽一樣,幫助我處理內心的痛楚。

第一次傾談,Anavah 耐心地引導我憶述往事,我也如實回答,
只是每當觸及傷心處,感覺眼淚快要湧出來,
我就立刻條件反射般快速地調節情緒,用愉快的笑聲,積極的語調、將眼淚收回。

在這燒毀的當兒,本已自感在領袖面前再沒工作價值;
面對新的領袖--新的上司,我更不願流露情感的軟弱。

然而,讓我很驚訝的是,在我裝作如此輕描淡寫的情況下...

Anavah ...

竟為我流淚!!

深刻記得,她紅著淚眼很真誠地告訴我:

「你不需要想自己無法做甚麼,
也不需要想 Anavah 會如何想你,
我只希望你記著,Anavah是很愛你。

我願意肩擔你的成長,
和你一起走過這段日子,
直到看見你再次展翅高飛。」

從來沒有人對我說過這樣的話,
那刻,我心中的震撼真是無以形容!
我和她非親非故,她為什麼要這樣做?!

那次...是我第一次在她面前溶化落淚。
而在這以後的對一,就是很多很多次的眼淚,
和很多很多次發自心底的開懷笑聲。

Anavah耐心地引導我,打開內心世界。
而我也像個受了冤屈跑回家的孩子一樣,
常常一行眼淚、一行鼻涕地將心裡的委屈向媽媽盡情傾訴。

有時在一股腦兒講完以後,我又會有點擔心,
有次我忍不住問她:
「Anavah,我咁多問題,會唔會嚇親你呀?!」

Anavah聽後開朗地笑出來,回答我:
「每次對一你,我都覺得是一種享受。」

享受?!這個答案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
老實說,在我眼中,我都幾 hard case,有誰會喜歡收拾爛攤子呢?

「點解呀?」

「每次看見你毫無保留地表達自己,
對我來說,已經是很大的享受。」

我心裡充滿感激,不知如何表達,
只能甜甜地回應:「謝謝您!」

媽媽繼續補充:「你常說,你很感激我對你的信任,
但相對地,你對我的信任也讓我很快慰。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和關係是雙向的,
如果只是單方面,是無法建立的。

你也是在一起建立這份亦師亦友的關係。
只要我們雙方保持真誠,這個關係就會與日俱增。」

每次對一後,我都感覺內心多年的傷痛──
「孤兒的心」正一步一步得著醫治。

我發覺自己痛少了很多,輕鬆自在了很多,但最意外之喜是,
我從沒想過我和領袖之間,能建立一份如此真摯坦誠的關係──

雖然在她面前,我很少稱她為媽媽,
但在我心裡,她比我生命中任何人,更像媽媽。

誠如牧師曾說:
「『孤兒的心』,從來就不是孤兒自己能夠解決的。
孤兒之成為孤兒,就是因為他缺乏了父母,
也只有父、母親,才能解決孤兒的心。
當我們進到神的家,神願意將屬靈父母放在我們身邊,
但我們惟一需要付上的,就是信任。」

一直以來,信任都不是我的強項。
但不知怎地,在Anavah媽媽身邊,我很容易就學會信任。

我不知這是否麻麻上主日所說、家庭的氣氛,
但的確,每次與媽媽傾談以後,心裡都覺得很溫暖。

我曾告訴媽媽:「在您身邊,我覺得很有安全感。」

「點解呀?」

「嗯...因為我覺得你很了解我。
無論我好的一面,唔好的一面,我最真實的一面,
你都知道,但你仍然很接納我,很愛我。」

過去,如恩賜運作中,姊妹曾說,
「當我為你禱告時,有種奇怪的孤寂感,
總是收到一些『踏在孤寂路上』,『不再慨嘆空虛』等感覺。
你常覺得:『有苦自己知』;但神今天回應你,你會苦盡甘來。」

我一直誤以為信仰的路只能孤孤單單地跟從神,
但現在我開始明白,信仰的路絕對不應是孤單的。

神為我們預備了許多家人,在這信仰路上,
彼此扶持、彼此分擔,一起笑、一起流淚。

我正逐步學習和體會這「家人」的意思!



天國路,相挽手,主引導牽我走,
今努力往天國,除淨了世俗陳與舊。
不退後,莫回望,不怨恨,無罪疚,
願能盡心交託,忘記困憂。

讓我心跟主相牽結伴行走,
求踏上天路,跟主話語緊扣。
盼在世的光陰,能為主見證,
述說主深恩奇妙及永久。

盡我心奔跑,拋開世俗裡擁有,
常隨著救主腳步不退後。
一生認真信靠著真理,我神是我源頭,
現深信衪掌管萬有。

    全站熱搜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