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段日子,再次讓自己每天神的話裡,
深深體會,真的,信心是來自聽神的話。

許多基本真理,我們頭腦上當然知道,
返錫安的,當然知道不應說消極的話,該積極宣告,
不應憂慮,當把問題交託給神,
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

只是,當我們返教會耐左,這些真理慢慢淪為「陳年舊聞」,
失卻了新接觸時那種興奮和震撼;
相對之下,世界的消極,現實的難題,
卻是那麼新鮮切身地每天衝擊我們,讓我們被同化,還不自知。

當我再次讓神的話圍繞我,才發現,
在我思想裡,竟有那麼多否定自己、敵擋自己的說話──

「這些事情我做不好的,都唔係我個瓣。」
「我的身體很易疲倦,我還是不要太活躍了。」

然而,這些敵擋才能、拆毀健康的說話、還屬其次;
撒旦最希望我相信,殺傷力最大的,
永遠是那些否定我的自我形象,
又或是扭曲我心中神形象的說話。

「我是這麼孤僻的了,我不喜歡與人相處。」
「我進度這麼緩慢,神一定對我很失望了。」

越是接受這些大話,我的力量就越微薄...

心底裡,我也很想更愛人!更似神!
事實上,每天我都很想為神改變自己!我真的很想很想!
但沒有信心,沒有從神而來的力量,
這些渴望,只是帶給我很大的壓力

記得有一次,我到按摩師那裡做推拿,當我靜下來躺在那裡,
不期然想起自己許多性格上的瑕疵,許多未達標的地方,
心裡真是很痛苦,我不斷向神呼喊:
「神呀,對不起,我不願意這樣的,
我很希望能夠做得更好,希望能更似你,更愛你...」

在維持這狀態十多分鐘後,按摩師忍不住問我:
「李小姐,你是不是很痛?你好像無法放鬆?」

是的,很痛,但不是肉身的痛。

這兩年,神將您好媽媽帶到我身邊。
媽媽帶著很大的憐愛、不斷嘗試幫我減壓。

我知道媽媽最希望的,就是看見我能夠真正享受信仰──
享受教會生活,享受事奉,享受成長過程,享受作自己。

屬靈媽媽對我付出的關愛、忍耐,
領袖們在事奉上對我的遷就,給予的空間,
的確幫我減去許多壓力,這份心意,我是很感激的。

但心深處,我沒法放鬆──
我比任何人更著急、希望儘快恢復,
成為一個穩定、能夠分擔的同工,而不是備受呵護的小樹苗。

感謝神,在這次 Soul vacation裡,
我發現沒有任何事情,比起浸在神的話,
能夠讓我在躍進之餘,同時放鬆


無疑,神的話是會帶出標準,帶出要求,
但祂同時也帶出答案,讓我有神的應許可以緊抓著,成為力量。

I cast all my cares to God, who cares for me!
這是其中一句,這兩個星期我思想,宣告得最多的經文。

過往我以為 “cares” 是指一些不好方面的憂慮,
例如經濟問題、家庭問題,健康問題等,
但神讓我看見,不單是這些, cares 是指關心,
是我最關心、著緊的一切。

我最關心、著緊的是甚麼?不就是信仰的成長!
我誠心希望擁有屬神的性格,更似神,
這些都是我真正關心,最為著緊的──
但這些就是我最大的cares!神要我交給祂!

神要我相信,我是神的兒子。
不是等我做到完美那天才相信,
而是今天,這刻,當我已經決志相信主耶穌那刻,就要相信──
我有神的DNA,有神的生命、性情,
我有神的能力、智慧,也有神的保護和悅納。

我不是希望自己是神的兒子,我根本就是神的兒子。

撒旦是十分卑鄙和狡猾的,牠就是看準了我甚麼都往自己身上揹,
所以不斷告訴我、我那裡做得不好,我是如何不配,
迫使我不用信心,反用行為來證明自己。

我承認,過去我很易受騙,
但正是這樣,我更知道晝夜思想神的話,
對我是何等重要!

只有神的話,能夠將一切不合乎真理的想法,
撒旦的大話,對照出來。

是的,撒旦所講的,都是大話,
不管牠如何強詞奪理,不管牠拿出甚麼「證據」,神的話才是惟一的真理。
「神說」就是了,我只會相信、認同爸爸的話。

(待續...)

 

    全站熱搜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