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提到,當我再次出家聚跟進,
不但沒因長時間休息而生疏,
反而一進場就有種很熟悉的感覺,全自動操作,
彷彿這是我最自然的崗位、我所屬的地方。

對此最感驚訝的,莫過於我自己。
因為跟進一向不屬我的強項,
或許因為我是較一,四類工作型的女孩,
老實說,停出家聚以前,跟進、phileo 初信,
一直是我挺沒信心、較吃力的一種事奉。

但很有趣,再次出家聚,我像換了個人一樣。
跟進竟成為我最喜歡的其中一種事奉!
不但 enjoy,並且一埋位便有種特別的直覺,
我會很自然知道小羊個別的需要。

很大程度上,當然,我是用了恩賜運作,
特別是與小羊第一次接觸以前,我會認真地求問神,
這位小羊的性格是怎樣的,背景是怎樣的,是甚麼導致她成為今天的她,
她在信仰上最大的攔阻是甚麼,她人生現時追求的是甚麼,
最重要是,甚麼最能吸引或推動她更自發渴慕在信仰上突破…

和每位小羊詳談前,我都儘量這樣預備,
結果我發現神真是能夠很準確地告訴我。

但最讓我驚訝的,不是恩賜上的突破,而是我內心的轉變:
我發覺自己對小羊的關心,耐心和積極態度,增長了很多。

對小羊的關心,不再純粹出於責任--
「她是我跟進的,我當然要照顧她」。
而是發自內心我對小羊的喜愛和興趣。
我真的很希望個別、深入了解她們每一個,和她們建立關係,
我相信這是我很容易恩賜運作她們的原因。

在這一切改變上,最影響我的,其實就是 Anavah mama。
我一直不知道 mama 對我影響有多大,直到我重出跟進。
因為,上述種種跟進方式,心態,其實都是從 mama 身上吸回來的。

有趣的是,這三年 mama 從來沒有「教」我怎樣跟進,
我也沒有刻意去問,去學,
一來因為沒這需要(我沒出跟進),
二來因為 mama 很了解我,她知道我對這題目沒興趣。

Mama 從不把自己硬套在我身上,
在對一過程中,她很少談論她喜歡或擅長的題目,
反而很著重了解我想突破甚麼,
我最感興趣的題目是甚麼,從中著手扶助我。

但從長時間接觸,平常的交談和活動中,
我知道有兩個題目,mama 其實是很喜歡的。

第一、也是最大的,就是跟進,或更準確地說,是牧養。
雖然 mama 是眾所周知的才女,功能性很多,也是領袖身邊的好幫手,
但我留意到她最念念不忘的,是她的小羊。

Mama 是用她的心來照顧、牧養每隻小羊,包括我,
這是我從許多事情觀察到,也第一身感受到的。

第二是恩賜運作,這同樣是基於第一點,
因為她對小羊真心的喜愛,對理解人的興趣,
讓她很自然,很日常地將恩賜運作用在她接觸的每個人身上。

而我,是第一身的受惠者--
mama 對我的理解,往往是超乎我的表達,和我外在給人的感覺。

雖然我會很盡力表達自己,mama 也常稱讚我的坦誠,
但我知道 mama 對我的許多理解,是一種恩賜運作--
是在我都未理解自己、不懂如何表達的地方,
神早已告訴她我問題的徵結、最深層的需要。

Mama 曾說,在幫我的過程中,
她向神說:她只想成為一個愛我的媽媽。
她相信這愛是最幫到我的,
而事實,也是如此。

在 mama 身邊,我就像個小孩在牧場裡長大,
每天看著大人怎樣照顧羊群,並且快樂地和小羊一起成長。

雖然沒上任何牧羊課程或講座,
但當一個在牧場長大的小牧人,拾起手杖走進羊群中,
自自然然有種敏銳和觸覺,知道該怎樣照顧小羊,
並且對羊兒有種與生俱來的喜愛。


這,就是我重出家聚後的奇妙感覺!

    全站熱搜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