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在1980年信主的,現在大概有二十年了。
早在80年我信主的時候,我已經相信主耶穌一定會在我這個世代回來。
當時我甚至相信是80年、81年、82年、84年、90年、94年,
不管怎樣,一定是在97年以前,我當時是這樣相信的。

做牧師以後,我發現一個很有趣的現象:
當我研究完主可能返的年份,分享後,
有些基督徒就會在那個時候返教會,愛主,很委身。
可是,一旦發現主沒有回來,
他們便埋怨:「車,俾人呃左添,我走了!」

這些人因為別人的訊息使他們燃燒起來,
愛主,努力地預備主回來,事後竟然埋怨被騙了。
如果我是你,我寧可長期被騙,直至我見主的時候,這是百利而無一害的。

有時我和其他基督徒傾談,他們會說:
「唉,呢個又話84年主返,攪到我個時幾愛主,搏命事奉。
嘖!俾佢呃左我,蝕唒底。」

他們覺得當時這樣做是浪費了時間、金錢,心力。
因為他們是所謂「留前鬥後」,留到最後一刻才全力衝刺的人。

這些人最討厭就是別人告訴了他一個錯誤的年份,最討厭就是這樣了。
因為他們一生只想委身一次,臨死前,或是被提前,
一生只做一次,現在你要他做三次!

可是我問你一個問題:為什麼這些人會覺得這種想法是正常的呢?
因為他們自私,因為他們根本沒有想過為主而活,他們愛主也是因為怕死。

如果這也是你的想法,你應該開心抑或悲傷呢?
開心是因為,聖經有論及你,還用了整張聖經來形容你,
不過你是稱為愚拙的童女,一千兩的僕人或山羊。
你的信仰,是不足以上天堂的。
到那時候,取去的一個不會是你,撇下的那個才是你,
你會在那個時候哀哭切齒。

在我信主的過程中,從沒有看見一條這樣的捷徑,
就是等到主回來的時候,才用最後一年愛主。

我所想的是,既然會有大復興出現,與其我隻身一人投入這個復興中,
為什麼我不在大復興以前建立一間大教會,到時發更多光呢?


與其那時我什麼都不懂,為什麼我不在復興以前,
研究多點聖經,讓我到時可以分享很好的訊息。
鍛練屬靈能力,讓我可以醫治更多人。
研究更多奧祕、啟示、智慧,可以告訴別人。
學習怎樣輔導,使我能夠處理更多問題。

到那時候,我會成為一個很有用的僕人,
被神使用在大復興中作一個很光的燈台。

自私的人完全不會這樣想。他們想:
現在好好地享受世界,到那時候,赤身而來便赤身而去。
到無與倫比的復興來到,很多人信主的時候,我就會開開心心地擁上去。
現在撒旦威,我就站在他那邊,到主掌權,我便回到他那邊。

這些是又懶又惡的僕人,又詭詐,又走捷徑,又想走神的「法律罅」。
他們還以為主耶穌會接受這樣的信仰,不可能的!

主耶穌說:「我不認識你。你怎能想出這樣的事情?
我為你捨己,從來沒有走這樣的方向。

我不認識你,你信主以後,從來沒有認真地事奉我。
你說你信主,卻從來沒有以我為主。
我不認識你。本來你的一生,是為了叫你有我的心腸肺腑,
但你完全錯失了十多二十年的機會,而你以為自己還可以上天堂?」

相反,你笨、老實、忠心,信主後,沒有走捷徑,沒有用詭詐的方法,
主耶穌說,我認識你。你背起自己的十字架天天跟從我,我認識你。

聰明的童女懂得將一生所有的生命貨幣──
時間、自由、健康、力量、財富、身分,地位,投資在神的國去買油。


愚昧的童女卻只是把生命貨幣最後幾元,投資在神的國裡。
這些人對於真理、恩膏一無所知,到了大復興來到,只是成為拖累。

神要我們預備他回來,預備到那個時候可以發光,帶更多人認識主。
因為那時是很需要人手的。需要很多人傳福音,
需要很大能力的人,需要很有經驗的人在那個時候收割。

恩賜、事奉、愛主是要時間栽培的。
所以,今天你聽了這篇訊息,最好立刻開始愛主,而希望今天不是太遲。

.~.~.~.~.~.~.~.~.~.~.

02年這篇「最後一分鐘的基督徒」(摩西詩篇410),是我很喜歡的一篇訊息,
也是我個人列為「全世界基督徒都應該聽」的訊息(詳細筆記按此)。

小赤是在93年信主、返錫安的。
信主後不久,便從訊息得知,神很可能在94年再來。

有一晚,我臨睡前聽「啟示錄四」,
本來我躺著快要睡著,但聽到末日的審判,越聽越覺心寒,
我覺得主耶穌可能今晚便會回來,
眼角不其然瞄中床邊那兩隻最心愛捨不得掉的偶像CD。

我立刻掀開被子從床上跳起來,拿起界刀劃花CD,
然後跑出家門把它們掉到外面,這才回到床上繼續聽帶。

當然,94年過去,主沒有再來。
但那個晚上,對於信仰本來柴娃娃的我,
是踏出了順服神、撇棄世界的重要一步。

此後一、兩年,隨著我對信仰越來越認真,
也越發經歷到信仰的豐盛,神的真實。

雖然認識神還是很膚淺,各種性格內涵還是很幼嫩,
但在我心裡,燃燒著起初的愛心、火熱和真誠,
我真的很希望能夠盡我所能,為神做一點事情。

所以,當稍後我得悉,神很可能在96年再來的時候;
我整顆心,都完全為神擺上──
神我可以為你做甚麼?神你想我做甚麼?

深刻記得那個主日,日華牧師叫我們低頭、靜心思考這個問題:
「如果還剩下一年時間在地上,你會為神做甚麼?
有甚麼事情,是你一直不願意做;但如果神真是下年就返,
你會說,好,神,我會為你做這件事!」


當時,神的恩膏感力很強。我低著頭,很誠懇地向神禱告:
「神啊?有沒有這樣的一件事呢?
是甚麼呢?神啊,告訴我。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

最後,我向神立了一個約。
此後,我也遵守了這個承諾,突破了我一直無法突破的事情。

現在,大家當然知道,96年過去,主沒有再來。
但我很感恩日華牧師當日和我們分享這些訊息,
是透過這些預言,燃燒在牧師心裡那份迫切感,也傳遞、燃點了我。

「如果你還有三年零兩個月留在這地上,你會做甚麼?」

昨天,當得悉我們很可能在2012被提的時候,心中不禁思潮起伏。

對於地上的事情,我沒有太大留戀;讓我思潮起伏的是:
我到底預備好,站在審判台前交賬了嗎?!

換轉兩年前,或許這個感受,還不是那麼深切。
但經過這兩年,神將我的內心世界完全破碎、切入剖開,
讓我看見自己許多錯誤的動機,膚淺的內涵,內心所自恃的。
我知道,如果我以這個信仰程度去面見神,
面見這位如此無私、如此愛我的主,事實上,我是於心有愧。

本來已決定在餘下的光陰,好好建立信仰內涵,
但原來,只剩下短短三年的時間了。
在這三年零兩個月裡,我能夠做到多少呢?!

有幾件事在我心裡升起,是我現在最迫切要為神改變的。

無論2012是否我在地上的最後一年,我都會為你而改變!

    全站熱搜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