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最後一分鐘」...

當得悉將要被提,心中不禁思潮起伏:
我到底預備好,站在審判台前交賬了嗎?!

有幾件事在我心裡升起,是我現在最迫切要改變,
甚至可以說,是我最希望用餘下短短的光陰,向神補償的。

其中一樣,就是在過去的年月裡,
我並沒將足夠的榮耀歸給神。

當神光照我,讓我看見這個問題,我感到非常難過。
那種難過,是遠超過過去任何一種罪。
因為沒有一種罪,像偷竊神的榮耀,
是那麼直接地剝奪神自己。

11月1日,當知道時日無多,內心更是迫切!
迫切並非因為害怕不能被提--
神在我悔改一刻已完全無條件地饒恕了我,
我仍然是祂最寶貝的兒女,這是我心知道的。

只是,如果這一刻,我就此踏進永恆,
這必是永恆裡,我最遺憾的一件事──
就是一生中,我只是將那麼少榮耀歸給一位如此偉大,又如此愛我的神!


因此,那個主日我誠心地向神禱告:

「神哪,如果剩下這三年,我只能做一件事,
這就是我最想做的一件事──
讓我全心全意地補償你!
在餘生中完完整整地,將所有榮耀頌讚歸給你!」


在於當時,我以為「讓主興旺,讓我衰微」,
意思就是收藏自己,退到幕後,少點發言,讓人忘記 Faithful。

但神重覆又重覆地讓我知道,
我能夠讓祂得著更大榮耀的方法,
是我必須學習在一切事上更多地倚靠祂--
讓神在我生命中,能夠真正成為「神」──
展示祂自己的神性與神能。


因為過往,我並非全沒將榮耀歸給神;
相反,我常常很努力地用自己的心思,才能,
花很多時間儘量將一件事情做到最優質,
然後當別人稱讚我的時候,我也會將credit歸給神。

但其實神又知,人又知,我的潛意識都知道,
整件事的成功,絕大部份是因著人的努力,
神超自然參與的部份...是不多。

Vessel 曾經分享,在他跟麻麻首次會面的時候,
牧師曾分享一段影響他很深的說話:
「任何事,只要付出努力,都會有成果;
但這不等於是神在作工。 不要自欺欺人。

許多事奉者都為自己的事奉付出過努力,
但大部份到最後都只有憑血肉膀臂換來的果效。

單單只有倚靠神的恩膏,才可以做到
付出一個單位的努力,得到一百個單位的收成。
這才稱得上屬神的事奉!


過往,我正是那種很倚靠自己的完美主義者。
就如多年前,群玉EE,秀珍EE為我恩賜運作時所說:

「你是個熱心工作、事奉;燒毀也不自知的人。
你做每件事都講求完美,不苛且,希望達到盡善盡美的要求。
常自我檢討,upgrade自己,自我增值,
今天某程度上,你的才幹和知識,是你努力爭取回來的。」

現場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心裡冒起一陣憂愁──
為什麼這樣說呢?
為什麼說是我努力爭取回來呢?不是神賜給我的嗎?!

自11月,作了那個禱告以後,神讓我漸漸明白,
我的心誠然都是希望榮耀神,希望將榮耀歸給祂。
只不過我太習慣「幫」神。
但在前面的日子,神要更多地在我生命中作神,
讓人看見的,是祂的工作,而不是Faithful的努力或才能。
讓即使外邦人也會說:這是神的工作!是神榮耀祂自己。

(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赤誠 的頭像
赤誠

赤誠追尋神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