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日華牧師與我們分享了四個「牛的品質」:
第一、牛的力量是來自晝夜思想神的話
第二、牛的成長是藉著負軛,學習主耶穌的樣式
第三、牛的方向是來自刺棍,神所給予的rhema
第四、牛的極終是燔祭,藉甘心樂意的奉獻,以生命為神譜出優美樂章。

在聽到第四點的時候,心裡不斷浮現這首詩歌:
「是你帶領看守引導」。

我想,我特別喜歡「燔祭」,
是因為前四個祭都可以說是例行式、強制性的,
獻多少、幾時獻,並不是人自己選擇,而是律法早已規定的。

惟有燔祭。
燔祭簡單來說,就是我們對神愛的回應

如果回想,過往生命,我們曾為神作過最重要的決定,最持久的忍耐,
是甚麼推動我們願意將自己最珍惜、寶貴的事情為神獻上?
是甚麼推動我們在最深切的試煉中、情願死都不放棄?


我想起其中一次很深刻的經歷,
是在一次旅行中,我遭遇意外手指骨折。

那段時期,我不斷咀嚼有關信心的經文,
我知道「人非有信、不能討神喜悅」,
我非常渴慕在任何事情上都能運用信心,討神喜悅,
因此,我毅然決意不作任何醫療護理,單單相信神的醫治。

可是,醫治沒有立即臨到,數小時後、傷勢越來越嚴重。
手指痛得非常厲害,不單骨節腫脹、變黑,無法彎曲,
劇痛更像電流一波一波在神經線流過,不斷撃向我的心臟。

但在這最痛苦的時刻,我心裡只是想起神的愛和信實,
重覆背誦那段日子我晝夜咀嚼的一節經文:

「亞伯拉罕將近百歲的時候,
雖然想到自己的身體如同已死,撒拉的生育已經斷絕,
他的信心還是不軟弱,並且仰望神的應許,總沒有因不信心裡起疑惑,
反倒因信心裡得堅固,將榮耀歸給神,且滿心相信神所應許的必能做成。」

那刻,我很強烈感受到父神、撒旦和天使天軍都在天上看著我,
留意我所作的決定,而我決意像亞伯拉罕一樣,為神上演一場好戲。

結果,大家當然料到,神超自然醫治了我!
那個晚上,我在臨睡前手指還是劇痛的,
但我像上了麻醉藥一樣,一閉上眼睛便昏睡過去,
第二天早上,我的手100%得醫治,完全沒留下任何受傷的痕跡。

這個經歷對我來說,遠超過一個醫治見證,
這是我對神獻上一份充滿愛意的禮物。


我如此堅持超自然醫治,並非因為沒有其他選擇──
我可以隨時進醫院、可以隨時打麻醉針。
但我對神的愛和尊祟讓我不願這樣作,因為這是關乎神的榮耀──
我要讓神知道,也讓撒旦和天使看見,在地上有一個人信得過祂!


我想,這也是燔祭美麗之處。
我們向神獻奉燔祭,並非因為規定如此、沒有選擇餘地。

相反,燔祭美麗之處就是因為,
那是我們完全自主、自由的決定,
是我們對神充滿愛的回應,
是我們按著個別的力量、處境,為神獻上最好的禮物,
在神眼中,是最寶貴的。


「是你帶領看守引導, 我心得到盼望。
是你眷顧悉心愛護, 每刻活在我心。
現我裡外得釋放, 我心深感滿足,
容讓我跪拜頌揚你,唱出事奉愛歌。

你配得尊榮得稱頌, 是配得尊崇稱讚。
你配得尊榮得稱頌, 是配得尊崇讚賞。
讓我一生尋求主喜悅,度過些生全無虧欠。
讓我衷心敬拜, 求為你獻奉活祭。」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