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主日私人UPG,昨天家聚說的聚會,
兩次我都是那麼被神的愛觸動。這種愛,是...

我與神的關係,大部份時候都是父子關係,
我在敬拜讚美中最常感受的,也是父神的愛,
祂對我成長的關注,祂的督責、勉勵、提醒,體諒。

但這兩次,我是很感受到神是以良人身份,
向祂所愛的女孩所表達,愛慕與喜悅。

其實我不是太知道戀人那種  phileo 的愛是怎樣的,
這麼多年,不斷提醒自己,愛不是感覺,Agape 比 Phileo 好;
我一直沒期待印證進入的婚姻,會有太多「感覺」。

我看印證安排的婚姻,就如以斯帖一樣,是神對我計劃、定命的一部份:
對方是否我喜歡的類型, 有沒有心動的感覺,並不是那麼重要。
特別是末後這非常時期,我覺得只要雙方都是愛神的基督徒,
按著真理相處,相敬如賓, 一同完成神的時代計劃,那就夠了。

神卻藉著一位,本質很三類的丈夫,讓我明白,
良人對新婦的愛,就如雅歌書所表達,
除了agape,也有很強烈的phileo。

總統先生對我的愛,是到一個程度,我會wonder,
才德美貌的女子很多,我有甚麼特別,值得他如此喜歡我呢?

但這兩次敬拜讚美中,神都是很深讓我感受,
祂對我的愛情,就是這樣:
在我看自己,有那麼多缺點;
在祂眼中,愛卻遮掩了一切過錯。

是祂首先愛我──並不是我做甚麼,能賺取祂多一點的愛,
也不是我好得那麼交關,導致總統先生心中只有我一個。
戀人之間的愛與思念,向來都是無從解釋,也無法計算的。

無獨有偶,聚會途中,傳威爸爸也宣佈:
他很感受到神的愛在當中,如雅歌的愛,
並禱告我們對神不單有著純粹理性的認知,
更接受這種感性的愛,因為只有與神之間這種愛情
能讓我們的委身到一種為神死也願意。

然而,在如此甜蜜的時刻,我的自然反應,仍是:
「神哪,我能為你做甚麼?請讓我知道你的計劃,
在你即將回來的非常時期,有甚麼是我可以為你做的?」

事實上,在昨天開始家聚的時候,
想起天地將要廢去,末世大災難已開始,
我還在為自己籌備婚禮,真是有點罪疚。

神卻讓我知道,我現在所做的,
包括印證、戀愛,籌備婚禮,就是祂現時對我的計劃。

???!!!
在這倒數時期,我不是該忙於收割或做些更有意義的事情嗎?

神卻提醒我,當外面世界惶恐大動盪的時刻,
祂的新婦,卻是享受良人的愛情,預備進入婚宴內室的時候。

我腦海很快閃過 Radiant 那個異象,
我們已經完成了第一部份──在迫逼、眾多羞辱中仰望神;
即將進入第二部份(孤島異象的完成)和第三部份(新婦被提)。

神仿佛對我說:你真的以為第二部份──
成為約瑟民眾,君王、元首都要來信主,
萬國的珍寶都會運到神的家,
是你的努力、你的工作,你的才能,導致它發生嗎?

那刻,我明白──是不可能的。
神要為我們做這一切事情,
就如摩西,他只是伸出杖,神負責分開紅海。

然後我要做的,就是第三部份,
雅歌的結束,神期待祂的戀人妝飾整齊,
是祂所期待、善良,單純專一的新婦,
在香草山上等待良人,一同進入婚宴。


這讓我更明白神的計劃,祂善良、美好的旨意──
祂藉著文偉,讓我明白祂良人的愛,成為更完整的人。
與此同時,祂藉著我,讓文偉變成更完全的總統先生。

相關文章:Radiant Bride  http://www.come-jesus.com/zog/?no=524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