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年中,我任職多年的公司經歷了一次大分裂──老闆們分為兩邊。
以大老闆為首的一方,決定加盟另一間大會計師行T公司;
以二老闆為首的一方,決定自組新公司。

身為員工的我們,都需在短時間內為自己作選擇──
選擇跟隨那一方。

在於核數行業,人才就是每間會計師樓最重要的資產。
兩方當然都希望招攬更多員工。

按照協定,兩方都會舉行一次講座,讓員工理解新公司,再作選擇。
從一開始,就看到兩邊老闆的不同。

大老闆是位能言善道,雄心壯志的生意人。
他選擇了一所甚具氣派的五星級酒店舉行演示會。

大老闆平日甚少與員工交談接觸,
在演示會卻對我們表現得十分親切。

他以近乎推銷的手法,滔滔不絕地為我們繪畫一幅幅美好前景──
將要加盟的T公司規模有多大,
我們合併後前景會如何一片光明,
T公司計劃在前面幾年如何高速增長...聽來真讓人心動。

隔天是二老闆那方的演示會,
從場地選址,就看到二老闆一貫不講派頭的平實所風。
如果形容大老闆是生意人,二老闆就是家庭的大家長。

入職公司多年,我只與大老闆交談過一次
(還記得進到大老闆那對正馬場,
佈滿煙味的特大辦公室,我多緊張。)
二老闆卻是我熟悉的,當年我入職,就是二老闆面試錄用我的。

大部份員工對二老闆又敬又畏──
敬是,他是那種很念舊、有人情味,顧念員工的舊式好老闆。
在他身邊不乏跟隨他十多、廿年,
與他共渡不同時期的元老級員工。

畏是,他是那種公司事事管、會捉員工遲到,
看到工作間髒亂會罵人、表面兇巴巴的「惡管家」,員工都挺怕他 ^^”

大老闆在演示會上表現得相當活力、熱情,
顯然對新發展滿懷期待。
相對之下,二老闆顯得疲倦及憔悴,
我簡直覺得他短短數天老了很多。

二老闆站在台上看著我們,竟一時說不出話。
最後,他以一聲嘆息開始講話。

二老闆除了簡介新公司,
也真誠地表達了他對這事的所感所想。
顯然,這場「家變」,讓他感到心力枯竭。

二老闆一向平實不花巧,在演示會中也是實話實說。
既沒為拉攏員工、作出誇大的承諾,
也沒有意無意貶低另一方、抬高自己。
與其說這是一場招募講座,更像是個家庭大會議。

兩個講座後,員工有十多天時間考慮,
在於我自己,早已心中有數。

很老實,公司「錢」景如何,不是我的考慮因素,
能夠跟隨關懷員工、誠信踏實的好老闆,我已別無所求。

再說,留意雙方班底,(即其餘老闆的分佈):
平素最關心員工的幾位老闆,都跟了二老闆,
雄心勃勃向錢看的,選擇了大老闆。
我更知道:物以類聚。

講座後,大老闆那方積極游說員工加盟,
個別邀請員工「談心」,使出銀彈政策、offer較高的薪金,職位。

不但如此,他們還耍著小手段,
例如告訴剛入職的員工,加入二老闆那邊
「可能」會使他們失去考牌所需的工作經歷。
這些「嚇細路」的行為,讓我十分反感,
也激發了我提早公開表態──我會選擇二老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赤誠追尋神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