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總是足夠

2000年,莫桑比亞經歷了一場全國性的大水災。洪水把農田、食物儲備、家財都沖走了。三天內,五十萬人無家可歸,人們陷入空前的飢荒瘟疫,沒有醫療。大水把道路、發電廠、自來水廠,各等基建都破壞了,國家狀況倒退了數十年,國際救拯也難以運送。慘況比起南亞海嘯,新奧爾蘭風暴有過之而無不及。

Baker夫婦與他們的同工時刻都在死亡危險邊緣,但他們倚靠神,盡心盡力地四處救災,傳福音、為病人禱告。就在這個最黑暗的時期,他們帶起了一個全國性的屬靈大復興。聖靈在全國澆灌,誕生了許多神跡奇事,死人復活。人們看見自己的無助與罪惡,都降服在神面前。他們飢渴得到福音,甚至過於肉身的食物。

復興的火如野火燎原,許多人信主後,都立即委身跟從神,成為傳道人,把福音帶到自己的村落。一間一間教會被建立起來,在短短兩年間增長到五千間,遍佈全國。

當我讀著這些感人的見證,我知道,有一天這樣的事情也要發生在香港!神用這麼多年來預備、建立我們,讓我們得著皇后的位份,就是為了將要來臨的這個生死時刻!在最大的黑暗、災難中,我們會成為世上的光,不單傳講福音,也照顧人們肉身的需要。

在這本書結束的時候,Heidi分享了一個異象:

2001年12月,我看到一個彩色的異象。我看到整個地球被成千上百的火戰車環繞。火戰車裡是神的聖徒,兩個兩個的。他們的身體是透明的,沒有絲毫隱藏。駕馬的有著很寬廣的心胸,這顆心從肩到肩充滿胸膛。

他們手上舉起閃亮金色的長劍,兩匹馬拖著一個戰車。駕馭馬匹的韁繩全部集中在一起,直繫天上。我看到主用左手握著這些韁繩,右手高舉,向前直伸、放下,並大聲發命:「現在!」

火戰車起行向前飛馳,帶著基督的榮耀,不論戰車到那裡,火就臨到那裡。有的人拒絕說:「不,我不要主。」在那地方,我看到最可怕,慘不忍睹的黑暗與邪惡。但只要有人回應主的同在,光就更明亮,那地也被燃點起來。

我看到接受與拒絕的人,分別面對利劍的兩刃,就是憐憫與審判。我不喜歡審判,也不喜歡傳講審判的訊息,但我已得到異象,一定會有審判。

主問:「誰願意到地極傳遞我的榮光,又不敢搶奪我的榮耀?誰願意乘坐我的火戰車?誰願意把控制權完全放在我手中,讓我執韁繩?現在就是了!現在是豐收的時候,現在是收莊稼的時候!」

自那異象以後,從2001年12月2002年8月,我們的教會數目從二千增長到五千。我們一生渴望這個復興很久了,也不明白為何神選擇我們成為復興的一部份。我們虛心謙卑又極其驚訝,神跡奇事繼續不斷發生。

我只有一個訊息:就是熱情與同情(Passion & Compassion)。我們是耶穌充滿熱情的戀人。我所想做的,就是愛神、並照顧屬祂的人,就是這麼簡單。我已到了一個地步,不能再回頭了。

主說,祂的榮光要充滿遍地,好像水充滿海洋。但這個末世的大豐收,不是一個事件,而是因著與主親密而來的。所有果子都是從與神親密的關係中誕生。你和耶穌相愛到一個程度,眾多果子便會自然產生。

很多人想要大能與恩膏,但祂只能把祂的能力、恩膏釋放給那些願意放下一切,向祂說:「我只要你」的人。祂為那熱切愛祂的人,會親自做一切。

耶穌說:「注視我的眼睛。」祂的眼滿有熱情與憐憫。當我們這樣做,一切都改變了。從我看見祂的面以後,整個國家都來就耶穌了。

神要行我們從未見過的神跡奇事,但我們必須在祂的榮光、憐憫、美麗及愛情中見到祂;而不是專注在事工、恩膏或人數的多少。祂尋求的是結合,不是偶爾的敬拜,以至我們的性情都改變像祂。

末後這支新的軍隊是不會疲累的,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他們懂得在祂面前安息,在祂的手臂內安歇,把頭靠在祂的胸前,靜聽祂的心田。

很多很疲累的基督徒,面臨燒毀的事工,不停地去、去,做、做,加油、加油。這是不行的。你真以為辛勞地工作就可以燃點復興嗎?只要跑出去就能得人?抱歉,這是不行的。

我們不可能使復興誕生。以往我以為禁食禱告四十天那類方法可以帶來復興。但現在我禁食是為了更飢渴尋求神,為了體會這個失落垂死的世界,所經歷的飢餓與痛苦。

「耶穌,我們願安息在你心深處。我們願仆下、聆聽,直到你叫我們站起來。當你告訴我們站起來的時候,我們就知道萬國都要來歸你了。」

我們蒙召傳遞祂的榮光,但你能夠把它傳遞出去,是在乎你與神的心有多靠近,你知道祂在想甚麼。主以祂的愛把我們征服了,以至我們不再怕去任何地方,說任何事情回頭。

你會到一個地步,向主說:「我在這裡。帶我到任何地方。帶我去,用我、破碎我,必要時使我受傷,把我傾出,充滿我,我在這裡。我是一個奉獻,我就是那個祭物。耶穌,用你的榮耀把我舉起,讓我把你的同在帶進黑暗的地方。神啊,我知道你愛我,我已見到你的面。」

祂呼召我們每一個人,成為甘心樂意的活祭獻給祂。當我們欣然、全然地把整個人獻給祂,我們多年來所唱、渴想、呼求的榮耀同在便會臨到。祂在尋找那些願意傳遞祂榮光的人,祂真的真的在尋找。

有人對我說:「真可敬,你是一位宣教士。」其實我只是一個愛的俘虜,我沒有其他選擇。我只有一件事,就是渴望持守在這種完全降服的光景中。

我的心常存著不可言喻的喜樂與榮耀。即使嬰兒在我手中去世,我的靈也是充滿著不可言喻的喜樂,因為他們是在愛中去世,直接進入耶穌的手裡。有一個星期,我們有八個寶貝相繼去世了。我實在太累了,我不明白,我如此愛他們。耶穌對我說:「是死是生,你都嬴了,因為你愛他們到永生。」

那刻,我瞥見了永恆,看見祂張開雙手來抱那些去世的孩子、年青人、牧師。我就說:「嘩,帶我走,我已經預備好了!」我真想到天家去,因為我已看見祂的面。

只要一瞥祂的眼神,你就可以愉快欣然地把你的生命給出去,就是死也不怕。只有專注在祂榮美的容顏上,被祂的愛所征服,你才能跑到終點。

現在是時候,讓祂的愛改變你,讓祂的嘴親吻你,以至在你裡面沒有任何懼怕。你願意失去一切,就是不能沒有祂的同在。當祂的同在傾倒在人群中,祂的愛像江河、海洋般湧流,整個國家都會改變。讓祂粉碎你的框限。因為現在是祂征服整個國家的時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赤誠 的頭像
赤誠

赤誠追尋神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