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瑟是多結果子的樹枝,是泉旁多結果子的枝子,他的枝條探出牆外。

.~.~.~.~.~.~.~.~.

昨晚「人生急轉彎」佈道會,在聽兩位弟兄姊妹分享見證的時候,回想自己信主前混混噩噩,過一天算一天。上課看小說,考試滿江紅,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做甚麼,將要做甚麼。但在我決定將生命交給耶穌後,我的人生有了全新的主宰。我得承認,信主後我還是不知道自己將要做甚麼,但沒關係,主知道,在祂一步一步安排帶領下,我開始了無數奇妙的急轉歷程。

信主後,我只知道我想為神而活,我想事奉神,具體要做甚麼我當時也不知道,但肯定不是花時間在屬世事業中。但神對我第一個計劃卻是祝福我的學業,在我沒祈求下,學業名次直接衝上第一名,從考第尾的留級生,半年內變了考第一的高材生,糊裡糊塗的考進了理工大學會計系。

雖然如此,我的心志並沒變,我不打算做核數師,因為工作時間太長,常常要上大陸,會影響我返教會。當時進入BIG 6(全球最大的會計師樓)工作,是許多會計系學生的理想。大三時,學校推薦我到 Big 6 面試獎學金,這對日後進入Big 6工作可以說是很好的鋪墊。但我還是很誠實地表示,我不打算做核數。

快畢業要找工作了,我的理想職業是當個清閒的接線生,方便我打電話跟進初信,閒時又可以看屬靈書籍。但主另有計劃,將我踢進了會計師樓,我不情不願地開始了我的核數生涯。

核數工作,出了名壓力大,多OT。每逢核數旺季,工作到半夜,周六日上班是常事。這完全不是我想過的生活。大學時期一周七日,許多晚我都往教會跑,或聚會,或街頭佈道。平日在家也是花很多時間沉醉在神的話和敬拜親近神當中。這是我最喜歡的生活方式。一想到這樣的生活將要被工作蠶食掉,我就感到慌亂。

我不明白主為甚麼迫我做這樣的工作,三天兩頭就哭著說要轉職。起初主也是溫柔地鼓勵我,安慰我,但說了太多次,我還是軟磨硬泡吵著要辭職,主終於很嚴肅地說了一句:「你有自由旨意可以辭職,只是我不會負責。」嘩,一句話把我嚇得...我那敢再多說。

既然逃不掉,只好動用我的信心,動用我裡面全人打好這場硬仗。一邊天昏地暗地埋首在報表中,嘗試做好工作本份,職場見證;一邊拼命捍衛我的靈修時間,教會生活。我堅持將信仰放首位,極少為工作錯失教會聚會或疏於個人靈修。事實上我每天五點半準時下班,周六日從不加班,這在大型會計師樓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

但就是在不可能的情況下,我爆發出自己都不知道的潛能,發展出準確高效的工作能力。回看,正是在忙碌的核數生涯中,我培養出時間管理的能力,對事情的緩急輕重,先後次序有著直覺般的敏銳。這對我日後事奉以致在這高速運轉的現代生活中,如何分清人生先後次序,可謂受用不盡。

年末,老闆在工作評核中告訴我,我的工作表現是同屆中最出色的。我以為不可能同時兼顧信仰與事業;主卻要我知道,祂可以讓我信仰事業兩不誤。哈利路亞!

當我開始習慣核數工作,主卻帶領我進一步將枝條探出牆外。當時公司正在開發核數軟件,這個Project本由一位略懂會計的IT人負責,但她辭職了,這個Project落到我身上。一個沒受過電腦專業訓練的人,卻負責編寫模版。

開始時我真是被那些極其複雜的程式攪得頭昏腦漲,身邊又沒有人懂,沒有人可以問,我只能問神。但聖靈就是我最好的教師,祂一步步教我怎樣理解那些程式,應該怎樣設計,錯在那裡。在這過程中,我學會了怎樣在日常工作中,很細緻地傾聽聖靈微小的聲音帶領。

後來公司派我到加拿大上training,與國外其他會計師交流,才發現主幫助我編寫的那個會計模版,無論是功能和複雜程度都遠遠超越國外同行。我才明白,主給我的帶領是多寶貴。

經過兩年時間,核數軟件上了軌道,我的工作輕省下來。但我發現神很少讓我在一個安舒的環境中待太久,因為祂知道在我們裡面還有很多有待發展...

老闆忽然把我調回會計部門,還讓我負責上市公司的audit。汗顏!在調去全職做電腦以前,我實際只有兩年核數經驗,之後兩、三年我一直埋首在軟件模版中,甚少汲足核數,所以我的核數經驗只是相等於一個Audit junior。

上市公司汲及的會計條例特別複雜,而會計條例一直是我弱項。大學幾年,我在其他非會計類科目,甚麼稅務,商法,管理,經濟,語文都能輕鬆取得非優即良的好成績;惟獨與會計條例有關的科目,像 Financial accounting,讀得最辛苦。卻從大一到大三,連個B尾都撈不到 (是的,我也不明白為甚麼我要修會計、不修商管,但記得,那不是我的選擇)。

不單我懷疑自己,同事也有質疑。比我有經驗的大有人在,憑甚麼讓我 in charge。但老闆不知為何,就是覺得我可以。有時就是這樣,當我們覺得自己不可能,不可以的時候,身邊領袖卻看到我們的潛質,告訴我們:「你可以!」

我只好硬著頭皮迎難而上,明明不懂,又不能在對頭 accountant 面前表現得太無知,失禮公司 --「你們會計師樓派個甚麼 Auditor in charge 來我們公司,連這個也不懂!」(上市公司的 accountant 不是好應付的 @@)。

我雖然有點害怕,但勢成騎虎再沒退路,我只能在技術上盡快提昇自己,拼命惡補,多多祈禱。有不確定的事情就回公司跑到technical 部門找高人賜教。最後總算完成託負,沒有辜負老闆一番信任提拔。

兩,三年後公司又把我調到technical 部門專責培訓同事。有時就是這樣,你越是害怕,越是躲不過,technical 一直是我最不自信的部份,公司比我熟悉會計條例的同事比比皆是,我有甚麼資格培訓,update他們。要是他們問我之前沒準備過的問題怎麼辦?要是我答錯怎麼辦?

但神往往要我們做一些我們最不自信,自感 unqualified 的事情。祂要我們學習倚靠祂,祂要拉伸我們(stretch),使我們成長,而這些,往往只有在壓力和歷煉下,才能達到最佳效果。

.~.~.~.~.~.~.~.~.

翻譯節錄自 Pressure develops Brilliance

by Victoria Osteen

在我家大門前,有一顆美麗的大橡樹。它的枝條向外延伸,展示榮美,也提供了最好的樹蔭,小鳥喜歡安息其上。在我眼中,它是最美麗的大橡樹。每次看著它,我都感嘆造物奇妙。

但我必須提醒自己,這棵橡樹不是從一開始就長這樣子。在開始的時候,它不過是一顆小橡果,跌在地上。它需要適當的環境溫度,需要陽光,也需要雨水,需要炎夏也需要寒冬,需要時間,耐心,需要神的智慧安排,才能長成現在的參天大樹。

有時我們看見一些人,會有種錯覺,以為他們一開始就長那樣。我們會覺得「我永遠不可能像他/她那樣」。

但神今天想讓你知道,在你裡面,同樣擁有一切你所需要的潛質,只是在乎你有沒有容許它們發展出來。如果你願意,主會與你同工,按步就班地讓這一切潛質發展成形,但那將會是一個歷程!

在我才十多歲的時候,母親就要求我到她的珠寶店幫忙。老實說,當時我很抗拒這份差事。我一個甚麼都不懂的黃毛丫頭,怎可能賣珠寶給成年人。我能想像我會陷入各式各樣尷尬局面:要是客人問我問題我怎麼辦?我連鑽石,寶石,貴金屬都分不清。

我覺得自己完全沒裝備好,不具資格(unequipped and unqualified)。我怕得要命。我寧可去看牙醫也不願意到珠寶店幫忙。

當時我不明白母親為甚麼迫著我做這事。後來才明白,母親其實知道我會害怕,她知道我不自信,但她更知道在我裡面的潛力,我能做到的事情。所以她幫助我。

她耐心地一件一件的教導我,一次又一次地示範給我看。當她接待客人的時候,我就在旁邊聽。我留意她會對客人說甚麼,客人又會對她說甚麼。

一步一步的,我累積了更多實習經驗,我開始沒那麼緊張了。慢慢我覺得我也許能做這樣的事情。我的信心一點一點建立起來,我甚至開始給點意見,我擴展了。到後來甚至有客人專程來店裡找我。我忽然發覺,原來我挺適合,挺喜歡這份工作的,只是從前我不知道!母親卻從一開始就對我有信心。

或許現在你正處身壓力之中,你覺得自己做不到,甚至那不是你的選擇,你不明白為甚麼要面對那樣的事情。但主知道!

祂知道在你裡面潛藏了甚麼,因為祂是創造你的那位,是最了解你的那一位!當然,祂知道你害怕,祂知道你覺得自己還沒準備好,但一塊黑碳和一顆鑽石最大的分別就在於它們承受的壓力。

主知道今天你面對的壓力,能迫發出你自己也不知道的潛能,將你轉變成榮耀的寶石。

在你裡面,早已具備一切所需能力去完成神給你的定命。但只有通過忍耐,堅持 (perseverance),一步一步的經歷和信心試煉,才能將所有精金提煉出來。

有一天,當你回看,你會發現沒有過去的壓力,不會有後來的成功。所以不要退縮,不要放棄,主將你牢牢握在手中,祂會教導你,訓練你。

.~.~.~.~.~.~.~.~.

雖然在工作取得一些成績,但十幾年會計生涯過去,我的心志和剛畢業時沒有兩樣;對屬世事業仍然沒有太大抱負,一心只想將更多心思時間花在信仰中,事奉上。

結婚後,託總統先生的福,我不用上班糊口了,嘩,我感到夢想成真,可以專心做我的家聚負責人太太,自費全職事奉神了!

沒料到2013年,人生出現最大的急轉。離開我成長二十年的教會,離開我最熟悉的同工摯友,離開我建立多年的事奉崗位...

619區聚,是我加入成為May區區籌後,第二次幫忙籌備大型的區聚活動。

以往在我調到新家聚幫手以前,屬靈媽媽曾苦口婆心地教導我,到了一個新的事奉崗位,要多觀察留意其他領袖怎樣做,多感受整體氣氛,多了解每位小羊的個性,多聽少說,不要急於出手,不要急於給意見。這個智慧我一直很受用。

特別是來到新教會,彼此有很多的不同:無論是做法,觀念,習慣,焦點,先後次序,都有很多,很多的不同,我也是很努力摸索適應中。所以上季第一次以區籌身份幫忙籌備區聚活動,我也是以感受氣氛,觀察為主,少說話多做事。

但過去幾個月,和May區長合作多了,和不同區員接觸多了,區長一直給我很大的信任和空間,來到619,我就開始按捺不住,蠢蠢欲試。

我留意到在之前的活動中,大部份預備工作都由幾位區籌分擔,其他區員付出貢獻自己的機會並不多。這次我向區長提議,希望能動員更多區員參與籌備。讓每位區員不單享受大會為他們預備好的節目或食物,他們也成為工作人員的一部份,一起預備,一起解決問題。

但舉辦過活動就知道,有時人多不一定好辦事。參與工作的人多,領袖要考慮安排的事情就更多。例如預備食物,以往叫外賣到會簡單方便,現在要動員所有區員分組預備八十人的食物,出發前大家還要參加主日晨禱,崇拜,天氣那麼熱,場地那麼多限制,還有衛生,運輸,我們知道弟兄姊妹會面對許多難題。

老實說,事成之前,我們都沒有十足把握、弟兄姊妹會如何反應。作為總負責人,我知道May區長要考慮的事情有很多:新的概念,新的做法,還一下子汲及所有區員。我們有過許多商議討論,有時也帶點緊張氣氛,我也自知自己有時太過急進(原諒我 ><)...

那兩周,大概大家都沒睡好,整個團隊都承受不同壓力。但感謝神,這種壓力是好的。沒有真誠的溝通,就沒有真正的互相理解,不經磨合,那有如同一人的默契。壓力迫發潛能,不單是我們少數籌委的潛能,是整個May區的潛能!

結果,619活動非常成功,弟兄姊妹都有很好的反應!!他們有的負責採購,煮食,有的幫忙儲存,運送,出錢出力,既積極又同心,之前想過的種種難題都迎刃而解。那天,我們聚在農莊中分享食物,彼此服侍,感到特別同心親近,氣氛讓人感動!

其中一位姊妹事後說了一句話:「上次活動我覺得好像甚麼都不關我事,但這次我發覺自己也有些地方可以幫幫忙。我覺得很像一家人!」我忽然明白,有時我們太疼愛弟兄姊妹,事事代勞,反而見外,讓他們覺得自己成了客人。

原來家人是甚麼呢?就如家庭宴客,客人是那些來了吃,吃完走的;真正是自家人卻是分擔幫忙,共同承擔。如恩恩家牧所說:「這裡是你的家,樣樣事都關你事!」619讓我深深見證,May區真是一個大家庭!

619還有個有趣的插曲!我們原本的Rundown,是在農莊用膳後,轉移到錦田舊堂看一套關於禱告的電影。由於這套電影是我們當日的重點節目,我們事前也花了不少功夫,特別將電影從兩小時剪接到90分鐘,並放大全片的中文字幕。

我是負責電影播放技術部份的。經過這麼多年在策略區,特別是跟隨群玉ee服侍所學到的,我習慣在每次事奉前做足預備,盡量做到萬無一失。619前一個主日,我特地帶上自己的電腦到錦田試播,並把現場燈製,電線,電製位置,如何使用mixer等一一問過,試過,確定電影能順利播放才離開。

但619當日,我作為先頭部隊比大隊早十分鐘來到錦田舊堂,卻接到一個晴天霹靂的消息--場地的投射器剛剛燒了,是的,早不燒,遲不燒,就是619剛剛燒了!

「主啊,你真是太看得起我們!!!!!」

我馬上打電話向區長,籌委報告狀況。區長馬上聯絡家牧,看能否向新堂借用Projector。還有十分鐘,弟兄姊妹就會到達,當中還有7位新人,說好的來看電影...當時別說壓力,我所有腎上線素都出來了。

但每當這種完全超乎人控制範圍,totally out of control的狀況出現,我靈裡都會有種難以解釋的興奮期待,我知道是神在插手,祂要take over,而我也等著看好戲,看看神要做甚麼。

我和錦田的音響人員再次確認,投射器確實是燒了無法用。家牧回覆,可找人送Projector來,估計需要一小時。那段時間我們做甚麼呢?區長很快敲定了臨時Rundown。我們向場地借用了他們的樂器,音響,臨時加入敬拜環節。同工們在毫無預告下自動走位,彈琴的彈琴,和唱的和唱,開始禱告敬拜。

當大家投入敬拜的時候,一位弟兄也悄悄遛出去,開車到新堂取Projector。整個過程沒人指揮,大家都是自動自覺的,看到需要就去做。整個敬拜時段極其美好,事後和弟兄姊妹說起,他們竟不察覺這是臨時加入的環節。三十分鐘的敬拜禱告結束後,區長將原本安排在後面的見證環節調上來。見證完畢,我們親愛的弟兄就捧著 Projector回來了,時間剛剛好!!

這次燒了Projector,不單沒有影響聚會,反而煉就了我們整個團隊的應變能力,還有共渡患難才會建立起的戰友默契!神的安排永遠是最好的。過程中,雖然也出了些亂子--當 Projector來了,畫面能播了,卻發現沒有聲音!!!我們又手忙腳亂的把電結他的特大擴音器搬到電腦旁,這才解決了問題,但在整個等待過程中,弟兄姊妹們的順服,耐心,支持,都讓我們感動!

一步又一步,這是恩典之路!雖然主的安排許多時會超出我們的計劃預算,雖然很多時都是先驚後喜,但當我們跟著神走在前線,永遠有最多意想不到的驚喜!這是我為何喜歡在神的家中事奉,能夠如此近距離看著神如何建立祂最愛的家,當中的溫暖,成長,感動,是任何屬世的成功,屬世的事業無法媲美的!

創作者介紹

赤誠追尋神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