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ding  

2011年8月28日,是我和總統先生攜手步入禮堂的大日子。
那天的情景,四年後的今天仍然歷歷在目...

感謝最愛我的父神,給我準備這場盛大婚宴,以祂的同在和感力,
讓我感受祂身為父親,看著女兒成長出嫁,靈裡是何等欣慰喜悅。

感謝最疼我的丈夫總統先生,不惜工本給我最好的禮服,化妝師,
讓平日不修篇幅的小赤,也能打扮整齊作他漂亮的小公主,愛你喲。

感謝牧師,眾多領袖,還有和我一起長大的同工戰友們,
那天給我最珍貴的祝福和無數幫助。

每次回看當日片段,都泛起無限甜蜜感恩。
因為知道,這段婚姻,不單是我與總統先生二人的幸福,
也見證著,神為愛祂之人所預備的,是眼未曾見過,心也未錯想過的...

.~.~.~.~.~.~.~.~.

從小我就喜歡看故事,無論是虛構童話、小說傳記,
只要是講述人物發展的書籍我都喜歡。圖書館看遍了,還要到小書店租。
會考時期人家忙著預備公開試,我就忙著啃小說,兩年讀了數百部,
只可惜當時都是看些亂七八糟的愛情小說,沒甚麼營養。

信主以後,我還是很喜歡追看故事,只是對象不再是虛構的小說人物,
而是聖經及過去教會歷史上真實出現過的屬靈偉人。
初信頭幾年,我就幾乎讀遍教會書室可借閱的偉人傳記。

大衛是我最喜歡的聖經人物。我對他的喜愛程度,
就如那些標準「紅迷」可以將整本紅樓夢翻得卷邊折頁,
對紅樓夢每個人物,每句對白,每段劇情發展細緻研究,如數家珍;
我對聖經中關於大衛的記載也是如此沉迷。大衛對我整個信仰影響極深。

但雖然信主前後我都喜歡看故事,兩者有著根本性的不同。
信主前我很清楚我所讀的都是別人的故事,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小說對我來說,不過是逃離現實的喘息空間,讓我暫忘自己的平凡與醜陋。

我從來不會幻想自己能成為小龍女或那個瓊瑤故事裡的女主角。
我太清楚那是假的。廿一世紀香港地哪有王子愛上灰姑娘這樣的故事?
即若有,也不會發生在我身上,故事中的 Cinderella 總是既美麗又善良。
我有自知之明--我既不美麗,也不善良。

但人生中,當你遇上這位「凡事皆可能」施恩的主,
在你生命中忽然多了一種無從解釋的信心與盼望,可稱為夢想的能力。
就是知道 All things are possible! 我們的生命有著無限的可能性。

當我帶著這種夢想的能力,再看那些偉人故事,意義就完全不一樣了。
無論是聖經中記載的大衛、約瑟,保羅,或是近代被神大用的僕人使女
Kathryn Kuhlman,Benny Hinn,腓力.曼都法,
我發現這些被稱為信心偉人的前輩,在開始時都是普通人,和你和我一樣。
我相信神能為他們做的,也能為每個相信的人去做!

許多準新娘都喜歡參觀新屋示範單位,看婚禮雜誌,參考別人的婚紗、佈置;
這些屬靈前輩就是我的示範單位和 catalog,
示範出一個跟從神的人,他的人生可以擁有多少可能性。
前人的見證給予我許多 idea,讓我可以參考和選擇我自己的故事。

另外,就如許多新娘都會用「一生只有一次」的心態來預備婚禮,
希望各方面都做到盡善盡美、不願將就(也以此為藉口打劫新郎哈哈)。
這些屬靈前輩留下的故事也不斷提醒我:

每個人來到這地上只會活一次,只有一次機會!
一次機會
利用短短數十年光陰寫下屬於他們的故事。
前人已經完成了屬於他們的故事,無論他們是否滿意,
也無法回頭再去增減改寫,但我還有機會!
而我又要留下一個怎樣的故事,存到永恆?!

作為十七、八歲對戀愛充滿憧憬的單身姊妹,
在看那些偉人傳記的時候,我自然也會特別好奇、想要參考,
這些愛神的前輩是如何在主裡尋找他們的另一半。

當中我讀到許多奇妙故事,就是神能將兩個本不相識,
甚至分隔地球兩端的基督徒,配對到一起。
例如 Heidi Baker和她丈夫勞倫的故事:

.~.~.~.~.~.~.~.~.

在墨西哥宣教服事的最後一天,我獨自在教堂中忘我地敬拜主,
主突然對我說話,非常清楚地告訴我祂在我一生的計劃。

神告訴我,我要提早一年讀完大學,在那一年畢業。
祂會帶領我到印尼,與著名佈道家梅塔利同工傳福音。
神還告訴我,我會嫁給貝勞倫。

這讓我大吃一驚,我與勞倫僅在一次教會活動中有過一面之緣,講過幾句話。
他比我大十二歲,我對他從沒多想,
但神竟提到勞倫的姓,使我不會誤會,一點也不含糊。

第二天,我離開墨西哥準備回國,在機場過海關時,發現我遺失了簽證。
我只好回到所住的地方,卻意外發現貝勞倫寄來了六封愛意綿綿的信件。
如果我沒有被攔下,就接不到這些情書了。我回信說願意與他再次見面。

當我再次見到他時,是在中國人舉辦的一個餐會上,
我向勞倫談到我小學六年級時在中國遇到的一位老師,
是她撒了一個宣教的種子在我心裡。

勞倫想知道這位老師叫什麼名字。我回答:「貝靈賢。」
「貝靈賢是我母親。」勞倫回答。原來我倆的淵源,在多年前早已預定。

之後有一天,我在辦公室裡敬拜主,主再一次很清楚的對我講:
「今夜,勞倫會向你求婚。」

那天晚上大約十點左右,因為熄燈時間到了,我必須回到寢室,
於是我禱告:「主啊,我聽了你的話,但是他還沒有向我求婚。」
就在那時,勞倫忽然問我:「你願不願意與我共度此生?」

.~.~.~.~.~.~.~.~.

或許這種故事聽來有點像古代的「盲婚啞嫁」,有違現代推崇的自由戀愛。
但自初信時期,每次聽見這樣的見證故事,我都會打從心底非常羨慕。
在我心裡,沒有比神親自安排、帶領的戀愛故事更美,更善。

生命中有某些事情,選擇了,就是一輩子。婚姻就是這樣一件事。
對於一個認真的基督徒來說,婚姻是我們在神面前最莊嚴的承諾,
也是對對方一生之久的委身決定。
自己作的選擇決定,之後過得好與不好,對方愛主不愛主,
也是一輩子相守,沒有反悔的餘地了。

老實說,對於這麼重大的決定,我對自己的眼光沒有多大信心,
我寧可遵從「父母之命」--將此事交回全能全知並最愛我的父神手中。
就如亞伯拉罕(可喻表天父)差派僕人(喻表聖靈)為以撒找媳婦,
將命定的新娘利百加從遠方帶到以撒身邊。
我也深信父神會親自為我選定另一半,並將這人帶到我身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赤誠追尋神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