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求神的國和神的義,但是不要讓它成為你懶惰的藉口。

在委身給神以後,可以這樣說︰讀書不是我的正職;我的正職是返教會。我很享受每一次聚會,每次和姊妹在一起的時間,也喜歡聽帶做筆記,或只是躲在床上靜靜地思想神。我從來不覺得返教會是佔用了我讀書的時間,(反而常常覺得讀書是佔用了我的時間^^")

初返教會時,周間我最期待的就是星期五家聚日,家聚前家母會約我們女孩子到茶餐廳小聚,我是姊妹中年紀最小的,老是說許多不帶大腦的說話(當時的赤誠是很二號機的),打翻飲品,撞跌野,令大家哭笑不得。
家聚後弟兄姊妹到酒樓吃晚飯;因為經濟原因,有時我會只坐不吃。我深刻記得有一次,我坐在家母身邊,她問我:為什麼不吃?我很不好意思地告訴她我沒有錢。那天晚上,她們點了芝士牛油焗龍蝦(是的,我們家聚出了名識食),當這碟美味的龍蝦送上時,家母挾了一大塊給我,令我很感動啊!

預科後期我通了方言,星期三可以去晚禱,我放學會立即回家睡午覺,起來後趕忙做一小時功課,然後出發到上水晚禱(由北角的家乘車到上水base單程約需個半小時)。
晚禱讓我結識了許多其他家聚的大姊姊,聚會後我們會在上水天橋掃街(熟食小販),一起乘火車。整個過程總是說個不停,笑個不停。雖然回到家門口的時候心情會很緊張(因為大多已是十二時,會被爸爸罵),但我還是很喜歡去晚禱。

大學時期我最開心的是不用早起床。我盡量選擇早上十一時後的課堂,早上睡飽起來以後,我會首先悠閒地禱告靈修一小時才開始一天的生活。晚上如果沒有聚會,我大多會和姊妹在一起,有時是入粉嶺圍,和一大群姊妹大食會,打球;更多是和我的知己好友在一起,我們會一起靜靜地彈結他唱詩讚美神,吃晚飯,談信仰,談將來。

星期六晚上的街頭佈道,是我每星期的大事。我通常會在下午三時左右開始預備,那段時間親近神是特別flow的,一直延續到五六點當我乘車出發到上水的時候,在途中我已經可以感覺到神的恩膏。

看到這裡,我不希望令你誤會,赤誠是在鼓吹︰「唔駛讀書架,你淨係返教會成績自然會好架喇。」那是一種不合乎屬靈現實的童話故事。
對比起大部份應付高考的學生,我用在學業上的時間的確很少,一周只有十二小時。但我一直是很小心地運用餘下的時間。

這個概念很簡單,你是怎樣運用除學業及信仰以外的空閒時間呢?
舉個更現實的例子,假如你信主前每天用兩小時來看電視/上網/打波等等,兩小時來做功課及溫習,信主後你仍舊用兩小時來玩,然後從做功課的那兩小時內抽一小時出來靈修,這算不算撒種呢?

我無法回答你,因為我自己一直不是這樣的。
特別在預科撒種的初期,除了每周聚會前和姊妹一起吃下午茶,星期日返主日和傳福音前會做些輕鬆的事情relax一下,公眾假期參與家聚活動,基本上我是沒有甚麼空閒時間的。我的生活繁忙緊湊──每天三點半放學後,會第一時間「標」回家睡午覺。大約睡三小時然後起來吃晚飯,洗澡,執房等等,生活起居不會再像以前那樣「摩摩蹭蹭」。八點半左右開始做功課,溫習,一般是兩小時,不會超過三小時。溫完書就會開始聽帶做筆記,禱告靈修,十二點睡覺,第二天七點起來上學。(是的,讀書時期我每天睡十小時,這點後面會再有解說。)

撒種總是辛苦的,但我親身經歷,它帶來的收成是很豐富的。我是先有兩年預科的撒種期,然後就享受了三年極悠閒的大學生活;先有兩年上氣不接下氣的核數生活,然後至今仍在享受接近自費全職的生活(不然那有可能做這個CJC網站,每天打這麼長的文章^^)。不過,即使在這些收成期中,我仍然很謹慎,究竟我這些自由時間,是投資在神的國裡面,還是用在無謂的私慾上。

所以,要留意你在撒的是甚麼種。因為「先求神的國和神的義」和在學業上偷懶,兩者有著天壤之別。如果你是前者,你發現神會大大祝福你,你會經歷許多學業的奇跡。但是,如果你是後者,你會發現,甚麼超自然的事情都沒有發生,你的學業依然如故,甚至可能真是因為你少了時間讀書,成績退步也不為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赤誠 的頭像
赤誠

赤誠追尋神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