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始寫於2004年7月2日,第二次更新於2014年12月,第三次更新於 2015年9月21日)

好吧,雖然「反叛期」這個字眼套用在一個廿三歲的人身上實在有點尷尬,但我得承認,99年夏天,我的心態就像一個十幾歲羽翼初豐的年青人。

首先,我覺得在信仰裡我已經長大了。

不能抹殺的是:我的確與神建立了很親密的個人關係。祂是我最可親的爸爸,也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們每天都有密切的溝通。我的靈修生活豐富有趣,常常有點新的領受。每周街頭佈道帶著神的恩膏與恩賜,是講見證的常客。

你不可以說我在屬靈上甚麼都不懂,只是,一旦用成年的標準來量度我,我又顯得那麼愚昧和不懂事──

◎ 我能夠動用部份屬靈能力,支取不少祝福;卻對敬畏神,審判,咒詛這些事情掉以輕心;

◎ 有點洞察力可以看見周遭的問題,但又沒有意識去堵破口;

◎ 察覺到屬靈長者人性和有限的一面,但又未懂事得會去體諒,感激和報答他們的付出;

◎ 擁有的基本真理和屬靈經歷足夠推動我嘗試獨立思考;但又未足夠到用成熟的方法處理疑惑或分歧;

◎ 發現到神賦予自己的獨特之處,希望儘快躍上舞台,但又不想負責任,亦沒有耐心藉著服侍的行動在群體中逐步尋找角色。

◎ 急於與成人看齊,視階級為剝奪,壓榨,不公平的像徵,卻看不見責任和權柄之間的關係。

 

適逢這個毛躁時期,牧師開始分享許多關於權柄與順服,神的嚴厲與審判等訊息,裡面提到許多神對基督徒的審判,特別是對教會中那些叛逆權柄、攻擊祂所膏立的僕人,神是何等嚴厲。

「審判,審判...神邊係咁架...」父神一向待我寬厚慈愛。這些真理與我素來熟悉、親身接觸的父神,有太大分別。我不但一時未能接受,甚至是激起反感--我不喜歡任何人說父神「壞話」、將祂形容得如此可怕。

 

一個主日早上,洗澡的時候想起牧師最近分享的信息,越想就越生氣,最後我忍不住向神投訴,意思大概是「神呀,你教下日華啦。」

差不多即時,神回答我說:「你要聽日華的話。」

平常神是用微小的聲音對我說話;這次不知是怕我聽不到,或扮聽不到,祂特別用接近肉耳可聽到的聲音來囑咐我。

神既說這話、我沒敢再說甚麼,心裡卻像打翻醋罈,五味雜陳,醋意萌生。

 

.~.~.~.~.~.~.~.~.

 

摩西娶了古實女子為妻。米利暗和亞倫因他所娶的古實女子就毀謗他,說:難道耶和華單與摩西說話,不也與我們說話嗎?這話耶和華聽見了。(摩西為人極其謙和,勝過世上的眾人。)

耶和華說:你們且聽我的話:你們中間若有先知,我─耶和華必在異像中向他顯現,在夢中與他說話。我的僕人摩西不是這樣;他是在我全家盡忠的。我要與他面對面說話,乃是明說,不用謎語,並且他必見我的形像。你們毀謗我的僕人摩西,為何不懼怕呢?

耶和華就向他們二人發怒而去。雲彩從會幕上挪開了,不料,米利暗長了大痲瘋,有雪那樣白。亞倫一看米利暗長了大痲瘋,就對摩西說:我主阿,求你不要因我們愚昧犯罪,便將這罪加在我們身上。求你不要使他像那出母腹、肉已半爛的死胎。於是摩西哀求耶和華說:神阿,求你醫治他!

耶和華對摩西說:他父親若吐唾沫在他臉上,他豈不蒙羞七天嗎?現在要把他在營外關鎖七天,然後才可以領他進來。於是米利暗關鎖在營外七天。百姓沒有行路,直等到把米利暗領進來。

 

.~.~.~.~.~.~.~.~.

 

99年末,我忽然從天堂跌進地獄。

首先是我右邊一條肋骨無緣無故彎曲了,痛楚後來伸展至頸椎,盤骨,無論是站著,坐著都帶來晝夜的折磨。專科醫生也找不出原因,並且也沒有解決辦法。

認識神以來,我一直經歷神無微不至的眷顧,在過去一年更如天父掌上明珠,神跡連連,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現在卻頭頭碰著黑,生活變得一團糟──經濟出現問題,工作朝不保夕,與家人關係緊張。虎落平陽被犬欺,連平日踐踏在腳下的邪靈小鬼也伺機對我作出靈界騷擾,以為我一時失寵就不敢奉耶穌的名驅趕牠們,真是找死!!

讓我真正懼怕的,不是環境的困擾,以往我也經歷過撒旦的攻擊,面對過缺乏,困難,疾病,危險,每次內心都大有平安,因為神與我同在。但這次...我清楚知道祂的同在離開了。對於一個習慣每天活在祂同在裡的人,突然失去祂的遮蓋,那種感覺是極為明確,真實而且恐怖的。

 

整件事發生得毫無先兆,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錯了甚麼。惟一想到可能衝撞了主的,就是那天浴室裡的對話,但我沒想到事情會這樣嚴重。雖然心裡有許多不明白,但我也立刻改變態度,不敢再在心裡批評牧師或那些訊息了。

肉身的管教只是維持了一兩個月。要命的是,主沒有立刻恢復我與祂的溝通及親密關係。此後最少有一整年,神很少對我直接說話,即使情況危急迫不得已要直接向我說話(例如那次警告我不能單獨留在以色列)態度也是很冷淡,完全是丟下一句話就轉身離開。

失去神同在的感覺,聽不見神的聲音,這比任何肉身上的管教,環境上的困難更讓我心生畏懼,也更快讓我俯伏投降:「主啊,您要我聽誰的話、我就聽誰,您要我做任何事情我都願意去做,只求您不要轉臉不理我。」

我已經這樣誠心認錯了,但主還是不向我說話,往日那份熟悉的同在恩膏也沒回來。這讓我更驚惶心碎。

過去主待我是如此真摯,我也一直盡心竭力為祂奉獻所有。我倆患難與共經歷了那麼多事情,難道現在因為我一次錯誤,牧師一個「第三者」,祂就將我打入冷宮不再理我...

 

我不明白。那一年,雖然我仍然做著一切基督徒應做的事情,正常出席每一次家聚主日,每周帶領街頭佈道,在弟兄姊妹眼中似乎沒有甚麼不同。然而,失去神的同在,一切宗教活動都變得沒意義。

我不想獨處,但即使人群中,在姊妹的笑聲中,我仍然覺得很孤單。一個人的時候,我會盡量找事情做,假期的時候曾經從早上八時玩遊戲機至午夜,眼睛再也掙不開才帶著難以言喻的傷心困惑攤在床上:主祢在那裡?真的不要我了嗎?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錯了甚麼,也不知道怎樣做才能回復過去那種親密關係。

那刻我深深體會大衛為何寧可四面受敵,也不願神向他掩面。我寧可神狠狠地打我罵我,也不願祂對我如此沉默冷淡。

 

米利暗被父親吐唾沬後,被關鎖在營外七天,我被關在外一整年...

再次回到父神面光跟前,我真有大罪得赦的感覺。那種失而復得,做夢般的不真實。那種,生怕再次失去的誠惶誠恐...我覺得自己一下子老了很多;一年前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初生之犢,那個恃寵生嬌的掌上明珠,早已不知死到那裡去了。

 

對於這件事,其實我也一直很不明白 ── 我到底犯了甚麼彌天大錯?主要這樣狠心待我?

當時我只是個廿三歲剛步出校門的大小孩。我雖心裡對牧者不服,但我從來沒有、也不屑向人說任何批評牧師的話;更遑論有任何散播紛爭、分裂教會的行為。並且我當時的反應純粹是不懂事;絕非惡意叛逆。

 

由始至終,神沒告訴我祂為何下此重手,我也沒敢問。

經歷這蒼海桑田,我如驚弓之鳥,在神和領袖面前都是千萬個小心,畢恭畢敬,縝思謹言。能再次侍立在主面前就是萬幸了,之前的事、那裡還敢多問。

直到多年後,我才逐漸明白,主當日如此待我,與其說是因為我犯了甚麼錯誤要懲罰我,不如說,主是全心為了我的將來鋪路,預備,保護我。

 

我相信每個渴慕主的基督徒,都會非常渴望與主建立第一手關係,能直接聽到神的聲音,明白神的心意,蒙神親自引領塑造

我也不例外。從初信遇見神,發現人是可以和神發展第一手關係的,我就立志傾盡一生貼近祂,絕不滿足於二手信仰!

 

誠然,人若真有幸與神建立第一手關係,那是天大的恩典和揀選。

這些人對真理的認識,對屬靈事物的看見,對世事的洞悉,都是神手把手親自教出來的,可謂盡得真傳。那種領受和長進,和二手講解傳授,自是不可同日而語。

但事情永遠有正反兩面。正因這些人真是能聽到神的聲音,若內心稍微驕傲,也會落入一個足以致命的試探--

過份相信自己的一手領受而輕視了其他神僕人的勸喻和教導。

 

每個神的僕人都有他的盲點,這些盲點會限制了他對主、對真理,對事情的解讀,有意無意地屏蔽了聖靈某一類聲音。

我們或以為只要與神建立一手關係,就是萬能的,不會存在任何盲點--

怎可能有盲點呢?明明今早主才向我說話,明明每天與主緊密連繫;若真有甚麼重大紕漏,主豈不及時提醒嗎?

但我發現,是的,主甚麼都看見,甚麼都知道,我們何時走錯路,看錯事,前面有個坑,祂全都知道。

 

祂自然可以直接向我們說話,但祂也可以選擇藉其他人告誡我們,甚至故意起用靈程比我們幼嫩的人提醒我們。

這不是我們靈程級數,能不能聽到祂聲音的問題,而是祂 Sovereign Lord 的全權決定,

祂就是要我們時常謙卑下來,去接受其他人的教導提醒,不容我們落入「我只聽神講」的驕傲中。

 

多少曾被神重用的神的僕人,就是落入這個驕傲陷阱而變得偏執盲目。

他們自恃自己與神一手關係,能直接聽到神的聲音,就輕視「人」的勸導,忽略了聖經一貫「互為肢體」的原則。

可畏的是,神差人來說,他不聽;在這事上,主也不另向他說話,結果越走越偏,竟無人攔住他。

到後來犯下的錯誤,連旁觀者都感到不可思議--一個曾與神如此親密同行的人,怎會錯得如此離譜也不自知?!

 

主那麼嚴厲吩咐我要聽牧師的話,就是趁我還年幼的時候,根深蒂固地給我打下根基 -- 

我不單要順服祂,聽從祂的聲音;也要存著謙卑受教的心,敬畏順服凡祂所膏立的僕人,讓我隨時能接受第三者的勸喻改正。 

這是祂在與我建立更深的一手關係前,負責任地為我設下的安全網:我有主的引領,也有屬靈領袖雙重保護。

 

這安全網若不設好,更多的一手經歷只會讓我越來越危險,容易墮入固步自封的陷阱。

 

回想,主待我一向十分忍耐寬容。我那許多任性,軟弱,有時自己看著覺得成何體統,不好意思,主卻很少提起。祂從沒苛刻迫著我,挑剔我。

但每當祂狠下心對我管教與嚴厲的時候,莫一不是因為祂知道那件事對我有多重要!!

 

那一年,祂狠下心腸暫時不再向我說話。這個方法對我,非常要命,也非常管用!!

我無法形容,這一年對我的影響有多大!

它如不滅的烙印,永永遠遠烙在我心上,成為我的一個提醒,也成為我日後的保護,讓我永遠不敢自恃:「耶和華不也與我說話嗎。」

 

主太清楚用甚麼方法最能對付我,祂對我的一切了如指掌。沒辦法。在祂面前,我一點勝算都沒有,一點骨氣都拿不出來。

不要說抱怨抵抗,我連問為甚麼的勇氣都沒有。只要祂一轉臉,我就是會嚇得五體投降,肝腦塗地。

 

「主您要我做甚麼?您要我改的,我願意改,您要我放棄的,我願意放棄,您要我學的,我都願意去學。」

 

祂要怎樣將我搓圓壓扁我都無所謂,我不在乎失去那些尊嚴。只要能留在祂身邊,我就感到最大的幸福和滿足

 

「凡管教的事,當時不覺得快樂,反覺得愁苦;後來卻為那經練過的人結出平安的果子,就是義。」

這一年確實磨得我肝腸寸斷,但也讓舊往那個「我」被揉碎到一個地步,再也無法拼回原狀。

再次來到祂面前的,是另一個人。從敢愛敢恨的毛燥小女孩,進到更成熟謹慎的皇后位份。

 

98年,在整件事發生以前的一年,家聚負責人幫我改名作以斯帖。

論到皇后位份,我們可能以為是高高在上的意思。現代推祟自由民主和平等戀愛,我們很容易用現代那種戀愛觀念和早已消失的君主制度、錯誤解讀我們和主的關係。

但皇后以斯帖的故事,就是提醒我們何謂王權。如果你真視主為良人,要謹記,你的丈夫不是普通人,不是童話裡屬於你一個的白馬王子,祂是可畏的萬王之王!

 

「王的一切臣僕和各省的人民都知道有一個定例:若不蒙召,擅入內院見王的,無論男女必被治死;除非王向他伸出金杖,不得存活。現在我沒有蒙召進去見王已經三十日了。」

「第三日,以斯帖穿上朝服,進王宮的內院,對殿站立。王在殿裡坐在寶座上,對著殿門。王見王后以斯帖站在院內,就施恩於他,向他伸出手中的金杖;以斯帖便向前摸杖頭。王對他說:王以斯帖啊,你要什麼,我必賜給你;你求什麼,就是國的一半也必為你成就。

以斯帖回答說:我有所要,我有所求。我若在王眼前蒙恩,王若願意賜我所要的,准我所求的,就請王帶著哈曼再赴我所要預備的筵席。」

 

以斯帖雖然貴為皇后,也是王身邊最受寵的女人。但她知道她的生死廢立,不過在王一念之間。

在這稱為她丈夫的王面前,以斯帖是何等恭敬小心!因為她的丈夫,不是平民百姓,是王!

 

這提醒了我們,在與神建立親密關係的路上,一個很重要的原則 --

是的,上帝很願意成為我們最可親的父親,良人,密友;但無論何時,我們也不能忘了,祂同時也是至高可畏的神,是我們的,是擁有絕對主權的主人。

 

很多年前,主已親自應許,祂願意將任何東西給我。祂對我恩寵極大、情深義重,這是我知道的。

但我也知道,無論我有多得寵,我的一切位份在王面前是命立就立,說廢就廢。有些界限我是不能逾越,有些話我是不能說的。

 

在這場管教以後,我從來不敢在神面前妄論其他神的僕人。那些是祂的人,是站住是跌倒,王自會處理定論。

撒旦最高興就是看到神的僕人互相廝殺。牠最希望就是我沉不住氣逾越王權或急於保護自己,我還沒笨得自己一頭撞進去。

每當我與其他神的僕人看法不同,也提醒自己「錯的可能是我」,專心聆聽理解別人的看法,真誠求問主。

 

這不代表我變得膽小怕事,誠惶誠恐──相反,我在王面前伏得越低,在靈界裡身份就越顯赫尊貴。

撒旦邪靈認得也最忌憚那些常在主面前的人。或許在人前我只是個寂寂無聞的基督徒,但我知道在靈界眼中,我是尊貴威嚴有份量的。

 

「耶和華說:你們且聽我的話:你們中間若有先知,我─耶和華必在異像中向他顯現,在夢中與他說話。我的僕人摩西不是這樣;他是在我全家盡忠的。我要與他面對面說話,乃是明說,不用謎語,並且他必見我的形像。你們毀謗我的僕人摩西,為何不懼怕呢?」

99年主管教我的時候,這是祂給我的一段經文。當時在這比喻中,日華牧師是摩西,我是米利暗。

而我不期然羨慕摩西--嘩,摩西就好啦,佢大唒啦!

 

是的,主給摩西很大很大的恩典。他是神親手帶出來的,主面對面與他說話,他曾親眼看見神的形象,是一手信仰中的一手信仰。

主也給他非一般的尊榮,權柄。沒有主的授權,其他人碰不得他。但在羨慕摩西的同時,我們必須平衡看到一件事:

主一手帶摩西出來,多年來傾心教導,親手授權給他,感情關係自是非一般。

但當摩西犯錯時,主也毫不留情親自清理門戶。

而按著摩西所得的尊榮位份,主對他的嚴厲不是一般人能理解或承受的

我若羨慕摩西那種一手信仰,當知道,同樣的原則和要求一樣應用在我身上。

 

「摩西從摩押平原登尼波山,耶和華把基列全地直到瑣珥,都指給他看,對他說:『這就是我向亞伯拉罕、以撒、雅各起誓應許之地,說:我必將這地賜給你的後裔。現在我使你眼睛看見了,你卻不得過到那裡去。』於是,耶和華的僕人摩西死在摩押地,正如耶和華所說的。」

摩西被稱為神的朋友,也是最忠心的僕人。他啃下這塊硬骨頭、帶領頑梗叛逆的以色列人走過曠野,正所謂沒功都有勞。但神因摩西擊打磐石、向他發怒,不容他進入迦南美地。

對於摩西擊打磐石是犯下了怎樣的彌天大罪、不同釋經家有不同解釋。但我看見,當我們很熱衷於解釋神為甚麼要如此嚴懲摩西的時候,當事人摩西自己倒沒問為甚麼。

 

在進入迦南美地以前,神將摩西帶到山上,讓他親眼目睹應許之地,然後將仍然身強力健的摩西賜死在摩押。摩西順服就死,沒有半句爭辯怨言。

君要臣死,這就是摩西認識神的王權。君王有君王在國家權責上的考慮,多於個人關係感情因素。摩西沒在以色列眾民面前尊主為聖,這是影響整個國家的事。王不能因往日情誼、朋友關係徇私枉法。

 

但我們看見,神絕不是那種冷酷無情的君王,相反,祂極念情義。神雖然不容摩西進入迦南美地,卻處處顯明祂的恩寵眷愛。

摩西到一百二十歲臨死前,眼目沒有昏花,精神沒有衰敗,並且神親手將他埋葬。最重要的是,在新約登山變像中,我們知道,摩西在永恆裡,還是得到神極大尊榮獎賞。

 

對於磐石事件,神沒詳細解釋祂的判決,摩西也沒多問。但這正是摩西和神之間的默契。神知道,祂不需要向摩西解釋太多 -- 摩西受得了,因為摩西認識祂。

摩西清楚認識神是良善公義信實慈愛的主。無論主如何處置他、都是已將他的一切考慮在內,最公義洽當,情義兩全的決定,必不負他!

我們不一定能了解神對個別事件的處理法,強如摩西是神的朋友,他也不能,並且也不需要。但重要的是,我們不能不認識祂是怎樣的主!

 

我深深敬畏我主我王,但我更愛祂和信任祂。對於神在我身上所做的每個判決,我不一定當時就能明白;但我心悅誠服接受祂的任何管教判決。

因為我深知主是良善公義,也是絕對愛我的。祂的審判是最公義合適,祂的管教,經練過都能結出存到永恆的果子。

 

主曾應許,願意將我所求所願的賜給我。我有所要,我有所求。我祈求神讓我永遠帶著一顆謙卑,善良,愛神,愛慕真理的心!

我不相信自己,不想站在自己這邊,我只想永遠站在主那邊。我相信主,也相信主會把不同的人帶到我身邊引導、提醒我!

願我永遠存著柔軟敏銳的心在面前。我對一點抵抗能力都沒有,一點辦法都沒有,我心甘情願被搓圓壓扁,永遠輸給

 

相關文章:

撇棄驕縱舊往自我

以色列之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赤誠追尋神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赤誠
  • 謝謝大家的留言!想告訴各位留言的訪客一聲,大家如果是在沒登入並且以 Private Comment 的方式留言,這樣即使我回覆了您們的留言,您們也是看不到的。但您們的鼓勵都溫暖我心,願神更藉著CJC的文章祝福大家!AMEN!!
  • Sinman_L
  • 你好…剛好經過,看了幾篇你地分享…
    由於我最近因為家中問題,都想轉做home office,想問一下你的工作是在哪裡找?有沒有需要很多相關工作經驗?

    謝謝~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