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認知到「憤怒是因為規定被觸犯」以後,
我就開始常常留意自己何時發怒,又因何事發怒。
有些規定說起來還真是蠻好笑的。

例如早上上班的時候,我常常會在電梯間碰到同住一層的一位鄰居。
我留意到每次電梯到達的時候,他總是搶著進電梯,
然後退到後面的角落,讓其他後進的人按電梯的按鈕。

今早又碰到他的時候,我忽然留意到,原來我暗地裡在鄙視他:
「男人之家,西裝骨骨,乜咁冇風度架!」
我立即笑了出來,原來我對男性是有這種規定的!

我想是因為在成長過程中,我接觸最多的一位男性,
我親愛的哥哥,是一位很有風度的小紳士。

(真的,不知從那裡學來,記憶中我四歲、他五歲的時候,
出門乘地鐵他已會自動讓坐給我和媽媽,小學時期他甚至會幫我提書包,
難怪我哥十多歲已惹來狂蜂浪蝶^0^)

所以我從小已有個概念:男孩子應該有風度。
無形中就衍生出一連串不成明的規定:
男孩子應該hold著lift門,
男孩子應該讓女士先出,
男孩子應該幫女孩提重東西...
但不要提女孩子的手提包,那很難看!
哈哈!原來規矩還蠻多的麻!

另一件我回想也覺得很好笑的「發怒」事件,
是發生在一次聯合青少年家聚敬拜讚美聚會中。

當時我隨所跟進的家聚去參加這個夾 band 活動,
在我們安頓好以後,我留意到我們那位很有愛心、又很有僕人的心的家母,
獨自走到後面的長桌,拿起一盒盒的飲品,我知道她是想拿給家聚的小羊。

那刻,我看見家聚的女孩還坐在座位上(其實她們根本未留意到家母的舉動),
就甚不悅,心想:「嘩,你地坐唒係度,掉轉要家母服侍你地,咁仲成世界既!」

「你地快D去後面拿野飲啦!」我像舉鴨子一樣催促她們:
「如果唔係你地家母就服侍你地架喇!」
當然,小羊們其實都是很乖的,一聽就立即起來湧過去幫家母。

那時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對這種事總是那麼火大,
(當然,我的所謂「火大」表達出來的時候仍然是很溫和的。)
但現在我就明白,因為在我心裡定規了:跟從者是應該十分尊重領袖的。

就如恩賜運作所說,我所定立的規定,
我不單會套用在自己身上,也會套用在別人身上。

「你有種很特別的特質,是神用你的。
就像之前姊妹所說,你對領袖的跟從和順服性是非常高的。
你因為愛神的緣故,當你知道這些領袖是神所恩膏的,
你便會抓著機會祝福領袖,如傳威所說,你是領袖的涼風。

但我也同樣收到:你對跟從者,同樣很要求他們做到這件事,
很多時你push他們去做,而不是以生命影響他們。
所以在最初你跟進人時,會有很大挫敗感。因為你覺得:
為什麼他們不能像你一樣,如此甘心樂意地順服?」

在公司裡,工作認真、是我對自己、對別人最重要的規定。
我可以接受下屬不聰明或學得慢,但我完全接受不到做事苟且的工作態度。
每當下屬交些馬虎完成的工作給我,我就扯火。
忠誠,更是我的底線。對於不誠實的下屬
(例如沒完成工作責任又訛稱已完成、行內稱為「放飛機」),
一旦發現,我的憤怒程度基本上就是── 一次不忠百次不用!

雖然我絕少以情緒的方式、怒氣來表達我的不滿或憤怒,
(即使我心裡如何生氣,到下屬走到我面前的一刻、
我一定已經收火,語氣非常平靜,這方面的功夫我是爐火純青的。)
但這些觸犯我「死罪」的下屬,基本上,日後很難再有機會在我手下工作。

當我這樣留意和回想的時候,就察覺到,
其實我對別人也是有不少規定的,
有些規定,是合理的;有些規定,卻是過火的。

我發現,通常在我不合理地要求自己的地方,
我也容易不合理地要求別人。

隨著我對自己的要求無止境地提高,
我對別人、特別是下屬和跟從者的要求,也不斷提升。

我想,這就是許多人在小有成功以後,變得越來越嚴苛的現象吧!
但感謝神,藉著這一連串的訊息,提醒我們。

我願意不斷發現和修削我的規定,
直到我的每個規定都是雙贏的──
使自己幸福,也使別人幸福。
讓我的人生是整全地似神,建立一個有規模的見證!

創作者介紹

赤誠追尋神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