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我感到非常疲憊並且認為我最需要的,是放一場長假。

在這狀態下,神卻對我說:「我要你預備在下年度開始,將你現有的事工擴大一倍,加增一倍人手,加增一倍經濟。」

可以想像,那完全不是我想聽到的!
假如有船可搭,我可能會像約拿一樣,跳上下一班前往尼尼微的船。

我回答神說:「神啊,過去這六、七年,我拼盡一切才開始了這十七間教會,現在你卻告訴我要在下年度將事工增加一倍,這是超過我能應付的。

我繼續抱怨:「主啊,你的擔子太重了!你說你的軛是容易的,你的擔子是輕省的。我相信聖經裡的每一節經文,但我很難相信這節經文,一定有甚麼地方是出錯了!因為你的擔子很沉重!」

再一次,我聽見神的聲音,祂的回應就像一巴掌打到我臉上:
「那麼、或許你應該檢查一下你的生活,看看當中有甚麼不對勁。
因為我的話說了: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

祂指示我一節經文:「凡從神生的,就勝過世界。」
然後祂向我顯明,我所做的許多事情都不是從神生的。

不錯,它們都是出於善意的好事情、是公義又美好的事情;但它們不是神叫我去做的。
因為它們不是從神生的,所以不能勝過世界,反要費好大的功夫才能做到。

我再看了那節經文一遍,勝過世界的是甚麼呢?
正是信心!

假如我只做祂要我做的,並且我讓我的信心一直維持在健康狀態,祂的擔子就是輕省的。
能夠做到這點,我必須花時間禱告和讀經,尋求神的心意,並且使我的信心再次建立起來。

太多人只是被自己的情感、情緒、才能帶領,按人的計算和好意見來行事。
他們花太多時間跑來跑去、試著做許多神沒有呼召他們去做的事情。
這就是許多基督徒領袖燒毀、精力耗盡,甚至身體出現問題的原因。

很不幸地、幾年後,我必須再以一種相當痛苦的方法,來學會另一個類似的功課--

那是極繁忙的一年,那時我們正在舉行通宵禱告會,加上週間一個接一個同工會,我快累壞了。

一次駕車的時候,我感到胸口像被火燒一樣,我以為只是疲倦和壓力。回到家後倒頭便睡。但第二天起來,痛楚比前一晚更激烈,我太太便把我送到醫院。

經過十天檢查以後,醫生告訴我...

我得了心臟病!!

剛開始,我無法相信,我怎可能會有心臟病?!
或許那聽起來有點無禮,但我真的不了解神怎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特別是我現在所有的工作都是為了祂,不單是為了祂,也是由祂帶領的。

躺在醫院的床上,我有許多時間禱告和默想,有許多時間和神說話及聽神說話。在我腦中不斷浮現這個問號:「主啊,為甚麼這件事會發生?」

主指出,我的生命裡有驕傲。
對此我感到震驚,也為自己辯護--因為我覺得我從未企圖高舉自己。

主叫我翻到彼得前書五章六節:「所以你們要自卑、服在神大能的手下。到了時候,祂必叫你高升。
你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神,因為祂顧念你們。

如何謙卑自己呢?就是將你一切的憂慮卸給神,而不要以為你夠大到能夠靠自己處理一切!

我檢討,我固然有將憂慮卸給神--但只是部份、而不是全部。
我仍然靠自己背負著一堆憂慮與擔心。我以為這是我應做的工作,但事實上我是在侵犯神的領域--使每件事圓滿地完成是祂的工作。
只要我們願意放手並信任祂,祂就會使之完成。

人嘗試靠自己解決所有難題,在神眼中是一種驕傲,是神所敵擋的。

「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

神說我們要掛慮多少呢?95%?98%?
不!是一無掛慮!

假如你這樣做,神的平安,就是那出人意外的平安,會「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

如果你不想有心臟或其他因壓力而來的疾病,學習將你的憂慮卸給神,祂的平安便會保守你的心懷意念--不單是屬靈的心,也是肉身的心。
我容許憂慮勝過我以至失去神的平安,而我的心也為此付上代價。

感謝神,許多人在我住院期間為我禱告,而當我出院時醫生也告訴我一切檢查完全正常。
但那並不表示我可以再去試探神。如果我繼續肆無忌憚地加重我心臟的負荷,就太魯莽了。
我必須小心運動並注意飲食,但更重要的是,在這件事上我學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就是不管發生甚麼事,不論我面對多大壓力或多繁重的工作,我都不憂慮、不擔心
我試著讓神處理所有問題,而我發現那是真正的謙卑!


君王不能因兵多得勝;勇士不能因力大得救。
靠馬得救是枉然的;馬也不能因力大救人。

耶和華的眼目看顧敬畏他的人和仰望他慈愛的人,
要救他們的命脫離死亡,並使他們在饑荒中存活。

我們的心向來等候耶和華;他是我們的幫助,我們的盾牌。
我們的心必靠他歡喜,因為我們向來倚靠他的聖名。
耶和華啊,求你照著我們所仰望你的,向我們施行慈愛!

創作者介紹

赤誠追尋神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