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耶和華使大衛四境平靖,不被仇敵擾亂,
王對先知拿單說:
看哪,我住在香柏木的宮中,神的約櫃反在幔子裡...

自六月一日不用上班後,這個月,
常常會有種感覺:我是不是在做夢啊?
這是真的嗎?為什麼這麼好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呢?

旁人或許很難理解,不用上班有這麼興奮嗎?
其實小赤本身也是個很喜歡工作的人,
只是近年我的身體狀況實在不足以應付上班加上事奉的生活模式。

每晚的淺睡根本無法恢復精神,
另一天的工作和生活又再開始,如此日復日累積,
我只能拖著疲乏的身軀、用意志力捱過每一天,
真的,我只能用「捱」來形容這種身體狀況。

但現在我能有充足的精神,享受每一天,
那種美好程度,簡直就是上了天堂,
我覺得自己真是太太太幸福了!

除了肉身上的幸福和總統先生對我的眷愛,
更大的幸福,是在我的心靈裡、信仰上。

Magnify the Lord(放大神),
原來就是我信仰上一直遺失的鑰匙。

內心種種的不安、罪疚,自我懷疑,
驕傲、比較,過份著意領袖的反應,怕被拒絕...

種種問題,其實根源都是一個,就是過份注意自己。
當我時刻聚焦在神身上,信仰便完全進到另一個層次。

.~.~.~.~.~.~.~.

科林發起了一個新post,
題目是分享一些個人很深刻的詩歌。
思想這個題目的時候,腦海立刻浮現這首詩歌和背後的故事。

06年大組為我恩賜運作前,其實發生了一件事。
那個早上,我正禁食預備的時候,
接到一個電話,得知運作出了一點意外。

身為被運作者,我在此事上明明是最大損失;
但讓我錯愕的是,我不但沒受安慰,
反被誤會沒好好預備自己。

掛線後,委屈的眼淚,夾雜著憤怒和滿頭問號,
一下子湧上心頭,我不知該怎樣做。

就像是潛意識第一個反應,
我立刻拿起了結他,跪到床前。

浮現我腦海的,是這首詩歌:
What can I offer unto You
Who made the world and all things new
And knew my name before time began
What can I give to You who reigns
Who owes no debt to anything
All I have Lord is my praise

我發覺,每次我的魂完全被破碎、無法承擔的時候,
從我靈裡深處第一件事情,發出最深切的呼喊便是:
神你配得我所有讚美!

這是我由衷的心裡話,
無論我是否得祝福、無論我遇到怎樣的對待,那都不重要,

即使我消失,即使我灰飛煙滅,
你仍配得我一切讚美!


沒料到...那天恩賜運作,
神卻給予我最大的祝福、鼓勵和肯定...

.~.~.~.~.~.~.~.

你是一個在神的家,忠心的僕人。
神認識你,要訓練、鍛鍊、磨練你,成為這間教會的母親

我收到一幅圖片,你在澆灌自己的信仰,
但你不是用水澆灌,而是用你自己的眼淚來澆灌,
這幅圖片,讓我很感動。

神給我四個字:「肝腸寸斷」,
你曾經歷人生許多不同的事件、艱難,
但縱使遇到壓力、不明白、不體諒,甚至是迫逼時,
你對神那種忠心、對領袖那種支持,神很欣賞。

你常覺得:「有苦自己知」;
但神今天回應你,你會苦盡甘來。

.~.~.~.~.~.~.~.

神真的讓我...苦盡甘來。

但這刻,回望過往的信仰歷程,
我真的覺得,其實,唔係好苦啫。

我忽然更深體會約瑟為他兩個兒子起的名字:
以法蓮:神使我在受苦的地方昌盛,
瑪拿西:神使我忘了一切的困苦。

或許,在那十三年裡,
約瑟曾經覺得自己為神付出很多,覺得自己為神失去很多...
但神後來賜給他的祝福是如此之大,
約瑟打從心底忘記了從前一切的困苦。

同樣,今天神給我的種種祝福,讓我深被恩感:
我做了甚麼,配得神你如此恩待我?

但原來,信仰就是這樣簡單--忘記自己。

無論我為神付出過的,我在神面前失誤過的,我都不再算計。
身邊複雜的人和事,我也沒心思理會太多。

在我一生中,只是時刻數算神的恩惠,
記起祂的良善,祂對我無盡的愛。


主耶和華啊,我是誰?
我的家算什麼?你竟使我到這地步呢?
這在你眼中還看為小,又應許你僕人的家至於久遠。

主耶和華啊,我還有何言可以對你說呢?
你行這大事使僕人知道,是因你所應許的話,也是照你的心意。
你本為大,除你以外再無神。

創作者介紹

赤誠追尋神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