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6799[1].JPG

上一次更新CJC,是九月,題目是神的管教。沒想到三個月後提筆所寫的,還是管教。

其實這大半年,主不斷賜福給我。生意方面,自六月起我已僱用了Part time,當起小小的老闆來了。日常大部份工作都有同事執行,我的工作十分清閒,形同半退休狀態,收入卻是以往在會計師樓忙到發昏時的數倍。

信仰方面,主將我心所願的賜給我。在轉到錦光以後,我非常渴望加入以勒家。錦光教會有許多家聚,我剛進教會,對各家情況其實沒多少認識。但不知為何,從一開始,我就認定以勒家。那是一種我形容為一見鐘情的感動,但這只是我深藏心底秘密,返那個家聚是由教會安排,我也不可能不成熟到自己開口要求指定返那個家聚。

在此事上,神首先給了我各種印證,讓我知道以勒家是祂為我預備的。當我滿懷希望,等待入組時,事情卻180度轉向。結果,我沒被分到以勒家。在領袖面前,我很合作地順服了教會的安排,沒流露半分失望。回家後,我卻哭了。

其實這年頭我已很少為自己的事情失望落淚。神既說不,我還向祂哭,那算甚麼無聲抗議嗎?我不敢也不願做這樣的事。但那次我還是忍不住流了一陣眼淚,你就知道這事對我有多重要。

失望歸失望,我很快已放下此事,全心順服神,順服教會的安排。沒料到半年後,在我已經完全放下此事後,事情峰迴路轉,教會突然決定將我分到以勒家。

嘩,真如過山車般最大的期待,最大的失望,神最後為我製造最大驚喜。這份禮物對我來說,真是比生意賺到多少錢更讓我開心!當以耶和華為樂,祂終將你心裡所求的賜給你!

因著我比較特殊的信仰背景,我在錦光其實等了一年才被安排進入家聚小組,在這以前都只能參加主日崇拜和晨禱,沒有機會真正和其他弟兄姊妹交通。

從中學時期我就在教會長大,從沒離開。身邊總有許多親如家人的弟兄姊妹,一起成長一起服事。這一年無「家」可歸,只能孤孤單單一個人返教會,對我來說真是極大考驗。但穿越孤單的曠野,通過重重考驗,迎接我的,自然是神為我預備的迦南美地

我如願被分到以勒家MayMay組。我和May區長本不相識,卻在背景經歷上,有許多驚人巧合--她曾返錫安數年,也返過敬拜會,十多年前轉來錦光落地生根,所以她很容易理解我的一些信仰背景。我倆在信仰追求上也很相近,兩人一見如故總有說不完的信仰話題,在小組分享中也常常同感一靈。能遇上這樣相知相惜的屬靈伙伴,我知道是非常難得的事情,神應允了我這一年的禱告,我感恩,我珍惜。

我所屬May組,是個全新的組別,裡面全是轉會新人。老實說,大家都是有些年紀的人,信仰上又都有些經歷,要建立友誼,按理來說真不像十多歲黃毛小子時容易。可是對我來說,這是一份堅持--朋友不需要多,但一定要真。我討厭成年世界那種表面客套。特別是經過一年沒有小組沒有屬靈家人的日子,我更渴望能有一群真心相待的弟兄姊妹。

可建立友誼這事,永遠不是一廂情願可以達成,而是要遇到對的人,大家有共同意願。要找著這「對的人」,若無神參與,茫茫人海談何容易。這時我終於明白神為何要我多等幾個月,等到這新組開。

我們幾個新人雖然來自不同教會,卻似乎都帶著同樣的期待來到這小組中。大家都將心拿出來,彼此打開,真誠相待。雖是初相識,卻好像認識了很久。能遇上這樣對的人,我知道是多難得,多寶貴的事情。神應允了我這一年在曠野中的期待,我感恩,我珍惜。

入組以後May區長將我帶在她翅膀下 (take me under her wing),幫助我認識錦光,幫助我融入教會,並鼓勵我報名領袖培訓(G12),投身服事。神既給我這麼大的恩典,讓我如願以嘗來到以勒家,領袖又對我這麼好,我本當精忠報國,熱心事奉。當機會來到,忽然猶疑了...

從十七歲被神呼召,我就開始了分秒必爭的生活模式。雖然那時不知道這呼召具體是甚麼,在教會中也未開始服事,這份使命感日夜燃燒著我催迫著我,使我不願再浪費任何時間在屬世瑣事或娛樂上。

我每天都在與時間競賽,拼命裝備自己。生活中除了上學,做功課,返家聚,返主日,傳福音,姊妹聚會,兼職補習,其餘時間都投放在神的話上禱告認識神。不是說笑,我連淋浴時也會播著講道訊息在水聲淙淙下側耳而聽,十分鐘也不願放過

大學畢業投身工作後在教會中開始作門徒全力事奉。工作加上服事,每天生活更如打仗般。ProjectProject,身兼多職,一周七天,這樣分秒必爭的生活,過了二十年,對我來說已成常態

直到過去一年,忽然沒有小組沒有服事,不做領袖沒有責任,每個星期只返崇拜晨禱,完全進入另一種生活模式開始大半年其實是很難受,很不知所措的;但慢慢適應了,習慣了,我又發現,哈,原來這樣的生活也不錯啊。

文章標籤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