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始寫於2004年7月2日,第二次更新於2014年12月,第三次更新於 2015年9月21日)

好吧,雖然「反叛期」這個字眼套用在一個廿三歲的人身上實在有點尷尬,但我得承認,99年夏天,我的心態就像一個十幾歲羽翼初豐的年青人。

首先,我覺得在信仰裡我已經長大了。

不能抹殺的是:我的確與神建立了很親密的個人關係。祂是我最可親的爸爸,也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們每天都有密切的溝通。我的靈修生活豐富有趣,常常有點新的領受。每周街頭佈道帶著神的恩膏與恩賜,是講見證的常客。

你不可以說我在屬靈上甚麼都不懂,只是,一旦用成年的標準來量度我,我又顯得那麼愚昧和不懂事──

◎ 我能夠動用部份屬靈能力,支取不少祝福;卻對敬畏神,審判,咒詛這些事情掉以輕心;

◎ 有點洞察力可以看見周遭的問題,但又沒有意識去堵破口;

◎ 察覺到屬靈長者人性和有限的一面,但又未懂事得會去體諒,感激和報答他們的付出;

◎ 擁有的基本真理和屬靈經歷足夠推動我嘗試獨立思考;但又未足夠到用成熟的方法處理疑惑或分歧;

◎ 發現到神賦予自己的獨特之處,希望儘快躍上舞台,但又不想負責任,亦沒有耐心藉著服侍的行動在群體中逐步尋找角色。

◎ 急於與成人看齊,視階級為剝奪,壓榨,不公平的像徵,卻看不見責任和權柄之間的關係。

 

適逢這個毛躁時期,牧師開始分享許多關於權柄與順服,神的嚴厲與審判等訊息,裡面提到許多神對基督徒的審判,特別是對教會中那些叛逆權柄、攻擊祂所膏立的僕人,神是何等嚴厲。

「審判,審判...神邊係咁架...」父神一向待我寬厚慈愛。這些真理與我素來熟悉、親身接觸的父神,有太大分別。我不但一時未能接受,甚至是激起反感--我不喜歡任何人說父神「壞話」、將祂形容得如此可怕。

 

一個主日早上,洗澡的時候想起牧師最近分享的信息,越想就越生氣,最後我忍不住向神投訴,意思大概是「神呀,你教下日華啦。」

差不多即時,神回答我說:「你要聽日華的話。」

平常神是用微小的聲音對我說話;這次不知是怕我聽不到,或扮聽不到,祂特別用接近肉耳可聽到的聲音來囑咐我。

神既說這話、我沒敢再說甚麼,心裡卻像打翻醋罈,五味雜陳,醋意萌生。

 

文章標籤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