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10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我心現知道,獨你話是我喜好。
現緊記你的法度,願能行全和達到。
願細聽,盡心聽,你心思讓我知道。
願捨棄我的寄望、前途。

神啊!讓我禱告,將我事情陳訴。
神啊!若我孤單,你聽我傾訴。
世俗裡萬金擁有,是塵埃沙土。
今禱告,隨著主你,永沒停步。
心知道,無盡恩惠一生滿佈。

如果你心裡確實知道,神呼召了你,神的帶領一直在你身上,
你便要牢牢記著,你的本錢是什麼--

是甚麼導致神從幼年揀選你、塑造你,磨鍊你,
至終將你放在祂命定的位置。

在於亞伯拉罕,是信心,在於約伯,是忍耐;
在於大衛,就是這幾個星期所分享的質素,導致神說:「這就是他!」
神願意跳過百萬人來恩膏這個寂寂無聞的小牧童,因為神知道他的心。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先知撒母耳在大衛父家諸兄面前膏了他以後,
大衛有甚麼反應?他接著做些什麼呢?
從這事中,我們能看出大衛本性如何,並學到一個重要的教訓。

翻看《撒母耳記上》我們發現大衛在被膏立以後,
他沒有到處告訴別人:「神揀選了我,我會是你們將來的皇帝」,
相反,他繼續忠心盡責做著卑微的工作──牧羊。

即使掃羅的臣僕特定邀請大衛去彈琴驅魔以後,
大衛也沒因而驕傲,他沒有對兄長說:
「我現在是皇帝面前的紅人,你們可要好好待我。」
相反,他仍願意為兄長送飯。

有些人只要得到一點成功、一點名份,
甚至不用像先知撒母耳膏大衛那麼大的印證,
已經自視甚高,認為自己與眾不同,當受尊崇。

但大衛從沒被這種虛榮心所勝。
從寂寂無聞到被神恩膏,大衛始終保持著謙卑、僕人的心,
在小事上忠心,樂意服侍別人。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延續音樂佈道會的強勁恩膏,昨天傳威爸爸在家聚中進行 Call 位及集體醫治。
我們都帶著期待的心情,同心合意祝福聖靈的工作。
感謝神,聖靈的工作再次大大彰顯在我們當中,
不單新人得著祝福,每位Z2A的弟兄姊妹也被觸摸和受感。

以下是小赤個人經歷的兩個見證,先將一切榮耀頌讚歸給神!

第一個是醫治見證:

小赤的右肩因有跌傷舊患,肌肉勞損和硬塊,
除了常常繃緊,返風落雨時就宣告沒有風濕一類的現象。

近這星期不知是否「鮎魚」臨近,也是風濕發作。
星期六出音樂佈道會時也要在肩上貼上木酢貼吸濕(獨門秘方),減輕不適。

昨天Call位時段也感到右肩隱隱作痛,
但當時心裡只希望更有需要的人得醫治和新人能夠經歷神;
直到「集體醫治」的時候,我站起來相信並接受神醫治我的右肩。

十分神奇!傳威爸爸簡短一分鐘的禱告後,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著這數月,神在我生命中作成的寶貴功課,
為著這數天,神在我們當中施行的奇妙作為,
這刻,在我心裡,有說不盡的感恩...

Hear these praises from a grateful heart
Each time I think of You the praises start
Love You so much, Jesus, love You so much


Lord I love You, my soul sings
In Your presence, carried on Your wings
Love You so much, Jesus, love You so much.

How my soul longs for You
longs to worship You forever
In Your power and majesty  

Lift my hands, lift my heart,
lift my voice towards the heavens
For You are my sun and shield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真是很勁、很感恩,很享受的一天!

第一樣印象最深刻的是百人結他時段。
看見上百位熱情滿臉的結他手從會眾兩側快步走出來的時候,
已經十分感動:我們的同心、專業,確是極其寶貴、世間難尋。

百人結他剛開始的時候,我不斷四處張望,
想從前後左右不同角度欣賞這美麗陣容。

我認出其中一位年青姊妹,是帶我返教會的姊妹的女兒,
我返教會時,她還在媽媽腹中,
現在已經長大,熱切地在事奉行列中,怎不教我感動呢!

當轉入慢歌,我就安靜下來、
閉上眼睛、全心全意地投入敬拜了。

敬拜讚美一向是我與神交談的重要時段,
百人結他滿有恩膏、感力的純音樂演繹,
讓我很快感受到神的同在和神的聲音,
我的心不斷向神發出真誠熱切的回應。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愛耶和華,因為祂聽了我的聲音和我的懇求。
祂既向我側耳,我一生要求告祂。

耶和華有恩惠,有公義;我們的神以憐憫為懷。
我落到卑微的地步,祂救了我。
我的心哪!你要仍歸安樂,因為耶和華用厚恩待你。

主啊,你救我的命免了死亡,
救我的眼免了流淚,救我的腳免了跌倒。
我要在耶和華面前行活人之路。

我拿什麼報答耶和華向我所賜的一切厚恩﹖
我要舉起救恩的杯,我要在祂眾民面前向耶和華還我的願。

耶和華啊,我真是你的僕人;
我要以感謝為祭獻給你,又要求告耶和華的名。
我要在祂眾民面前,在耶和華殿的院內,
在耶路撒冷當中,向耶和華還我的願。

於是大衛王進去,坐在耶和華面前,說: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John Bevere初出道時,在一間大教會擔任助理牧師,主力負責青少年事工。
有一次,他很有感動在教會開始一種新形式的青年細胞小組。
經主任牧師初步同意後,他帶領手下青年領袖、如火如荼地開始籌備。

以下是他親口分享,一個改變他一生的故事:

.~.~.~.~.~.~.~.~.~.

我們傾盡全力進行這事,訓練領袖、預備場地,製訂策略,神的預備也從各方出現。
隨著日子臨近,我們為著這個能拯救許多靈魂的計劃越來越熱切奮興,
我和領袖們都能看見二千五百個青年人湧進教會的景象。

沒料到,就在頭一次細胞小組聚會的三周前,
主任牧師在一次例會中,如此宣佈:
「各位先生,聖靈已經向我指示,
這間教會的方向是不會有家庭細胞小組的。
所以,我要你們取消所有家庭細胞小組。」

對於這個宣佈,我完全沒有心理準備!
我簡直不相信我耳朵聽見的話。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What does it profit a man, if he gains the whole world?
What does it profit a man, if he loses his soul?
Lord if I love this world more than You, then my life is in vain
For one day this life will be through, tell me what will remain?
Only You! Only You! Only You! Only You!

You will remain even in dying
You are forever Lord
You are my life
Lord I count all things loss then I may know You
You are worth dying for
You are my life
O Lord, only You!

With the riches of heaven in view
When the light of Your glory shines through
The things of this world fade away
And Your fire consumes

One day wood hay and stubble will burn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個太著重感受的人,往往看不清事實的真相,
因為她根本不敢查明,害怕事實或別人的反應不如她所想。

一太著重感受的人,亦不可能成為一個真正建立門徒的領袖--
就算我見到對方的問題,我都唔會話佢聽,
最緊要大家相安無事唔會傷感情。
甚至好似以利,刻意唔睇、唔聽,唔面對事實同責任。

一個好的領袖唔介意人地鐘唔鐘意佢,
佢只係想真係幫到佢既跟從者,
神就賜俾佢洞察力,能夠好敏銳睇到事實的真相,背後的問題。

我唔要做好好先生!我要做神的僕人!!

我現在是要得人的心呢?還是要得神的心呢?
我豈是討人的喜歡嗎?若仍舊討人的喜歡,我就不是基督的僕人了。

神呀,讓我改變:
首先我自己成為一個勇於面對真相,放下感受、執行真理的人,
然後讓我成為你所預言,一個洞察力很強,能夠幫助別人分辨是非的領袖。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為戰場指揮官,說實話,在每次作戰行動中,
我很少掛慮我能否在戰鬥中取勝,
我更關心是交在我手底下每個士兵的安危。

想像一下在D day前夕,一個又冷又潮濕的清晨,
一支小隊在英國鄉間進行演習。
一個士兵坐在路邊守著他的機關槍,
他已經連續行軍作戰廿四小時,一刻沒停、不曾合眼。

他累了,真的累了,累的腦中一片空白。
他身上是濕的,肚子是空的,苦不堪言。

他的戰友在熟睡,他在放哨,他已經筋疲力盡了,
而且知道半小時後,大陽就會升起來,他又要跟著行軍了。
在這種情況下放哨真的不容易,他幹點甚麼呢?

他從口袋裡掏出女朋友的照片仔細端詳,
掛念著這個在家鄉等待他的女孩,夢想能夠再次與她重聚。

這時,路上走來一位軍官。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01 Fri 2010 11:10
  • 考驗


剛返教會的時候,我和家聚一位姊妹特別要好。

大概是因為大家年紀相約,大家也是學生罷,
初信的她,單純、火熱,我喜歡她。
回家的路上我們常常在一起,一起聊天,一起唱歌。

她是第一位我邀請到家裡過夜的教會姊妹。
她搬到粉嶺圍後,我也常常到她家裡作客。

後來慢慢地,我在教會的社交圈子擴闊了,
認識了皇后、稱心、安安,貓貓等
信仰上的大姊姊,音樂裡的知音人,事奉上的好拍擋...

不知從那時開始,我和那位姊妹慢慢疏遠了。
成為門徒後,我的事奉、社交層面進一步擴大,
又分開了家聚,雙方沒怎樣再接觸了。

到了08年,因為家聚調動,我們再次回到同一個家聚。
我察覺她變了,和我記憶中那位單純、為神燃燒的好朋友,相差很遠。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