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2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四活物,或者呢十二隻牛,就係講呢個群體。

所以,神要我地做一樣野,就係我地真係願意付代價──破碎我地自己
如果我地自己嘅得失係咁重要嘅話,你就會俾神嘅同在排斥出去。

神所要嘅,就係弟兄和睦同居。
貴重嘅油就可以澆在佢地嘅頭上;黑門山嘅甘露就可以降在錫安山。
因為佢地彼此幫助,彼此扶持。

做領袖嘅,願意將自己見到嘅,教導出去。
讓人藉住佢嘅眼見到真理,見到神嘅榮耀同埋真光。
做跟從者嘅,學習、好好鍛鍊一對明亮嘅眼,
能夠將佢自己所見嘅,用最好嘅信仰,最好嘅演繹,去傳遞出去。

使到呢個群體,遍體裡外都係眼睛;使到我地呢個群體當中,冇任何一樣野,
係干犯左神嘅榮耀,干犯左神嘅聖潔。
呢d嘅眼睛,係幫助我地,使到我地自己本身唔會干犯神嘅聖潔。
同樣,我地亦唔讓呢d干犯神聖潔嘅野,去接近我地,
响我地生命裡面,又或者响教會嘅體制裡面。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我悲傷難挨,訴不盡最深的悲哀,
親愛主,喔,我的主!
懇求你傾聽我的心。

當我希望滿懷,道不出最美的期待,
親愛主,喔,我的主!
求你傾聽我的心。

求你聆聽我每一個心跳,
那是我最虔誠最渴慕的祈禱。
求你聆聽我每一個心跳,
告訴我,你什麼都明瞭。



每次當我魂裡疲倦,來到你面前,
就是那一刻的安靜,那麼簡單,甚至不需要任何說話──
你給我的肯定,我便有力量走很遠很遠。

雖然我看不見你,但你的親切,親密程度,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晚我揍一個四,五歲的小女孩。十時許,我帶她到屋苑下的公園玩和踩石春。
但下到街,天空就開始下雨。
「落雨喇!」小朋友對我說。
我實在不願意就此折返,因此,我很平靜地說:「咁呀,而家奉主耶穌既名字,我命令個天要停雨。」
有十數秒,真的再沒雨點滴下來。
「冇雨喇?!」小朋友略帶猶疑地說。
但是很快,我也能感受到雨點又落下來了。

「又落返喇!」小朋友的說話總是直接且誠實的。
「唔係架,我地相信冇雨架喇。」我告訴她。
現在回想,小朋友當時可能不明白姊姊為什麼「講大話」^^"
可是,你要我怎樣向一個四,五歲的小朋友解釋:信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呢?
感謝主,神的國不是在乎言語,乃是在乎權能。
說完這話以後,雨真的停了。父神用祂的信實,幫我懢返好多口水。

我拖著她的手慢慢走,兩人都沒有說話。
過了一會,她以詢問的語氣說:「主耶穌聽我地禱告呀?!」
我覺得很甜呢:「係呀,咁你唱首歌讚美神啦!」
平時叫小孩子唱歌多數很困難,但這次,小朋友立即開口唱:「當歡樂,現聽見勝利歡呼聲響...」
我也和她一起唱。我們在公園玩了四十分鐘,都沒有再下雨。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Feb 10 Thu 2005 12:27
  • 異象

神俾異象我地,神跟住俾生命,年歲同才能你。
因為你擁有的才能與別不同,所以你見到响呢個異象當中,有D野,你可以盡責。神係俾左機會你能夠FIT左入去,俾左機會你,搵到屬於你的一PART。
你响個度真係有貢獻,因為個度真係有缺乏,因為個個異象真係响個方面有個破口。

神係有意揀一個唔完全的領袖,讓每一個人都能夠盡到自己的貢獻。
然後神响成個時候,異象完成的當中,睇住我地每一個。
邊個話:神我需要你!我而家要打加南美地,我需要你做我地軍隊的元帥。        
神話:OK,你認識我係你軍隊的元帥。

約書亞認識神的能力係摩西從來未認識過──佢叫日頭停止!
點解佢可以叫日頭停住,呢個可以叫紅海分開,你唔可以叫神解決你的人事問題?!
咁你對神的認識,真係僅止於白紙黑字囉!
神做到呀!不過係你唔信,你冇倚靠神,你冇支取呢種力量,咁你賴得邊個呀?

亞賢都有佢既缺點,但佢既缺點就係異象一部份,就係讓你補足佢既不足。
我地一齊有貢獻既完成呢一PART,我地係一個身體黎架麻!

神俾異象,俾才能我地,然後佢睇住呢個過程。
過程當中,你係自私,定係你更加完美,更加成熟去跟從神?
咁神就會作出一個獎賞。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讓我奔跑,要頌唱,願你加給我力量,
面向終點,越戰越頑強!
讓我奔跑,勝過路障,沿途為我主頌揚,
讓這生成為韻樂,要將心獻上!

嘩,很喜歡這首詩歌呢,
真是很表達到我的心聲啊!

近幾個月,我們的家聚愛宴除了客家盤菜,肥牛醉雞火鍋,鮮雞粥等美食,還加入了更吸引的環節,就是live band伴奏!

赤誠的彈奏技術宣告很掂,再加上怯場。第一次彈keyboard的時候,雖然已經選了個人最熟練的「飲歌」──「耶穌我主啊」,但一落手彈的時候,雙手就不停發抖,震幅之大,個琴冇俾我震落地都真係好感謝主,哈哈。
發顫的聲音本應幾有感力,不過我根本細聲到...較音響的弟兄猛咁扭大我頭mac個volume都冇用。我唱左一段之後,就覺得...獻醜不如藏拙,我掹左個頭mac交俾皇后:「你唱啦,我唱唔到。」(皇后可是唱歌班的高徒。)
當我放棄既時候,家主好好,特登走埋黎鼓勵我:「你唱到架,你當自己o係屋企沖緊涼咁樣,唔好理我地,大聲唱到隔離屋都聽到。」

既然家主咁講,我當然係順服啦。
平時大家都係照常食野,今次當我彈既時候,d姊妹特登停唒手用好支持既眼光鼓勵我呀!彈完家母仲讚我彈得好(彈成咁都讚,絕對係出於母愛呀^^"),我覺得好warm呀!
好感謝家主,俾機會我地,特別係我地呢班姊妹,都可以享受夾band的樂趣。

因為鐘意大衛,以往我都理所當然覺得自己應該响音樂方面發展。
不過,經過多次的思考,我發現呢...其實我都係...鐘意文字、研讀多過音樂呀。你叫我死練一兩首歌都仲得,但真係講到music sense,點彈先好聽,拍子,我就真係...。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一天終於來臨:我的獨唱表演。每個人都來了!我的爸媽和弟弟,史卡特叔叔和譚美嬸嬸,連住在養老院的奶奶也被接來,免得錯過寶貝孫女的表演。

這是一場很盛大的活動:春季詩班音樂會。全班都穿著正式,我也穿上趁商店拍賣時,及時買回來應景的洋裝。

節目單的封面以亮黃色字體印上我的名字,周圍還襯有花邊──辛蒂.哈蒙...獨唱者。我看見自己的名字時,簡直不敢相信。不僅因為那是我的名字,更重要的,那不是蕊娜.史瓦森的名字。

我和蕊娜自幼稚園就同班。我到哪,她就到哪,而且總是贏我。

舞蹈班的表演需要有完美的收尾動作,自己是由蕊娜來擔綱。
兜售女童軍餅乾?應門的女士會這麼說:「哦,對不起,我剛剛才向蕊娜.史瓦森買了二十盒餅乾,她真的好乖啊!」對啊,我也知道!
打棒球?她一定當一壘手,而我呢?只能從外野區遠遠望著她。
學校話劇?蕊娜絕對是主角,我充其量只能演她媽媽,姐姐或隔壁鄰居。有一次,我還演過她的狗!

我唯一贏過蕊娜的,就只有在集合點名的時候,H一定排在S前面!別懷疑,我連這種事情都想贏她?聊勝於無麻!

唱詩班試音會那天,我簡直抓狂到極點。潔金斯小姐一次叫喚一個學生,到唱詩間試音。當潔金斯小姐點到「H」開頭的姓氏時,每開一次門,我就心跳加速。等她真的點到我時,我已經全身發抖。

等我回到圖書館,蕊娜迎面對著我笑。這時潔金斯小姐叫到她的名字,蕊娜不慌不忙地跟上去。試完音的她還是很鎮定,仍舊笑臉迎人。

等到快週末,潔金斯小姐才宣佈入選名單。我一點也不驚訝蕊娜會入選,而我會落選。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溝通有多重要?

即使出發點都是愛神;
本來就是完全不同的肢體。

不同的性格,
不同的背景,
不同的經驗,
對同一件事都有完全不同的理解角度。

善意的期望,沒有表達出來,
久而久之就變成失望與誤會。
越是重視對方,感受的傷害就越深,
慢慢演變為積怨、憤怒,
多年關係,一朝竟決裂!

神期待在祂兒女之間,
存在一份真摰和睦的關係,永恆快樂地共處。

如果你真是珍惜你同領袖之間的關係,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