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406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中國學生在國際上向以勤奮見稱,他們多以長時間坐在書桌前來換取好成績,因此,他們覺得學業的難處是︰不夠時間。
但是即使在我們身邊,我們發現有一小群學生,他們讀書總是輕輕鬆鬆,考試從不熬夜,卻又名列前矛。除功課以外,他們興趣廣泛,知識廣博,活躍於各種課外活動,同時又是學生領袖或運動健將。我們一般稱之為高材生。
在信主後,因為每天晚上節目多多,反而讓我脫離了中國學生的傳統思想,誤打誤撞進入了高材生的模式──高材生不是計劃著怎樣擠出更多的時間來溫習,而是想辦法提高學習的效率與質素,好有更多空閒時間享受其他樂趣。

我非常非常注重每一次上課/溫習/聽講道的質素。
有幾點生活習慣令我每次學習的時候,都處於最佳狀態。

第一,如前所說,赤誠讀書時期一天睡十小時,簡直像嬰兒一樣。
在讀預科的時候,許多成績中上的同學都是長期睡眠不足的。我認識一個重讀生,每晚只睡四,五小時,兩眼如熊貓,身體消瘦,烏眉蛤睡,真怕他會隨時倒下。另一個同學,修讀六科(2AL,4AS),補習補足六科,每天放學後就是往補習社裡趕,補完習回家再繼續溫習,他讓我明白何謂「委身」。
睡眠不足的結果就是精神難以集中,「轉數」低,效率低;做事得過且過,或是有心無力;另外是影響到學習情緒,你很少會看見一個十分疲倦的人是很積極,活躍,充滿創意的。

我最難明白的一個預科班現象就是在家讀到三更半夜,在上課的時候卻在「中」眼訓釣魚。
對赤誠來說,整個學習過程最重要的就是上課那段時間。中學時期每周實際上課時間約為廿五小時,我讓這廿五小時發揮最大功效,下課後就只需用很少時間把學到的事情整理一下就完事了。相反,如果我浪費了上課最重要的時間,或只是狀態差一點,無法即堂攪明白老師的說話,下課後我可能要用一倍時間來自習。

當然,不是每個人都需要睡十小時才足夠。現在回想,如果當日早點認識教會分享的許多保健常識,例如磁石介子,少肉多菜(赤誠那時是完全不吃蔬果的,每餐都是肉肉肉),水水,吃適當的營養補助品,我相信不必睡這麼多也有足夠精神的。
另外,眼訓的其中一個原因是腦部缺氧,所以除睡覺以外,嘗試改善空氣的流通(以往赤誠的家是終年不開窗,很焗的),開著臭氧機,使用遠紅外線加速血液循環,或到室外散步,做一會運動也是很好的提神方法。
我提議你不要喝咖啡(詳見傳威叔叔的文章),上文那個重讀生就是常常靠咖啡撐著,十幾廿歲就出現未老先x的現象。

另外,我個人的習慣是分兩段睡,上完一天課已經很疲倦了(如果你上堂很專心的話),腦部也實了,回家後立即開始溫習效率反而會低。因此我放學後會立即趕回家睡第一場三小時,醒來後就覺得十分精神,可以開始晚上的溫習和靈修,到了十二時再睡第二段。
當然,這種習慣是很個人的,總之,原則是保持自己每段工作的時候都是精神奕奕的。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先求神的國和神的義,但是不要讓它成為你懶惰的藉口。

在委身給神以後,可以這樣說︰讀書不是我的正職;我的正職是返教會。我很享受每一次聚會,每次和姊妹在一起的時間,也喜歡聽帶做筆記,或只是躲在床上靜靜地思想神。我從來不覺得返教會是佔用了我讀書的時間,(反而常常覺得讀書是佔用了我的時間^^")

初返教會時,周間我最期待的就是星期五家聚日,家聚前家母會約我們女孩子到茶餐廳小聚,我是姊妹中年紀最小的,老是說許多不帶大腦的說話(當時的赤誠是很二號機的),打翻飲品,撞跌野,令大家哭笑不得。
家聚後弟兄姊妹到酒樓吃晚飯;因為經濟原因,有時我會只坐不吃。我深刻記得有一次,我坐在家母身邊,她問我:為什麼不吃?我很不好意思地告訴她我沒有錢。那天晚上,她們點了芝士牛油焗龍蝦(是的,我們家聚出了名識食),當這碟美味的龍蝦送上時,家母挾了一大塊給我,令我很感動啊!

預科後期我通了方言,星期三可以去晚禱,我放學會立即回家睡午覺,起來後趕忙做一小時功課,然後出發到上水晚禱(由北角的家乘車到上水base單程約需個半小時)。
晚禱讓我結識了許多其他家聚的大姊姊,聚會後我們會在上水天橋掃街(熟食小販),一起乘火車。整個過程總是說個不停,笑個不停。雖然回到家門口的時候心情會很緊張(因為大多已是十二時,會被爸爸罵),但我還是很喜歡去晚禱。

大學時期我最開心的是不用早起床。我盡量選擇早上十一時後的課堂,早上睡飽起來以後,我會首先悠閒地禱告靈修一小時才開始一天的生活。晚上如果沒有聚會,我大多會和姊妹在一起,有時是入粉嶺圍,和一大群姊妹大食會,打球;更多是和我的知己好友在一起,我們會一起靜靜地彈結他唱詩讚美神,吃晚飯,談信仰,談將來。

星期六晚上的街頭佈道,是我每星期的大事。我通常會在下午三時左右開始預備,那段時間親近神是特別flow的,一直延續到五六點當我乘車出發到上水的時候,在途中我已經可以感覺到神的恩膏。

看到這裡,我不希望令你誤會,赤誠是在鼓吹︰「唔駛讀書架,你淨係返教會成績自然會好架喇。」那是一種不合乎屬靈現實的童話故事。
對比起大部份應付高考的學生,我用在學業上的時間的確很少,一周只有十二小時。但我一直是很小心地運用餘下的時間。

這個概念很簡單,你是怎樣運用除學業及信仰以外的空閒時間呢?
舉個更現實的例子,假如你信主前每天用兩小時來看電視/上網/打波等等,兩小時來做功課及溫習,信主後你仍舊用兩小時來玩,然後從做功課的那兩小時內抽一小時出來靈修,這算不算撒種呢?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要增加做功課或溫習的速度,第一步就是日常建立一種與時間競賽的態度。

無論是以往的同學或現在的同事上司都對赤誠溫習/工作的速度感到很驚訝。
例如這幾天我在做一個新的核數工作,上司本來給我六天的(如果你對核數行業有所認識,你會知道在大會計師樓裡,OT是一定有的,所以六天的工作實際做起來一定超過六個工作日的時間.)結果我不到三天完成了這項工作,並且每一天都是五時半鬧鐘式準時放工的.

其實我發現自己信主後其中一個最大的改變,就是擁有一種很強烈與時間競賽的感覺。

未信主前,人生沒有目標,過一天算一天。放學後和同學漫無目的地逛街,閒聊,差不多晚飯時間才回家。回家後最少花兩三小時看電視或刨小說(電視是燒時間的怪物);打電話和朋友說三道四(最長一次的電話粥是暑期從晚上八時講到翌日上午八時,足足十二小時!)星期六日假期也是到處找節目,希望用更多的娛樂解悶。
這種年青人生活,看似很正常,有些成年人甚至會以「幸福」,「無憂無慮」來形容。但是那種空虛無聊,我想許多十幾歲的弟兄姊妹都會明白箇中感受。因此,在認識真神之後,我很喜歡信仰生活上那種充實感和競賽感。我知道自己每一天都處身在一條信仰的跑道上,當我靜下來想起神對我的愛和期望,就會產生一種強烈的渴望︰「我想再跑快一點。」

別人看見我在等人或排隊時,即使只有十分鐘,也會立即拿書出來看(現在是拿PDA出來篤),有時會露出「你駛唔駛呀?」的問號。其實我無意扮大忙人,只是時間對我來說非常珍貴;我知道時間就是生命,每一分每一秒,如果不投資在有價值的地方,就會白白浪費掉。

當然,單單求快是沒有用的,必須又快又好。要做到快而準,就離不開專注,好像一個短跑選手,每次當他踏在跑道上,他的心思意念只有一件事︰眼前這場比賽。

你很容易看見一個學生是沒有競賽感的──他們坐在書桌前老是魂遊丈外,一會上廁所,一會又聊電話,接著又去開雪櫃,吃零食,攪文具。但是一個與時間競賽的學生,他每次坐在書桌前就會全神貫注,完全忘記身邊發生的瑣碎事情。

其實我們或多或少經歷過這種競賽感,記不記得當你大考進入試場的時候,你那種思想狀態?你對時間很敏感,並且在那兩三小時內你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那份試卷上。對了,這是這樣!

赤誠在高考時期規定自己每天做功課及溫習不可超過三小時,星期日全休,好讓我有更多時間靈修,返教會。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晚和同屋一起在家nursury,小朋友三個一排坐著看卡通片獅子王,我坐在他們後面,塞著headphone聽帶做筆記。

故事其中一段是小獅子辛巴違背了父王的命令,身陷險境,最後父王趕到把牠救回。
父王嚴厲地盯牠一眼,責備牠:「你存心違背我的命令!」
播到這裡,我停下了手上的工作,專注地看著後面那一段,我很喜歡的一段。

我第一次看獅子王是在99年4月29日,這套卡通片對我來說,是有很多屬靈喻意的。
整體上,刀疤的殺兄奪位及「獅子土狼大聯盟」簡直是把巴比倫淫婦教會那種嫉妒弟兄,該隱的靈,妥協,與撒旦結盟,兇殘不愛羊,只顧自己享受等等特性描繪得淋漓盡致。
但當時讓我最深刻的,是辛巴與獅子王的關係。

那段時間,我剛影印了Robert仔的新書God's Generals(後來譯成中文「神的將領」)看到John G. Lake決志信主的經過:
「我降服於主之後,天上的亮光就進入我的內心。我跪在那裡,禱告結束站了起來,我就知道自己是神的兒子了。」
"I arose from my knees a son of God, and I knew it."

當時不斷按著以弗所書這段經文禱告:求神照明我心中的眼睛,使我知道他的恩召,基業,能力。
John G Lake這句說話,就像一道光照進我心中;我看見我的身份:我是王子!我是無比尊貴的!而這個身份,不是因為我做了甚麼賺回來,而是在我決志信主那刻就白白得著的。

獅子王就是講述一個這樣的故事:
辛巴是獅子王與皇后的愛子,牠一出生,仍未有任何豐功偉績,牠是那麼軟弱,無知,但因為牠是王的兒子,立即就處於極其尊貴的地位。
辛巴的爸爸,獅子王是萬民景仰的強者,擁有最龐大的能力,權柄,智慧。其他動物都震懾於牠的威嚴,在牠面前誠惶誠恐。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