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始寫於2004年7月2日,第二次更新於2014年12月,第三次更新於 2015年9月21日)

好吧,雖然「反叛期」這個字眼套用在一個廿三歲的人身上實在有點尷尬,但我得承認,99年夏天,我的心態就像一個十幾歲羽翼初豐的年青人。

首先,我覺得在信仰裡我已經長大了。

不能抹殺的是:我的確與神建立了很親密的個人關係。祂是我最可親的爸爸,也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們每天都有密切的溝通。我的靈修生活豐富有趣,常常有點新的領受。每周街頭佈道帶著神的恩膏與恩賜,是講見證的常客。

你不可以說我在屬靈上甚麼都不懂,只是,一旦用成年的標準來量度我,我又顯得那麼愚昧和不懂事──

◎ 我能夠動用部份屬靈能力,支取不少祝福;卻對敬畏神,審判,咒詛這些事情掉以輕心;

◎ 有點洞察力可以看見周遭的問題,但又沒有意識去堵破口;

◎ 察覺到屬靈長者人性和有限的一面,但又未懂事得會去體諒,感激和報答他們的付出;

◎ 擁有的基本真理和屬靈經歷足夠推動我嘗試獨立思考;但又未足夠到用成熟的方法處理疑惑或分歧;

◎ 發現到神賦予自己的獨特之處,希望儘快躍上舞台,但又不想負責任,亦沒有耐心藉著服侍的行動在群體中逐步尋找角色。

◎ 急於與成人看齊,視階級為剝奪,壓榨,不公平的像徵,卻看不見責任和權柄之間的關係。

 

適逢這個毛躁時期,牧師開始分享許多關於權柄與順服,神的嚴厲與審判等訊息,裡面提到許多神對基督徒的審判,特別是對教會中那些叛逆權柄、攻擊祂所膏立的僕人,神是何等嚴厲。

「審判,審判...神邊係咁架...」父神一向待我寬厚慈愛。這些真理與我素來熟悉、親身接觸的父神,有太大分別。我不但一時未能接受,甚至是激起反感--我不喜歡任何人說父神「壞話」、將祂形容得如此可怕。

 

一個主日早上,洗澡的時候想起牧師最近分享的信息,越想就越生氣,最後我忍不住向神投訴,意思大概是「神呀,你教下日華啦。」

差不多即時,神回答我說:「你要聽日華的話。」

平常神是用微小的聲音對我說話;這次不知是怕我聽不到,或扮聽不到,祂特別用接近肉耳可聽到的聲音來囑咐我。

神既說這話、我沒敢再說甚麼,心裡卻像打翻醋罈,五味雜陳,醋意萌生。

 

文章標籤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Wedding  

2011年8月28日,是我和總統先生攜手步入禮堂的大日子。
那天的情景,四年後的今天仍然歷歷在目...

感謝最愛我的父神,給我準備這場盛大婚宴,以祂的同在和感力,
讓我感受祂身為父親,看著女兒成長出嫁,靈裡是何等欣慰喜悅。

感謝最疼我的丈夫總統先生,不惜工本給我最好的禮服,化妝師,
讓平日不修篇幅的小赤,也能打扮整齊作他漂亮的小公主,愛你喲。

感謝牧師,眾多領袖,還有和我一起長大的同工戰友們,
那天給我最珍貴的祝福和無數幫助。

每次回看當日片段,都泛起無限甜蜜感恩。
因為知道,這段婚姻,不單是我與總統先生二人的幸福,
也見證著,神為愛祂之人所預備的,是眼未曾見過,心也未錯想過的...

.~.~.~.~.~.~.~.~.

從小我就喜歡看故事,無論是虛構童話、小說傳記,
只要是講述人物發展的書籍我都喜歡。圖書館看遍了,還要到小書店租。
會考時期人家忙著預備公開試,我就忙著啃小說,兩年讀了數百部,
只可惜當時都是看些亂七八糟的愛情小說,沒甚麼營養。

信主以後,我還是很喜歡追看故事,只是對象不再是虛構的小說人物,
而是聖經及過去教會歷史上真實出現過的屬靈偉人。
初信頭幾年,我就幾乎讀遍教會書室可借閱的偉人傳記。

文章標籤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Updated on 26.8.15)

 

「信與不信原不相配。這是神提醒妳的一句話。」

1994年受浸的時侯,領袖們為我祝福禱告,

並分享從神而來的預言(Prophetic word)。

 

聽到神提醒我這句話,心裡著實有點納悶。

我不是已經斬釘截鐵地和T君分手了嗎?

我以為這已經足夠表明心志。

沒想到,這以後還會有更大的試探。

 

N君是品學兼優的模範學生,身兼Head perfect和學生會會長,

文科班中年年考第一,會考成績也創本校新高。

性格談吐比同齡成熟穩重,深得老師信任,也廣受同學尊重。

這樣優渥的條件,老實說,N君是屬於那種,我會暗暗欣賞,

但想也沒想過去「高攀」的男生。

 

未信主的我其實自我價值不高,外貌不是特別出眾,

性格又不可愛、還蠻臭的、喜歡在男孩面前拋髒話。

成績更是滿江紅(當時我是理科全班倒數第一),

文章標籤

赤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